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分析师:2022年稳定币市场规模或超5000亿美元,这4大战场你需要了解

注:原文作者是加密资产研究者Westie。

2021 年,稳定币市场的规模从1月份的290 亿美元增长到年底超过1400亿美元,增长幅度接近 400%。包括 Jump Capital的 Peter Johnson 在内的许多分析师认为,到2022年底,稳定币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美元。

这种增长归因于DeFi应用中稳定币的使用量增加,因为人们继续以美元计价财富,并希望获得比传统银行账户更高的收益率。

伴随着市场规模的增长,以及DeFi协议对用户的竞争,许多稳定币项目之间爆发了战争。围绕每个稳定币形成的“军队”已全力以赴,以确保他们的稳定币获得的市场份额和采用率,能够超过其他稳定币。

每支军队的目标很简单:增加市场对其稳定币的需求。

因此,我们看到了许多稳定币战场的形成,其中的关键参与者都在为采用而斗争。让我们来探索涉及的各方以及目前正在进行战斗的地方。

稳定币军队

我将简短地介绍几支稳定币军队,它们正在积极地获取市场份额。

1、中心化稳定币

市场上的第一种稳定币是所谓的中心化稳定币,为了铸造这些稳定币,用户必须向中心化实体提供等价的美元储备金,并获得稳定币代币作为回报。中心化稳定币最广泛应用的例子包括Tether (USDT) 和 Circle (USDC)。我将这两者归为一类,因为它们在结构和作战方式上几乎是相同的。为这些选择而战的军队,是发行稳定币的公司或这些公司的合作伙伴。

2、DAI

DAI 是第一种形式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称为抵押债务头寸(CDP)稳定币。为了创建这样的稳定币,必须有人提供抵押品,并从本质上获得以DAI支付的贷款。该稳定币军队由MakerDAO核心团队以及持有MKR治理代币的人员组成。

3、MIM

与DAI的结构类似,MIM是一个抵押债务头寸(CDP)稳定币,用户可以在其中存入抵押品,并在新创建的MIM中获得贷款。这个稳定币军队是由Abracadabra 团队和持有 SPELL治理代币的人员组成的。

4、TerraUSD (UST)

UST 是一种算法稳定币,它没有明确的抵押品或银行存款作为后盾,取而代之的是,它使用一种称为铸币税的过程来与一美元挂钩,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燃烧LUNA来铸造出等价的UST,反之亦然。这个稳定币军队是由Terraform labs团队、Terra生态的所有开发团队以及持有 Terra 原生资产 LUNA的人组成的。

5、FRAX

FRAX是一种部分算法稳定币,为了铸造FRAX,用户必须提供价值1.00美元的资产,并获得FRAX作为回报,该资产可以是来自某些选定的资产和FXS治理代币的组合。该稳定币军队是由 FRAX核心团队以及持有FXS的人员组成的。

而以下数据显示了这些稳定币的市场规模变化:

尽管Tether 迄今在市值方面是最大的,但其他稳定币的增长也不容忽视。鉴于USDC 与公众和美国监管机构的沟通更加开放,它正在迅速攀升并成为市场上最值得信赖的稳定币选择。然而,这场战争主要是由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军队发动的。这是因为,去中心化稳定币不必处理发展缓慢的公司结构,并且它们与那些在 DeFi 领域深耕的人有更好的联系。此外,很多去中心化稳定币项目都有一个治理代币,它们可以从稳定币的采用中受益,因此一些去中心化稳定币项目的增长是非常突出的。其中,UST在2021年经历了抛物线式增长,其稳定币增长规模超过了5000%,与此同时,MIM 和 FRAX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们迅速达到了数十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战场1 :Curve

流动性之战正在升温,而这一行动的核心是 Curve,这是一个专注于稳定币和相关资产对的自动化做市商 (AMM)。Curve 目前拥有超过 230 亿美元的 TVL,它是所有 DeFi 协议中最大的。

由于这是人们交易稳定币并提供流动性的主要场所,Curve 也成为稳定币争夺权利的主要场所。当一个稳定币拥有更高的流动性,意味着规模较大的交易者更有可能选择你的稳定币,并最终增加市场上的可用供应。

Curve 如何解决流动性最大化问题,以及稳定币发行人如何能够争取其代币的流动性增加问题,都是通过CRV的代币设计以及Convex 的引入来实现的。

CRV和veCRV

CRV 是Curve平台的治理代币,其作为奖励提供给流动性提供者。但是,为了在治理中实际拥有投票权,你必须以veCRV 的形式锁定你的CRV。你锁定的CRV 的时间越长,你收到的veCRV 就越多,也就是说你拥有的投票权就越高。此外,拥有veCRV会增加你的流动性供应奖励。因此,用户有很大的动机将他们的 CRV 代币锁定更长的时间。在Curve这个项目当中,投票是尤其重要的,因为投票者最终决定了每个池子可以分配多少CRV奖励。理论上,如果你拥有大量的LP资金,然后你锁定了大量CRV并投票增加你的池子奖励,这将符合你的最佳利益。由于锁定 CRV 的强大作用,很多协议开始在这种设计上提供服务,其中就包括Convex。

Convex

Convex是建立在Curve 之上的协议,它的目的是提高效率和奖励那些试图提供流动性的人。他们购买并锁定veCRV,并代表其他人提高收益率。

对于流动性提供者(LP)来说,他们能够获得更高的收益率,就像他们拥有 veCRV 以及 CVX 奖励一样,因此他们获得的回报比其他情况下要高得多。

结果,Convex 开始在 Curve 上收集大部分流动性,并成为了veCRV的最大持有者,目前Convex占据了Curve 85% 的 TVL,并拥有大约50%的veCRV。由于他们在 Curve 上拥有大量投票权,这使得Convex处在了影响力的最高位置。虽然 Convex 推出了许多不同的衍生代币,但这里值得注意的是 vICVX,它代表已锁定 16 周零 2 天的 CVX 代币。这些代币能够利用 Convex 的 veCRV 治理能力来投票决定奖励的去向。

“贿赂”

这就是稳定币项目方要做的事,因为他们可以利用 veCRV 投票权,让其他人在其代币所在的资产池中投票获得更高的奖励。它们可以用“贿赂”的形式做到这一点,即它们向代表他们投票的veCRV代币持有人发放自己的奖励。虽然这最初只适用于那些拥有veCRV本身的人,但随着Convex获得了更多的投票权,这演变成贿赂那些将CNX锁定在vICVX中的人。

截至目前,FRAX拥有最多数量的CVX,而Wonderland (MIM) 也在迅速增长,Terra (UST) 在 1 月 1 日大量购买CVX后排名迅速上升。这允许这些项目方将其代币锁定到vICVX,并投票决定奖励池。

由于 CVX 所有权以及各种贿赂的原因,我们看到FRAX、UST 以及 MIM所在的池子,获得了比USDC和 USDT所在的池子更高的回报。

鉴于 FRAX在尝试购买大量CVX代币,这为其近期的增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因为总供应量的64%(13.5亿美元)在FRAX Curve池子当中。类似的努力也为 UST 增加了其在以太坊上的流动性,尤其是在与 MIM 配对时(Terraform Labs 和 Abracadabra 在这方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与 Curve 类似的协议,已经在其他公链网络上启动,这些网络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这包括Solana 上的 Sabre,Terra 上的 Astroport,还有Andre Cronje(AC)神秘的ve(3,3)项目。在稳定币流动性聚集的地方,我们将看到更多这样的战场上演。

战场2:替代L1

再强调一次,任何稳定币运营的目标都是增加其代币的使用率和流动性。项目方有很大的动力将其稳定币推到尽可能远的地方。随着多链格局的形成,这一点就变得尤其正确。通过在很多不同的公链上拥有稳定币的流动性,你可以为更多的用户以及未来的潜在用例开辟道路。尽管关于以太坊的大部分战争都发生在Curve 中,但其他公链也开始被采用。

Solana是战斗开始加速的地方之一。这始于 2021 年 4 月,当时Circle 与 Solana 合作,为其网络提供原生 USDC。由于当时Solana 上不存在其他的稳定币,USDC 很快就被Solana的用户所采用。截至目前,有价值47亿美元的原生USDC发行在Solana上,并且还在不断增长。然后,USDT也在Solana上缓慢增长,并开始在很多AMM以及Solend中用作流动性选项,截至目前已有22亿美元的规模。而在最近,UST也开始进军Solana,Wormhole虫洞跨链桥允许用户将其UST从Terra 转移到Solana,因此UST成为了 Solana 上第一个广泛使用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目前,接入UST的Solana 应用只有Sabre 和 Solend,共有5300万美元的UST流动性,但很多其它应用也在计划接入UST。

Avalanche 和 Fantom 等 EVM 链也出现了稳定币之战。目前,USDC在Avalanche 上以10亿美元的规模处于领先位置,而MIM最近一直在激励竞争,并以8.17 亿美元的规模紧随其后。这是因为 Abracadabra能在很多不同的环境中跨区块链传播 MIM,meme在整个社交媒体中传播,这使得MIM从去年9月份的0增长到今天的规模。对于Avalanche,USDT和DAI的规模都在6亿美元左右。在Fantom上,MIM也越来越受欢迎,其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增长到了2.96亿美元的规模,而USDC和DAI分别以6.01亿美元和3.18亿美元的规模位居前二。截至目前,Fantom 的吸引力可能还无法和其他一些生态相比,但其在2022 年的受欢迎程度以及使用率已经开始增长,我们可以预计这场战斗在未来几个月将获得更多的吸引力。

下面是按公链划分的稳定币采用情况,其中包括原生稳定币和封装稳定币。

虽然这些是目前发生战争的主要场所,但新兴的区块链正在出现。USDC 和 USDT似乎总是公链的首选稳定币,而UST正在尽最大努力改变这一点。Terra 与 Harmony 有直接的跨链桥,最近还有一些治理提案试图让UST 进入 NEAR 的 Aurora以及Cosmos 上的 Oasis。此外,新的以太坊 L2 已经开始出现(包括 Arbitrum 和 Optimism),并且ZK解决方案也即将到来,因为我们可以预期很多EVM 主导的稳定币将在那里争夺控制权。随着新区块链的出现,无论是Layer 1还是Layer 2,它们必将成为稳定币争夺先发优势的新战场。

战场3:固定收益产品

稳定币的主要用例之一,就是让用户能够获得比传统银行更高的收益。目前美国银行存款的平均水平约为0.06%,最好的存款利率约为 0.5%。

鉴于稳定币能够轻松借出,以及交易领域对杠杆的高需求,稳定币的固定收益产品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对于中心化稳定币,很多最高利率的选择存在于中心化交易所,这些交易所拥有愿意以高利率借款的传统金融合作伙伴。比如,Abra 的 USDT 利率为 14%,YouHodler 的 USDT利率为12.3%, Voyager的USDC 利率为 9%,BlockFi的USDT利率为9.5%,Celsius 的所有中心化稳定币利率为8.5%,等等。每个平台和每个稳定币项目方都希望以有吸引力的利率获得尽可能多的用户。鉴于这些费率是由中心化各方提供的,我们无法掌握这些资金的公开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收益率是否可持续也值得怀疑,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认为,它们现在足以吸引到用户。

而在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当中,最高的固定收益产品是Anchor 协议,它提供的年化收益率约为19.5%。这种高收益是通过 Anchor 的设计实现的,借款人可以将 PoS 资产作为抵押品,抵押收益以 UST 的形式定向给存款人。Anchor目前的TVL 已超过 100 亿美元,仅仅运营了9个月,其就拥有了50亿美元的 UST存款,占到了UST 总供应量的 50%。这一直是 UST 采用的主要驱动力,因为它们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胜过任何其他 DeFi 固定利率收益率选项。在竞争方面,DAI 在 YouHodler 和 Nexo 等平台上的年化利率高达 12%,而 MIM 和 FRAX尚未看到任何类似的收益选项。虽然这种玩法比中心化交易所的风险要大一些(因为智能合约风险),但收益对用户而言是非常诱人的。

鉴于 Anchor 的高回报率,其他去中心化稳定币的竞争平台是否会开始形成?中心化交易所是否会开始将 Anchor 纳入其后端,从而允许更多用户涌入 UST 而不是中心化稳定币选项?Anchor 的收益情况能否长期持续?我们将看到这个战场是如何展开的。

战场4、Twitter

由于 Twitter 是讨论加密资产的中心,因此这里也是人们表达他们对稳定币意见的地方。对于很多稳定币选项的可行性,已经有很多激烈的讨论或有针对性的话题。

比如Tether 多年来一直在Twitter 上遭受舆论攻击,而Tether 和 Bitfinex 的首席技术官 Poulo Ardoino基本上已经将他的 Twitter运营成了一个Tether FUD 阻止机器。Bitfinex'ed 和 Bennett Tomlin 等 Twitter 账户一直在指责Tether存在潜在的欺诈性存储活动,从2017年开始,这种情况就一直存在。

对于 UST,我们看到了很多LUNA 持有者表达了他们对UST优于其他稳定币的看法。如果有人发布了一个不包含UST 作为稳定币选项的Twitter 民意调查,你就会看到大量的回复。

最近,随着 UST 和 MIM 的快速普及,以及用户对这些代币的热情,MakerDAO 的创始人开始表达其对这些新选项的担忧,这导致了很多不同稳定币军队的爆发。

在 Twitter 上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发现有关某些稳定币的批评,无论是Circle储备了Tether,DAI或FRAX有大量USDC抵押作为支持,还是 UST 和 MIM 从长远来看是不可持续的,等等。关于个人的首选稳定币帖子,也是如此。随着某些稳定币选项开始获得比其他选项更多的采用,我们可以预期它们将获得更多的关注,因此将构成更多的社会讨论。如果就某种稳定币是安全的还是有风险的,以及它们可以提供的用例达成足够的社会共识,这可能会影响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采用的程度。

稳定币战争还将在哪里发生?

虽然这些是稳定币战争的主要战场,但我们可以想象,随着稳定币市场向5000 亿美元甚至 1 万亿美元的规模发展,一路上将会发生更多的冲突。

我们可能会看到的一个战场会是中心化交易所,在 2015 年-2020年这个时间范围内,USDT几乎垄断了交易所的流动性,它很容易成为稳定币交易对的首选。考虑到Tether声明其没有足够的美元储备,以及其他稳定币选择的大幅增长,我们是否会看到Tether 被慢慢取代?这可能是由另一个与美国监管机构关系更好的中心化稳定币USDC来实现的吗?我们甚至还看到了DAI 和 UST这些去中心化稳定币出现在很多交易所,包括币安和Kucoin。鉴于DeFi对这些去中心化稳定币的需求,以及更少的潜在监管压力,去中心化稳定币会获得更大的牵引力吗?我认为,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我们可能会看到的另一个稳定币战场是现实世界的用例。这可能包括支付基础设施、新银行、金融科技整合、现实世界的借贷等。截至目前,尽管稳定币充当了事实上的加密资产交换媒介,但其在现实世界的用例并没有太大的改善。目前有许多交易所创建的借记卡允许用户使用他们的 USDT、USDC 或 DAI,但这些还没有被广泛采用。Terra 是目前唯一被大众使用的稳定币区块链,因为它支撑着韩国的 Chai 支付应用程序。还有许多其他团队正在为 UST 开发新银行和借记卡支付解决方案,但尚未投入使用。随着加密资产越来越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可以预期稳定币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此外,稳定币还有很多潜在的用途。第一种是无抵押借贷,或使用现实世界的资产作为抵押品。这可能会向大型 TAM 开放稳定币,无论哪种方案被纳入大规模工作的解决方案中,都将获得巨大的竞争优势。此外,虽然所有值得注意的稳定币都以美元计价,但我们可能会看到与其它法币锚定的稳定币的兴起,或者根本不与任何特定法币挂钩。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都有很多机会采用稳定币,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到这些用例的出现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有一点是清楚的,稳定币战争实际上正在升温。我们可以期待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内会出现许多新的战斗,并且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玩家。我当然不会对稳定币是否会在未来十年崛起下注,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了crypto的杀手级应用,并且它们是你在牛市和熊市中都要选择的一件事。如果你是这些军队中的一员,请磨砺你的宝剑,并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好准备。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