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对话Cobie:60%的人将在熊市中失去上个周期所获得的一切

作为知名加密行业KOL,Cobie在本次播客中谈到了他对加密市场现状与前景的诸多看法。

来源:UpOnly
编译:董一鸣,链捕手

近日,加密视频播客UpOnly和知名加密行业KOL Cobie进行对话。Cobie讲了自己2012年入行时的故事,并且谈了对以太坊及以太坊2.0、DAO的一些看法,也对熊市做了一些预测。以下是链捕手对该期播客的编译,有部分删减。

观点摘要:

  • 如果明年还没有上线ETH2.0我也不会惊讶,因为以太坊社区对扩展其实是不太认可的,现在态度更是糟糕得可怕。到目前为止,Optimistic rollup让人感到失望,ZK rollup还不能与EVM兼容。
  • 也许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有意义的,而且意义没那么重要,特别是在短线交易时。有些项目方很擅长内容营销,而不是专注加密技术本身。叙事可以驱动供给和需求,但人们低估了它是如何失控的。
  • 如果熊市真的来了,那么95%的目前正流行的L1替代方案的生态系统都会失败,因为他们为维持生态安全与流动性付了太多钱。
  • 我觉得目前的DAO是一种监管套利。DAO本可以作为公司运行得更好一些,但他们非要发行自己的代币,这使运行情况变差了。
  • 未来,一个国家的基础货币很有可能会存在一条完整KYC过的带DeFi功能的国家链上,没有治理代币,这条链上的基础资产是 CBDC。

一、早期的故事

Uponly:你的很多博客我都看过了,对你的神奇故事经历也有一些耳闻,但今天想要更一手的资料。比如,你从2012年进入加密行业后,经历过多个周期?大多数人没有熬过这些周期,作为少数还留在行业内的人,你为什么选择坚守?

Cobie:我大概是在2012年底买了比特币,但当时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没有思考过比特币是什么东西。—直到2013年4月,出现了两倍价格的泡沫,我逐渐走进了“兔子洞”,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你看我“jordan fish”的推特账号,我当时发过几篇关于比特币的推文。当时我还喜欢用“bitcoin tipper bot”给我的朋友发比特币小费。

2013年底的时候,我好像疯了一样,没有一天不在想关于比特币的事,所以我当时都想回到2012年没有接触这个东西的那一天。那时候我认识的现在唯一一个仍然活跃的人是Bob Laxative,当时他被称为“King BTC”,他是我关注的第一个加密推特账户。我那时经常关注他的动态,因为他发的观点都很棒,但当时整个加密市场的市值也就5000美元。然后我就创建了两个账户,一个账户完全跟着Bob的建议买卖交易。

2013年以后像是大屠杀,2014年绝对是非常令人崩溃的一年,经历过好几次类似MtGoX的回撤事件,直至2016到2017年才真正恢复到2013年的高位。很多中心化交易所如Crypsy、MtGox、Bitfinex等都遭到了黑客攻击,一切都归零,也许最终BTC也会被政府攻击,所有的山寨币也可能归零。最终安全的可能只有受自我监护的BTC(自己掌握私钥的BTC账户)。

Uponly:你的启动资金大概有多少呢?

Cobie:至今我只投入过两三百英镑(价值500美元左右)到加密货币,直到2020年我确实又投资过一次,但这个项目也基本归零了。在早期,我在非常好的时间点进入了,买了很多收益很好的山寨币。你在牛市收益颇丰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交易者,只是意味着现在存在着泡沫。

我曾因Bill Still的视频被引入cryptsy的圈套。Bill Still像是一个厄运经济学家告诉所有人世界末日就要来了,而我正好喜欢这个观点,所以我买了他创建的币QuarkCoin。比特币用的是one hashing 算法(Jar256),而QuarkCoin却用的是 seven hashing算法,那这样的话,它会不会应该会比BTC好7倍。在我买币的第一周里,我的账户被锁定了,我卖不出去了。而且事实证明seven hashing算法一点意义没有,就是一个噱头。但最后我很幸运,在高点卖了。

Uponly:你对比特币着迷是因为它的底层逻辑么,还是你把它当作了一种货币实验?你相信它的使命么,还是只是想让数字上升?

Cobie:我年轻的时候,我做事的动机是冲动和情绪化的。比特币作为一种替代传统金融的东西一下就击中了我,我在当时是100%确信的。2008年,我的每一个朋友几乎都在以某种方式与金钱作斗争。银行失去信用是由于不公平的借贷行为导致的,政府因为失败的货币政策也失去了信用,很多公司因为这次金融危机破产清算,无数员工失业,甚至退休的人也拿不到自己的养老金了,而政府和银行似乎未受到影响,反而好像受益于此。我看到了比特币潜在的去除中间商与政府干预的可能性,觉得这肯定是解决方案。

Uponly:你什么时候开始会看那些图表,懂得分析人们炒币的心理因素,成为真正的交易者的呢?

Cobie: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成为真正的职业交易者。我会把这个当作副业,就像有人会炒鞋。我是一个非常厌恶风险的人。一些非常专业的交易者会喜欢争论价格是否是随机游走的还是呈现布朗尼几何运动趋势,他们还会进行方差独立性测试分析来测试市场是否有效。我非常尊重他们,但我没法像他们一样,这种生活方式可能也不适合我,我是一个非常容易上瘾的人。

我发现自己的所长在于研究人类市场,比如利用过去寻找关于未来的答案。加密市场的周期性意味着,找出顶点与低点是相对容易的,但比特币比较特殊。我的投资决策一般是出于本能判断的,从自己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Uponly:你觉得是因为你赚了足以改变你生活的钱之后才沉迷于加密货币的,还是先沉迷再赚的钱?

Cobie:如果对自己完全诚实的话,我的答案可能听起来并不讨喜甚至有些傲慢,因为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成为百万富翁或者千万富翁。现在就算没有加密,没有投资,只是工作我也会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我之前做过的事也一样,无论是出售自己的公司还是公司被收购。

二、关于超循环

Uponly:你觉得加密货币现在是否存在“超循环”现象?

Cobie:我本身是比较怀疑加密货币的“超级循环”这一概念的,因为我过去也没有见过加密货币的超级循环现象,我一般会从过去发生的事情来分析。一些实际的超级循环的例子包括黄金,Apple以及Google。

看Apple在过去12年的年报数据可以看到,在每年的最后一天它的股价图表都是绿色的。我们与Su在前一集中描述的超级循环的想法可能是正确的,如果加密技术更加融入社会,成为社会的金融支柱,比特币也像黄金那样成为一种价值储存方式,那么超循环将变成唯一真正有意义的事,就像黄金、Apple以及Google都在为整个社会贡献他们的用处。

我认为现在不是超循环的合适时机,这个想法是正确的但时机不对。如果加密技术现在消失了,有多少人的生命实际上会受到影响呢?只是很多人的加密投资会失败,对高通胀国家的人们也有一些影响,亦或是以玩加密游戏为生的人们也会收到影响,对人们生活主要的影响也就是如此了。目前,还不会出现人们因为Solana网络中断而没法付款的情况 。

三、关于以太坊

Uponly:你什么时候开始对以太坊感到兴奋的?这对你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Cobie:如果完全诚实的说,我觉得是通过最近的熊市(才开始看好以太坊)。 我在一开始其实是看跌以太坊的,因为早期一系列像ETH DAO黑客,以太坊与以太坊经典的硬分叉、ICO推迟等事件,让我对这个项目没什么信心。我只有在一开始买过一点以太坊,当时想的是既然他们有雄心壮志,如果成功了那收益也会不错,但后来我也没有买更多的ETH,虽然有点后悔。

通常,我进行投资或者资产分配的前提是,先了解某个项目本身,试图看出它未来的潜力以及它能给世界带来的影响。如果我能看到这个愿景在现实中落地了,那我会愿意分配更多的资产进去。即便此时它的价格更高,但我的风险也会更小,我能看到它的未来。

2017年开始,像Chainlink、Eastland这种OG项目开始出现,2019-2020年有更多项目涌现。如果你仔细看这些项目,你可以看到它们创造出来的未来是更有意义的,虽然现在它们还不是很完美。与其关注其是否能变现(ponzification),不如关注现有产品的变化,例如它们真正的用例,比如正在构建的链上贷款项目。建设区块为生态系统增加了价值,因为它们可以为未来的区块建设提供支持。比如,Metamask这样的OG DeFi协议就在领导这一变化。

四、创立Lido以及如何看ETH 2.0

Uponly:你是如何参与进Lido以及ETH 2.0的,这些事情在DeFi summer之前就开始了,你为何对它们有信心?(编者注:Lido是一个非托管式的去中心化ETH2.0质押服务平台,同时让质押者可以通过DeFi的AMM机制自由流通其stETH Token,并参与DeFi市场其它服务。)

Cobie:我曾短暂担任过一家名叫ptp.org的公司的CEO,这是一家PoS数据验证公司。我如果被算作Lido的联合创始人的话,那么康斯坦丁和瓦西里与核心团队一起,是一切背后真正的大脑。我曾和康斯坦丁因为其名字的事发生了争执,他想叫Lido DPool(Decentralized Pool的缩写),但现在来看听了我的建议叫Lido是很正确的决定。

PoS区块链被创立时,还没有DeFi的概念。即使以太坊发布了要转向PoS的路线图时,他们也没有DeFi的概念 。拥有PoS协议你以质押代币来保护网络安全而获得奖励。而通过DeFi,你可以锁定你的资产来获得收益,它们被用作抵押品。这两者会相互竞争——“我应该把我的ETH存进以太坊么?还是投进Aave或Compound?”人们进入加密行业都是为了赚钱,所以人们会选择在适当风险下APY最高的。

在以太坊质押你的ETH后,你可以用质押的ETH赚取奖励,还可以用这些ETH在以太坊做其他事情。我能想到的一种简单的新产品,是以太坊上出现一种新的基础货币,可以赚取无风险收益,无风险收益是DeFi的基石。
Uponly:你觉得ETH 2.0将会被如何推出?它会面临哪些风险?我们最终会从中得到什么结果?

Cobie:我其实没有太大的发言权,时间可能会是明年的Q2 或Q3吧,但如果明年这个时候没有推出我也不会感到惊讶。Beacon链已经运行了整整一年,人们可以在这个链获得质押奖励,如果ETH1.0与ETH2.0合并了,Beacon链上的350亿美元也将被解锁。

ETH社区对扩展其实是不太认可的,现在态度更是糟糕得可怕。到目前为止,Optimistic rollup让人感到失望,ZK rollup出现了,但它还不能与EVM兼容。我对L1也持有怀疑态度,有没有可能所有的L1游戏都是由于资本轮换?流动性支离破碎,如果没有激励措施,大多数链将无法维持生态系统。

五、熊市预测

Uponly:你是如何确定下一步计划的,你会如何行动呢?

Cobie:我没有水晶球,与其猜测将来会发生什么,我更倾向于观测市场实时动态,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比如说看到大家都在向Avalanche搭建跨链桥,说明此时大家喜欢Avalanche的生态,它具有PMF(产品市场契合点)。那么此时我就会分配资金进这个生态系统中,假如之后它们以我所想的方式建设得更好了,我会投入更多。在价格更高的时候买入风险更低,因为我更能看清现实。

我觉得与其做预测,不如分配很小一部分的资产到你觉得真的非常酷的事情中去,然后等待它的爆发;亦或你可以只是先在一旁观察,看看大家是如何行动的,然后在看到某个项目有所成绩做出来的时候再试图加入进去。

Uponly:你如何看待狗狗币、“动物币”等meme币?

Cobie:坦白地讲,你真的觉得狗狗币的上涨跟某种“替代L1的第九梯队的dex交易代币”上涨有很本质的差别么?我知道狗狗币看起来有点恶搞,但你为什么要把钱放在一个底层百分位的L1替代方案中?在我看来这也很不能理解。很多事情在一开始都看起来有些愚蠢。

也许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有意义的,而且意义没那么重要,特别是在短线交易时。有些项目方很擅长内容营销,而不是专注加密技术本身。叙事可以驱动供给和需求,但人们低估了它是如何失控的。

Uponly:假设马上就是熊市了,而且也不是一个会重复发生的超级周期,你觉得它会给整个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Cobie:总体来说,在熊市中启动的项目更有可能在熊市中上涨。如果你把价格想象成一个有变量的函数,你可以调整会影响价格的因素。在熊市中,一个大变量就是每个人的投资组合都下降了,即使是一些很好的项目也会存在许多忍痛抛售代币的卖家,因为有些代币会下跌60%-70%,人们无法忍受这些。如果真的存在这种熊市,那么95%的现在正在流行的L1替代方案的生态系统都会失败,因为他们为维持生态安全与流动性付了太多钱。

我认为大多数有发展路线图的NFT项目也会在这种熊市中被抛弃然后死掉。激励人们建设NFT项目的原因是可以赚钱,但如果你要建设路线图,你就没有剩余的钱来建设NFT了。

我认为元宇宙游戏也会归零,因为大多数项目都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帮助他们撑过一个很长的熊市。

Meme币也会归零。任何具有恒定代币释放要求的代币也会归零,因为这种项目需要不断释放代币,要求用户将资金投入进系统中以使得项目的产品发挥作用,但随着价格下跌,一大堆流动性提供者会觉得他们不会得到足够的APY,所以人们将不会再去支持这些协议。

那些有大宗基金的项目,它们的主要的目标可能会变成在不受监管威胁的情况下保护国库的资金安全。
监管可能导致“名义上”的去中心化项目消失。

也有一些项目会在熊市中发展的很好,因为它们的效用会提升。比如Ribbon Finance在熊市中的潜在用例看起来非常吸引人,当然我不是因为我买了Ribbon才这么说的。年轻饥渴的团队将继续建设。

此外,我认为60%的人将失去他们在之前周期中所得到的改变了他们生活的一切。

六、在加密行业工作&DAO

Uponly:如果现在让你创业,你会选择什么领域呢?

Cobie:我大概不会完全从事加密相关的工作。现在加入加密项目或协议已经变得更加主流,当然风险也更大。在传统领域,成为founder比成为早期员工更好一些,能享受更多未来红利,当然也要承担更多的风险。但在加密领域恰恰相反,我觉得成为早期员工更能得到风险调整后的回报。

早期我有一个名为27Club的TG小组讨论市场,如果没有它,可能就不会进入加密货币领域,但70% -80%的成员在加密领域没有成功。大多数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团队来分享alpha。重要的是,你的生活中有这样的人。

Uponly:对于DAO来说,你觉得它潜在成功模型应该是怎样的?

Cobie:目前来看,我觉得DAO是一种监管套利。DAO本可以作为公司运行得更好一些,但他们非要发行自己的代币,这使得它们运行情况变差了。现在有非常好的和非常坏的DAO的例子。作为一种合作机制,DAO是非常好的主意。最好的DAO应该不是人们在牛市中喜欢的那些DAO,甚至可能是那些所有权更加集中的DAO,比如说由10-15个公司合作运营的更容易成功。DAOs需要一种新型的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贡献者类型的VC参与进来,Paradigm和Delphi正在成为这个样子。

Uponly:你觉得Crypto最终会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么?

Cobie:如果我觉得加密并不会使我们这个世界更加美好,那我就会从事其他更“神圣的”行业了。

未来,一个国家的基础货币很有可能会存在一条完整KYC过的带DeFi功能的国家链上,没有治理代币,但很多DeFi可能因为没有治理代币而消失,这条链上的基础资产是 CBDC。这是我想象中最可能发生的事。但如果问我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结构,我会希望有一个由金融系统支持的基础性的智能合约链,每个国家有几个roll-ups,但我觉得这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小。

资本会激励人们开发出更好的东西。

七、最后

Uponly在每次访谈结束时的惯例是让嘉宾为观众提供一个建议。

Cobie:导演Albert Maysles曾说过:“暴政是故意去除细微差别”。我们需要警惕任何有意消除或忽略对话中的细微差别的人,因为他们通常都有一个隐秘的目标。成为一个结构化的批判性思考者可能是2022年和接下来十年最重要的事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