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SOS、GAS、MASK,是革命火苗,也是“乌合之众”的狂欢

最近,三个“圣诞老人”项目彻底搅动了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它们是SOS、MASK和GAS。

SOS的背后是OpenDAO,它对OpenSea的收藏家进行空投,空投的代币量是总量的50%。按照规划,这个DAO的目的是推动NFT、加密艺术品等相关行业的发展。

MASK背后是MaskDAO,它是针对MetaMask钱包用户进行空投,空投的代币量同样是总量的50%。

GAS的背后是GAS DAO,它空投的对象是以太坊的用户,在以太坊网络消费的GAS费越多,可以Claim的GAS代币就越多。GAS DAO愿景是成为以太坊网络上最大的web3原生用户社区,连接DeFi、NFTs和DApps世界。

实际上,这三个项目前后推出,玩法几乎完全一致,主要就是凭借某个项目的用户数据,通过以空投的方式试图快速聚拢用户,从而打造一个用户社区。

它们办到了吗?至少,从它们引发的社交网络的传播量能看,无疑都成功了。具体而言,从各个方面评估,OpenDAO和The Gas DAO的表现更出色,MaskDAO逊色。比如,仅从推特的活跃度看,OpenDAO有13.5万粉丝,The Gas DAO有2.8万名粉丝,MaskDAO只有4344名粉丝。

如果我们看一下他们的链上数据,发现他们之间的差异还是不小。

比如Dune.xyz显示,SOS的持有用户约为21.3万人。不过,更多数据显示,进入12月29日以来,其链上持币用户开始进入负值,这意味着用户数在减少。GAS呢,链上持币地址在3.6万左右,目前,其每小时的链上持币地址数依然在增加,但每小时增加从高峰时段的4000跌至目前的100左右。MASK就很惨了,其链上持币地址只有0.98万,而持币地址同样在缓慢减少。

CoinGecko的数据或者更直接,相比而言,SOS在加密货币市值排行榜中位列344名,总市值1.7亿美元。GAS的总市值在1700万美元左右,总市值排名在1023位。而MASK呢?CoinGecko没有收入它的数据,但Dune.xyz显示,MASK的交易量很低,甚至数据显示出现了0买单的情况。

如果我们仅凭借上述数据来评价这三个项目,相比而言,SOS和GAS或许更有代表性和可研究性。MASK很可能没有任何机会了。

对于这两个项目,我们很容易发现,SOS是针对OpenSea交易用户的空投,而GAS其实是针对所有以太坊用户的空投。如果SOS是“吸血鬼攻击”,其实GAS都没有攻击对象。

但很相似的一点,与Uniswap、OpenSea这些DeFi和NFT等项目从做产品,然后用产品聚拢用户,打造社区不同,这两个项目非常巧妙的通过抓取开源的链上数据,然后以空投糖果的形式,抓住了DeFi领域最头部的用户,诸如社交KOL,鲸鱼,大户,进而以这些用户为核心,产生了自传播的传播效果,在短时间内扩大了各自的影响力。

这种模式有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很明显,无论是推特还是微博,更多DeFi的小户纷纷发言,他们没有从空投里获利,Claim的代币都无法覆盖GAS消耗。因而,这种空投在革命的同时,其实并没有带来非常大的用户群体。

这从SOS的Claim地址就可以看出,Dune.xyz数据显示,OpenSea的以太坊用户地址数在88万, Polygon地址数在81万,但SOS当前的总Claim数在28万。因而,绝大部分OpenSea的用户要么被抛弃了,要么就根本没有机会Claim。

有推特用户发言称,这是大户的游戏,而他建议发起一个DAO,这个DAO仅针对散户、小户空投代币,以此显示区块链的公平。

但问题或许在于,如果真的有一个以小户为目标用户的DAO,它能不能形成SOS和GAS这两个DAO的效果?

此外,很有意思的是,DAO在轮流加密资产的价格轮动中的复兴,高点应该是Constition DAO(PEOPLE),但从宪法DAO的模式可见,宪法DAO的兴起在于一个目标——拍卖宪法文物。如今,随着拍卖结束,PEOPLE其实已经沦为MEME,而很多人认为,MEME某种程度上就是炒作的标的,仅此而已。

反观OpenDAO和GasDAO,现在很考验项目方的地方或许在于,当快速聚拢社区用户之后,如何让“乌合之众”在代币的激励下形成合力。如若不然,DOA很大概率要成为MEME,在加密资产的牛熊更迭和板块轮动中,其社区用户流失就是再所难免的。

SOS、GAS、MASK,也许真的呈现了区块链和加密市场的魅力,那就是可以以极短的时间聚拢海量用户,但问题在于,这些用户到底是乌合之众,还是真的能干一番事业的“先知”。

如果仅仅是乌合之众,那故事结局可能不会太美好。加密币圈的这句话或许永远试用:热闹过后,一地鸡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