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从顶级加密艺术家 Pak 作品中,我们读懂了什么?

来一场纯粹的加密艺术之旅。

撰文:0xEliven

Pak 作为闯入加密世界的先锋艺术家,在过去两年内创造了一项项传奇,逐步走上加密艺术的神坛。他是第一位 NFT 作品总销售额突破百万美元的加密艺术家,如今他的作品总销售额已达到 3.55 亿美元。他是 NFT 最贵作品记录的创造者,其创作的 The Merge 被超过两万个买家以总价 9180 万美元购买,这也是在世艺术家公开拍卖艺术品的最高价

谁是 Pak?这位站在加密艺术世界巅峰的奇才,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长相、甚至性别。人们知道的是,他是 Undream 工作室创始人、AI 策展活动 Archillect 首席设计师,从事数字艺术创作已经超过 25 年,曾与数百个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

有人赞誉 Pak 是 NFT 界的中本聪,不过与中本聪不同的是,在加密艺术实验的拓荒运动中,他重未离开过。从 2020 年 8 月 发布的「X」,到最近名声大噪的「Censored」,Pak 一直活跃在加密艺术的最前沿。

我们梳理了 Pak 的 NFT 创作历程,在欣赏这些别具一格的加密艺术作品的同时,试图摸清它们背后的相似元素:开放、同质化、行为艺术。这些元素是否指明了数字艺术发展的一个方向?艺术没有标准,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答案请从下面作品中自己去寻找。

「X」:开放版的先锋实验

无限铸造,这与「稀缺性决定价值」的经典定律似乎格格不入。

X 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X 于 2020 年 8 月在 NFT 交易平台 Nifty Gateway 上发布,它是包含 15 个 NFT 作品的集合,其中 13 个开放版在 24 小时限时窗口内无限量出售,最终共售出 61 件。另外 2 个 NFT 是限量拍卖版,只存在唯一版本。

限量拍卖版本 The Void 和 The Touch

开放版中的两件 The Force 和 The Divide

X 在 NFT 世界首先提出了开放版的概念,即在规定时间内收藏家可以无限量购买 NFT,收藏家购买的越少,该 NFT 副本越稀有,这种模式由需求动态定义了 NFT 的初始价值。X 同时还提供了 2 个限量版 NFT,通过竞价拍卖机制出售。这种「开放版+限量版」的模式贯穿于 Pak 的一系列作品中,在其后续作品经常应用。

The Title:主题的价值?

相同的艺术品,不同的价值。

在 2021 年 1 月发布的 The Title,以不同价格出售外观完全相同的 NFT 作品,区别在于他们拥有不同的标题和版本大小。例如,The Cheap 的售价为 499 美元,包含 192 个副本;而 The Expensive 的售价为 10,000 美元,包含 8 个副本。The Cheap 和 The Expensive 不仅外观相同,它们还指向同一份存储文件。

The Cheap 和 The Expensive

Pak 在这系列作品中尝试思考和探索艺术品的价值内核,这些完全相同的艺术作品都是「真迹」,收藏家为何愿意为它们支付完全不同的价格?

此外,它们背后有同样的存储文件,这份文件该属于谁?Pak 也在向 NFT 所有权的概念发起挑战。

The Fungible:同质化的非同质代币

用相同的元素,构建不同的 NFT。

The Fungible 是 Pak 与世界顶级拍卖巨头苏富比携手,在 Nifty Gateway 上发布的作品。The Fungible 中文译为「同质化」,与 NFT 正好相反,作品是开放版的小方块。与此前 X 不同的是,The Fungible 引入了合并机制,当方块数量达到 5、10、20 等时,会自动汇聚成一个更大型的方块,最大能组成 1000 x 1000 的方块。公开拍卖共售出 23,598 个小方块,最终通过合并机制创建成更具稀缺性的 6,156 个 NFT。

单个方块和五个方块

同时拍卖的限量版单品 The Switch、The Pixel,单价均超过 100 万美元,该次拍卖总收入接近 1700 万美元。该系列作品还包含免费赠送的限量版 NFT ,比如 The Cube 限量一件,赠送给购买立方体 Cube 最多的收藏家;Complexity 限量 100 件,赠送给 100 位购买开放版小方块数量最多的用户。

像积木游戏,完全相同的组件可合并成不同的 NFT 作品,Pak 借 Fungible 的主题暗示了同质与非同质并非完全对立,而是可以互相转变。合并机制也为 NFT 艺术创作提供了新思路。

LOSTPOETS:一场文艺复兴式的策略游戏

NFT 创意并非一定由创建者决定,收藏家也可在其中书写故事。

LOSTPOETS 是一个拥有文艺故事背景的 NFT 策略游戏,一群陷入沉睡的诗人慢慢苏醒,并由收藏者书写他们的故事。

LOSTPOETS 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 NFT 分发已经完成。LOSTPOETS 包括 65536 个白纸 NFT 和 1024 个初始诗人 NFT。白纸 NFT 通过公开售卖和给 ASH(Pak 发行的代币) 持有者空投的形式发放,初始诗人 NFT 在对白纸 NFT 前 100 位持有者奖励 294 个后,剩余的 730 个在接下来 365 天,每天随机空投 2 个白纸 NFT 收藏者。

目前的第二阶段,白纸 NFT 可以转换成没有名字和诗句的诗人 NFT,每个诗人都是来自 1024 个初始诗人 NFT 中的一个,携带 256 种不同的基因特性,赋予它们个性、价值和意义。此阶段还将完成初始诗人的分发(初始诗人可以为自己命名和写诗)。

而到了游戏第三阶段,白纸 NFT 可以为诗人 NFT 命名和写诗。第二阶段中同时保留了白纸 NFT 和诗人 NFT 的收藏家,可以销毁白纸 NFT 来给诗人起名字和书写自己的故事。而在二阶段将白纸 NFT 全部转换成诗人 NFT 的收藏家,只能拥有沉默的诗人。Pak 给收藏者留下一个问题:你想要一群沉默的诗人,还是一个能写出诗句的诗人?

The Merge:大众的行为艺术

艺术是少数人的,也是多数人的。

The Merge 于 20210 年 12 月在 Nifty Gateway 平台发行,吸引了超过 28000 名收藏家参与,拍卖总价值达 9180 万美元, Pak 由此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

The Merge 延续了开放版的拍卖模式,在拍卖期间,任何人可购买任意数量的 mass,这些mass 的单价随时间从 299 美元到 575 美元慢慢增长。The Merge 同样引入合并机制,每个钱包都只能拥有小球,当买入第二个球时,两个球就会合并成一个,颜色和体积也会发生变化。「吞并」会随二级市场交易不断发生,球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少。

通过一些列藏家的互动,最终整个作品的外观会不断发生变化。The Merge 不再是图像或者游戏,它是用智能合约编写在区块链上的大众行为艺术,这件艺术品最终会呈现什么样,由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决定。

Censored:解救阿桑奇的自由之歌

同是一场大众艺术实验,但为了言论自由而歌。

Censored 是为争取言论自由并筹款为身陷牢狱的阿桑奇辩护而发布的 NFT 作品。年初颇受争议的 AssangeDAO 筹款 1.7万 ETH,就是参与拍卖 Censored 的限量版 NFT「Clock」,最终花费 16593 ETH 拍得

Clock 正纪录着阿桑奇在狱中度过的天数

Censored 由两部分组成,仅限一份的 Clock 是整个系列的核心,它是一幅动态作品,主体部分为英文数字,每过 24 小时增长一次,纪录着阿桑奇在狱中度过的时间。第二部分则是开放版「X/X」,这同样是一场大众行为艺术,任何人可输入任意字符(限 72 字符,仅支持英文字母和空格)以生成属于自己的作品。

有趣的是,创建者输入的内容会被画上删除线,刚好契合了「审查」的主题。每个地址仅限铸造一枚,可以免费铸造或者支付任意价格。目前,有约 2.6 万 X/X 被铸造,这些 NFT 铸造之后即被锁定在钱包中,无法转移,更不能交易。这些不自由的 NFT 只有当阿桑奇被释放时,才能自由交易,同时象征着审查的删除线将被移除。

记住 Pak 的作品,而非 Pak 本身

到这里,Pak 最具代表性的 NFT 作品已经欣赏完毕。也许有人会吐槽,什么,这也叫艺术,毫无美感。诚然,Pak 的作品的确不具备同为顶级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所具备的视觉冲击力,它们多在重复单调的元素,正如安迪·沃霍尔的金宝汤罐头。但这就不是艺术吗?没有价值吗?这个问题当然是见仁见智,但市场认可了它,Pak 已成为在世的、最具价值的艺术家。

回到 Pak 作品那些鲜明的元素:开放、同质化、行为艺术。我们不知道这是否代表未来艺术的一个进化方向,但当我们有一天看到单调重复的数字元素在变化组合成复杂的艺术作品时,我们会想到 Pak。读到了这些,回到开头那个问题,「谁是 Pak」 还重要吗?如 Pak 所言,「我希望人们关注的不是我本身,而是我的作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