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研究 | 深入探讨制度分析与发展(IAD)框架在DAO结构中的应用

制度分析与发展(IAD)框架是由2009年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科学纪念奖的美国女政治学家奥斯特罗姆和她在工作室的同事共同设计的,该框架促进了对个人和集体选择制度过程的分析。IAD框架的主要关注点是机构(分享共同物品和资源)的分布结构,以及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管理这些公共物品,从而进一步平衡个人的参与和更多公众的利益。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仍在寻找其最佳的组织结构和一个灵活的框架,该框架将适用于多个实体,并具有相应的定制能力。本文将探讨一些IAD框架原则如何在DAO的背景下实现的例子,以及到目前为止我们所面临的开放式问题。

IAD框架指出,以下八项原则构成了每个共享资源的去中心化社区的基础:

  • 边界界定
  • 适当的规则
  • 规则制定过程
  • 监督
  • 制裁
  • 解决冲突
  • 自治
  • 多中心性

边界界定

IAD框架的第一条原则指出,一个组织应该有明确的边界,以确定哪些是社区的组成部分,哪些不是。它包括共享资源管理、参与者的识别、核心价值和原则、沟通渠道和项目品牌。

如果不对社区的边界进行定义的话,那么社区的使用就会变成自由活动,最终会因为过度使用和搭便车问题而造成社区崩溃。

在DAO的背景下,它将我们引向一个重要问题:谁是DAO的组成部分,谁可以决定DAO的愿景、战略和产品范围?

DAO参与者的类型可以分为2类,它们可能会重叠:

  • 治理权所有者:在DAO范围内有治理权和决策权的人;他们可能参与也可能不参与DAO的运营(搭便车)
  • 贡献者:积极参与DAO运作的参与者;他们可能有治理权,也可能没有

我们假设引导DAO走向发展的目标群体是活跃的DAO成员,他们有投票权和决策权并积极参与DAO的运营,那么DAO的发展将直接取决于DAO中活跃成员的质量。

由于Contractor(合约工)并不直接影响DAO,我们可以把他们放在DAO的边界之外。

关于搭便车的问题,每个DAO都有人对参与治理或贡献不感兴趣。对于这一问题的基本解决方案是对参与进行奖励、或对不参与进行惩罚:

  • 降低搭便车者的声誉:在保持相同投票权的情况下,用户应该参与DAO活动。否则,他们的份额将被削减。
  • 激励机制刺激代币持有人参与治理和决策。

全息投票(Holographic voting)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是克服搭便车不作为的第三种方式,它用相对多数取代了绝对多数。

适当的规则

目前,在如何管理去中心化社区方面没有一个统一的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应该根据具体DAO的要求采取相应的规则。这些规则包括社区如何管理其资源,作出决定,以及自我管理。

此外,社区应该对这些规则和它们的实施有信心。

在DAO的背景下,它意味着一个确定的治理模板、投票和资金机制,并建立在一个可信的平台上。

去中心化组织的规则主要是由代码而不是名义上的法律系统来执行的。规则的核心要素是智能合约,它在区块链网络上被设定并被社区成员所接受。这其中的管理者是去中心化组织采用的智能合约框架。

规则的制定过程

如果人们参与编写和修改规则,那么他们就更有可能遵守规则。这涉及到将利益相关者纳入决策的过程,因为这是确保社区广泛接受的最佳方式。

在DAO的背景下,它可能意味着参与投票/治理的激励机制,以及能够听到少数利益相关者的声音。

一般来说,规则制定是通过治理(链下/链上)进行的。参与者创建提案对社区或治理协议进行修改。基于投票机制,他们投票支持或反对新提案,并创建新的规则和修改现有的规则。

规则制定过程的另一个角度是PolicyKit和Metagov社区提出的行动-政策方法。

PolicyKit中的两个要素是行动和政策。

行动是一个社区内可能发生的一次性事件,它通常由社区成员首先提出。相比之下,政策是一个必须永远真实的声明,它管理着一些用户的能力。

例如,一个新成员加入社区的政策可能是:“要加入社区,用户必须得到社区中至少一名现有成员的批准。”

为了避免次要利益相关者代表性不足的问题,DAO采用了几种方法:

1. 能够将投票权委托给其他代表来行使组合投票权。Compund Governor允许BAU按BAU的意愿行事,这被称为 “液态民主”。

2. 限制鲸鱼和核心团队的投票权,使其与次要利益相关者之间的投票权相等。

  • 这方面的例子可以在Gearbox DAO上看到。它使用的方法是“反向投票托管模式”。
  • 另一个例子是ElasticDAO。Elastic DAO在一个公平的治理系统下运作,这限制了鲸鱼的影响力。成员用他们的治理代币投票,最多不能超过最大投票权。
  • 金融投票社区的金字塔式堆积机制。它利用金字塔式的堆积机制,使整个投票群体的投票权正常化,从而确保代币巨鲸在系统中不会发出过大的声音。

监督

由部分成员或对成员负责的监督者进行有效监督。社区一旦建立了规则,它就需要检查人们是否在遵守这些规则,监督的方式要对社区内的成员负责。贡献者需要获得良好的信息,以确保他们为组织的未来做出最佳决定。

在DAO的背景下,它可以作为一种激进透明的方法来应用,所有参与者都可以查看整个DAO流程。

由于没有单一的权力中心,每个DAO成员都会参与到决策过程中,那么社区就必须保持一定的透明度。这在数据流和关键的DAO指标上应该是一致的。

保持所有成员对关键信息的平等获取是至关重要的。这里建议的方法之一是实施激进的透明度。更具体地说,至少应该在DAO内部保持透明度。在这种情况下,外部透明度并是不那么重要。

监督的核心来自于全体成员。它们包括了是明确的目标、关键绩效指标和报告,以及负责任的贡献者。监督定期进行的典型活动包括:

  • 市政会议,每个人都可以在会上讨论问题
  • 战略会议和年度目标会议
  • 目标和关键绩效指标会议
  • 全球OKR(目标与关键成果法)
  • DAO和工作组OKR
  • 定期的结果会议

制裁

社区对于违反社区规则的资源占用者,需要有一个分级的制裁规则。

在DAO的背景下,社区可以实施一个声誉系统,以社会信誉的损失来惩罚错误行为。另一些人可能会根据经验来进行衡量。

社区直接禁止违反规则的人反而会产生怨恨,而不是加强社区的管理。相反,由警告、罚款和名誉后果组成的分级制度对组织的破坏性较小,它对错误行为的惩罚与违法行为的程度成正比。

最典型的制裁方式是基于声誉的模式,如SourceCred,它已经在DAO中运作并广泛传播。DXDao中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它提出了两种代币:没有市场价值的不可转让的REP和可销售的DXD;声誉直接影响到用户的投票权,从而防止他们做错事,减少他们在治理过程中的权重。

冲突解决

一个社区可以包括成百上千的人。由于没有一个单一的权力中心,昂贵的治理方法通常不方便解决内部冲突和纠纷,而这些冲突和纠纷是不可避免的。当组织遇到外部冲突时,往往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因此,解决冲突的机制应该是便宜的,而且是容易获得的。

在DAO的背景下,一个低级别的争端可以通过从社区中选出的5名 “陪审员 ”组成的随机法庭来解决,这些人被激励提供司法裁决,例如Metagov的方法。至于外部冲突,有智能合约保护的去中心化法庭(Aragon, Kleros)来解决。

提供简单和廉价的方法来解决冲突是非常重要的。在大多数DAO中,它是通过讨论或表决提案的共同方式工作的,但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方式。

社区可以使用基于Metagov/PolicyKit的另一种方法。随机选择几个决定特定问题的陪审团来解决冲突。另外,类似的方法提供了数字陪审团的倡议,它建立在现有的陪审团决策的理论模型上。他们概述了一个5个阶段的模型,描述了数字陪审团的设计考虑空间。

解决外部非智能合约纠纷的解决方案是Aragon Court和Kleros协议。它们允许社区通过随机选择的陪审员来解决冲突,这些陪审员用代币来参与冲突解决。尽管它们在不久前才被提出,但其采用率仍然相对较低(Kleros案例有1100个)。

自治

一个社区想要享有设计和管理自己机构的权利,那么它就需要得到外部权威的承认。如果一个社区没有任何形式的法律认可,一那么它就有可能因为外部团体对其资源的剥削而分崩离析,或者因为在内部制裁不足以解决特定冲突时,无法将问题升级到更高层次的当局。

在DAO的背景下,社区需要被其他DAO或传统法律实体和个人承认,并能与他们互动,例如Opolis、Open Collective。另一种情况是使用受信任的第三方作为法院来解决问题。

DAO情况下的自我治理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向:

  • 与其他DAO(合作伙伴、投资者等)互动的能力
  • 与传统组织互动的能力
  • 雇用并为其成员提供适当水平服务的能力(Opolis,Open Collective)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相关项目的优势在于与其他项目的互操作性和互动能力,甚至在技术背景上。

DAO与传统组织互动的能力有点棘手。一些司法机构正在承认DAO,但这个问题仍处于早期状态。作为一种变通办法,一些DAO注册了像LLC这样的传统商业形式,以便有办法与成熟的公司进行互动。

为了与承包商和贡献者互动,有一些项目,如Opolis,它作为DAO的代理为独立工作者(如独资企业、个体从业者、独立承包商、临时工、数字游民、自由职业者等)提供标准的企业福利,如福利、工资和共享服务。

嵌套性/分权性/多中心性

拨款、准备金、监督、执行、解决冲突和治理活动是在多层嵌套的企业中组织的。决策权应该流向与被治理者关系最密切的人。

在DAO的背景下,需要多层政府、工作组、次级DAO(SubDAO)、工作领域和不同级别/层次的参与。

一旦DAO变得更加成熟,它就需要实施更严格的结构,嵌套的决策层将管辖权扩大到适当的级别。决策权应该流向与被治理者关系最密切的人。当核心团队发起建立一个部门时,这个过程可以自上而下地发生,或者当大多数参与的社区成员发起这个过程时,这个过程可以自下而上地发生。部门可能包括内部结构、治理、领导和财务,但它们通常有一个扁平结构。所有这些都揭示了DAO内部不同领域的多个权力中心。

至关重要的是,这其中应用的规则包是一般的和特定领域的:

  • 一般性的总体规则是为了抵制单一中心的倾向;它们包括为权力分离、监督、冲突解决、上诉、系统进入和退出提供制度机制的法律。
  • 特定领域的规则是针对特定领域的需要而制定的,如提供私人生产或公共服务,并经常提供特定领域有效自我组织所需的机制。

结论

为DAO提供的IAD框架原则将鼓励活跃的参与者、投资者和整个利益相关者在治理和管理框架中获得健康的体验。总的来说,DAO的框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安全的、可靠的和有吸引力的。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