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2022年是DAO元年吗?DAO的未来究竟什么时候来?

作者:Beam | H.Forest Ventures

我们习惯给我们的时代起一个浪漫的名字,纪念我们在时代的尘埃里经历过的一切。

2020年夏天,我们利用AMM打通了去中心化世界关于金融的最后一点点障碍,之后借贷平台Compound推出代币,该代币用于在称为流动性挖矿的过程中作为奖励发放给用户,随后无数模仿DeFi概念的其他协议纷纷涌现,代币价格飙升,DeFi爆发了。我们叫它DeFi Summer,或者我们把2020年称为DeFi元年。

2021年3月,经过14天的网上竞价,美国一名艺术家的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最终以折合人民币约4.5亿的价格成交。随后,海量的用户和资金如潮水般涌入NFT领域,PFP市场一图难求,受此热潮影响以太坊gas费居高不下,这一年,被我们称为NFT元年。

2022年,当我们习惯了以暴富效应划分的年月日,当我们习惯海量资本的涌入,当我们习惯了不眠不休地挖矿、抢白,下一次的概念爆发,下一次的叙事升级,下一次的宏大视角,应该诞生在哪个赛道?

有人说,2022年,应该是DAO元年。

然而实际上,当你在搜索栏键入“DAO元年”时,会发现从2016年起的每一年都被称为DAO元年。

元年,元年,哪一年才是真正的元年,未来,未来,DAO的未来究竟什么时候来。

目录:

现代组织的另一种可能

DAO的法律困境

1.功败垂成的DAO实践

2.寻求法律实体:LLC运营探索

3.理事会DAO:“现实世界”的法律映射

4.基于法律的代码遵从原则

组织架构的讨论

1.DAO的边界:以YGG为例

2.BanklessDAO:一种矩阵式架构的探索

3.基于原语的决策形式:MolochDAO

4.基于决策信息的集体价值发现

所有权的代币选择

结语

现代组织的另一种可能

1937年,罗纳德·科斯,即科斯定理的提出者,在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章《企业的性质》与《社会成本问题》(这两篇文章让他获得了1991年诺贝尔奖)中提出:当参与市场交易的成本太高时,人们会自然地组织在一起,形成多少有些正式的机构,比如协会、合伙企业、公司、商会或其他类型的组织。

传统组织在运作与生产时,容易遇到的交易成本问题,主要是两类,信息成本与实施成本,按照生产流程来分,应该是:搜寻成本、谈判成本、缔约成本、执行成本、监督成本等。

DAO是现代组织的另一种可能。通过基于代码的系统连接完全不同的个人以降低搜寻成本与谈判成本;通过代币规定去中心化的所有权新范式从而形成新的缔约形式;根据商定的规则集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抽象化地规范了治理过程,从而降低执行成本与监督成本,即确保协议得到执行和在必要时强制执行相关的所有成本。

要真正理解“DAO”脱离不了区块链的语境,脱离不了对“所有权”及其保证的“治理权问题”的讨论,脱离不了“代码”及其“原语”的讨论。正是区块链协议展示了自己作为重新思考传统金融、供应运营和其他用例的有效新系统的可能性,DAO才在近几年来被反复提及。

要让DAO真正成为金融和合作组织的主流特征,预测“DAO元年”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不妨先厘清几个问题——在这些被反复讨论的困境和用例真正被每个人无障碍地接受之前,DAO的真正爆发不会到来。

DAO的法律困境

1.功败垂成的DAO实践

The DAO是使用智能合约来管理和协调经济活动的早期实质性实验之一。2016年5月初,以太坊社区的一些成员宣布成立The DAO,也称为Genosis DAO,旨在使其成为加密和去中心化空间的风险投资基金。它是作为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被构建的。代码框架由Slock.It团队开源开发,但由以太坊社区成员以“The DAO”的名义部署。DAO有一个创建期,在此期间,任何人都可以将以太坊发送到唯一的钱包地址,以换取1:100比例的DAO代币。创建期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它筹集了1270万个以太币(当时价值1.5亿美元),使其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众筹。

尽管The DAO有可能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有前途的项目提供资金,但由于缺乏法律结构,违反了美国证券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21(a)报告中认为,“虚拟”组织提供和销售数字资产须遵守联邦证券法的要求。

在The DAO的案例中,SEC认定The DAO是作为风险投资基金设立,The DAO代币是证券,属于营利性企业组织,因此受联邦证券法的约束。这些代币由一个核心组织提供,并承诺盈利。因此,除非适用有效的证券法豁免,否则任何与营利性The DAO所有权利益相关的代币都必须在注册交易所进行交易,保护投资者并确保他们受到适当的披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重申,法律不会因为一个组织依赖区块链技术而消失。

2.寻求法律实体:LLC运营探索

DAO与几乎所有类型的法律实体都有共同特征,包括合伙企业(一般和有限责任)、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合作社。对于DAO,最基本的问题是“如何将DAO视为法律实体?”或“特定DAO的哪些特征会导致个别成员承担某些责任?”怀俄明州为DAO在其有限责任法案下仅适用于DAO的新类别下作为LLC运营铺平了道路。

2020年4月,The LAO的联合创始人Aaron Wright起草了现已通过的“怀俄明州DAO法案”,使DAO在怀俄明州得到法律承认。

在怀俄明州建立的这种类型的法律结构下,个人成员免于因DAO的行为而承担个人责任——类似于有限合伙或LLC,但不同于普通合伙。不过与管理层对DAO负有信托责任的传统分层公司或实体不同,DAO的所有成员都对参与、平等获取信息负有责任。

目前The LAO的成员仅限于美国法律规定的合格投资者,成员总数上限为99名。

用户通过购买代表The LAO所有权的「LAO Units」加入,每单位「LAO Units」的价格为310ETH,购买后成员将获得0.9%的The LAO投票权,以及获得0.9%投资收益的权利,每个成员最多只能购买9个单位的「LAO Units」。成员需要通过合格投资者、AML、KYC和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的审查。

在怀俄明州的领导下,其他州可以识别两种类型的DAO:成员管理或算法管理。成员管理的DAO通过基于区块链的投票机制(通常是治理代币)进行治理和管理。在这种情况下,决策权属于成员,并由代表提案投票的大多数成员控制。算法管理的DAO完全由底层智能合约控制。在这两类DAO下,DAO的治理,包括成员与DAO之间的关系、权利和投票权、成员利益的可转让性等,都被编入DAO的公司章程或智能合约中。有意义的是,根据怀俄明州的法律,DAO的智能合约现在被公认为类似于公司章程和其他法律文件的企业或组织认证的法律等价物。

3.理事会DAO:“现实世界”的法律映射

虽然DAO具有显着的运营优势(即透明度、防篡改、快速筹集和部署资金的能力),但仍必须克服其他挑战。DAO遇到的一个痛点是:如何代表DAO与服务提供商签订合同。在理事会DAO中,服务提供商可以更轻松地与DAO进行交互、协商和签约。另一方面,在传统法律结构下组织的公司需要更敏锐地考虑他们将如何与DAO互动。

至少在短期内,在DAO与传统公司的互动中,最有效、最无缝的选择是理事会DAO。此类理事会DAO将实施成员批准的指定核心个人群体(可能创建一个“现实世界”公司)以代表和执行DAO的批准行动(例如与其他公司签订合同或协议)并适当管理组织日代表DAO的日常业务。

一个例子是FWB,它创建了四个核心团队——治理、董事会、团队领导和贡献者——更清楚地说明谁负责什么,以及新社区成员如何贡献。这也消除了将日常业务的每个项目都投票给DAO的操作难题。核心团队有权保留服务、谈判合同、开发和发布平台条款、雇用人员以及管理DAO的运营任务。

事实上,FWB的理事会设置,即采用传统世界里“现实公司”的投射法,与FWB组织的内在愿景驱动与发展方向相契合。比如,FWB是少有的对外融资的DAO组织,这使得它看上去更像一个公司或者创业组织,经过2021年上半年的融资,最终于2021年10月宣布,由a16z领投共融资1000w,估值1亿。根据FWB官方披露的融资用途,其融资资金主要用于团队建设和通过FWBcities扩大线下现实活动影响力,其中FWBCities旨在扩大DAO在现实生活中的足迹,并与城市的特定空间、社区等合作,为FWB成员带来现实世界的好处。

从会员权益来看,持有75个$FWB即可解锁Fullmembership,除了拥有会员治理的权利外,还拥有以代币作为门槛的Eventsapp、NFTgallery、专注Web3领域的Venture、虚拟的音乐工作室、现实中的线下Meetups以及世界各地的派对参与资格。

可以看到,FWB中被数字化的,只是成员的身份、兴趣、教育背景、生活经历,被抽象的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协议与关系,而仅仅是剥离了成员社会生活的部分特征,它始终着力于与线下世界产生交互和关联——理事会DAO成了目前最优、也是最便捷的解决方式。

然而,这种解决方式,或者说是一种妥协方式,并不完全符合DAO治理的扁平化和去中心化愿景,我们已经看到部分DAO反对这些结构,以支持更充分或完全去中心化的决策形成。尽管存在这些技术和法律挑战,DAO的光彩也并没有因此减弱。

4.基于法律的代码遵从原则

MetaCartel社区在2018年9月就已经存在,2019年6月5日MetaCartelDAO的智能合约正式部署到以太坊主网上,最初的支持者包括MaticNetwork、NuCypher、SpankChain、Gnosis、AdEx、TheGraph、Abridged、Odyssey和Giveth,以及十多个其他个人投资者,2019年7月份MetaCartelDAO正式运行。

在MetaCartelDAO中,有三个主要的成员资格类别,第一个类别为「Mages」,包含不是合格投资者的身份的成员,第二个类别为「Goblins」包含合格投资者成员,第三个类别为「Summoners」,是DAO中的运营代表,负责Mages的批准、指导和法律监督、财务以及提供协调相关的服务,运营代表不一定是成员。

MetaCartelVentures(MCV)是MetaCartelDAO的一个盈利性投资和法人实体,是一家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处于早期阶段的Dapp。加入MetaCartel需要得到MCV内部成员的支持和评估,并且MCV成员会在链上提交提案并进行投票。MCV在链上治理中也采用了OpenLaw与MolochDAO开发的MolochDAOv2智能合约。虽然MCV的筹款和资产管理发生在链上,但它的许多决策通过链下社区沟通渠道进行协调,如群组聊天、视频会议和面对面会议等,使得成员之间在链上提案之前就有了一定共识。

与许多认为“代码即法律”的DAO不同,MCV没有放弃法律框架,为了更好地解决成员退出等问题上的争议,MCV在法律上采用两个框架:

  • 其一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法,为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的组建和存续提供相关法律框架;
  • 其二是Grimoire法律框架,这是一份由DAO成员之间自愿设立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透过有限责任公司实体,MCV将能够缔结法律契约,并有参与投资的机会,其成员仅对DAO的资产来向公司债权人承担债务责任;登记法律实体也能够成为MCV的成员和参与MCVDAO股份的发行。与一般有限责任公司不同,Grimoire允许MCV的治理架构与MolochDAOv2智能合约紧密结合。因此,当某人依照链上规范的程序向MCV智能合约购置其DAO的股份时,他将自动、合法地成为MCV公司的成员,其权利与义务由Grimoire和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所规范。

MetaCartelVentures(MCV)提供了一种新的尝试规范,在法律的框架下,保持了链上代码的崇高性,同时通过Grimoire合约签署的方式,使传统法律机制可以透过MolochDAO智能合约等最小化交易成本和执行风险的区块链技术达到大幅优化、流水线化,甚至可以被取代。修正并持续使用法律架构,在适当情形下选择尊重代码运行,是更加恰当的做法。

组织架构的讨论

1.DAO的边界:以YGG为例

DAO是全球的扁平化和公平连接的体现,成员资格以点对点扁平结构连接,通常通过发行代币,而不是分层管理,并且成员被指定特定于该DAO的某些权利。DAO是围绕一般想法聚集个人的绝佳方法,但尚未证明它们能够大规模执行可使组织成功所必需的微观决策。

规模是一个值得争议的点,在管理学领域,企业的经营范围,即企业的纵向边界,确定了企业和市场的界限,决定了哪些经营活动由企业自身来完成,哪些经营活动应该通过市场手段来完成;企业的横向边界是指在经营范围确定的条件下,企业能以多大的规模进行生产经营。YGG为组织的边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VenturesDAO如The LAO、Social DAO如FWB、协议DAO如UniswapDAO之外,YGG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组织生产的形式。基于web3的新型游戏工会,利用融资投资游戏和虚拟世界里的数字资产,完善生态系统并进一步扩大社区玩家数量,让玩家可以更无门槛地参与游戏并从中盈利甚至谋生。

  • 从横向来看,截至2022年3月,根据Cointelegraph报道,YGG游戏公会在Axie Infinity和其他区块链游戏中的打金成员总量突破20,000名——这在企业管理领域,已经达到一个相当大的企业规模。
  • 从纵向来看,YGG形成了一套根植于gamefi的整体打法,一方面,YGG会参与包括游戏公链、游戏平台、游戏跨链等在内的游戏生态的财务投资,另一方面,YGG会组织其相应的游戏工会参与包括NFT投资、游戏打金等在内的生产活动,形成了其独有的左手资本右手流量的方式。

YGG利用MembershipNFTs(比如YGG Founder's Coin、Guild Badge以及YGG token等)建立治理机制,另外出于安全性考量,YGG建立了一个子DAO来承载特定游戏的资产和活动。子DAO中的资产由YGG金库通过多重签名认证的硬件钱包进行购买、拥有和控制,以确保最大的安全性。

2.BanklessDAO:一种矩阵式架构的探索

组织结构分为两种思路。

  • 一种是适应组织内部生产技术比较复杂、管理工作比较精细的特点,按照职能划分部门,比如财务、生产、设计、监察、人力,缺点是部门横向之间缺乏沟通与协调机制;
  • 另一种思路是更为扁平的、跨职能条线的项目制,因事而建,任务完成后就解散。

如果既有按职能划分的垂直系统,又有按产品(项目)划分的横向关系的结构,称为矩阵组织结构,大体可以描述banklessDAO的组织架构。

BanklessDAO源于Bankless,后者是2019年创立的媒体,最初是一个跟踪加密行业动态的Newsletter,其注册公司叫Bankless LLC。Bankless是在加密社区有相当影响力的媒体,2021年5月,Bankless面向社区发出了启动BanklessDAO的提议。BanklessDAO没有传统商业社会中的法律实体,也完全独立于Bankless媒体运作,和Bankless在业务层面和法律层面都完全没有交叉。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Discord加入BanklessDAO的服务器,并获得浏览绝大部分信息和历史工作文档的权限。而参与协作和会议则需要成为会员,条件是持有35000个$BANK。也专门有一个申请特别通行证的频道,在那个频道里介绍一下自己和感兴趣的方向,就可以很轻松的申请到Guest Pass(7天,之后可以Re-apply),解锁发言和参与协作的各类功能。

BanklessDAO提供了另一个解决横向架构与纵向架构的探索方向,在BanklessDAO内部,有两种组织方式,一个叫Guild,另一种叫Project。

  • Guild(工会):像公司里的一个个小部门,设计部,开发部,法务部,每个部门有自己的成员、不同的特长和职责。每个工会倾向于创造出一些公共产品或方案,而不仅仅满足于作为一个职能部门为其他部门服务。当前共形成了13个公会,分别是写作、财务、翻译、研究、运营、市场、法律、教育、设计、商务开发、开发、视频、数据分析。任何工会的加入渠道都是完全开放的。
  • Project(项目):BanklessDAO的成员在工会的讨论中,又产生了大量的项目想法。其中一部分项目得到了足够多的共识,则从Idea变为Action。有的项目是开发Discord机器人;有的项目是想发起一个区块链指数基金;有的项目是跑去元宇宙里建一个BanklessIsland;还有的项目是更靠近现实的一些商业合作,寻求公会和组织的壮大。

3.基于原语的决策形式:MolochDAO

所谓原语(Primitive),是指用来实现某个特定功能的若干条指令组成的程序段,在执行过程中不可被中断。利用这种“不可中断性”,有利于降低组织内部和外部执行和在必要时强制执行相关的所有成本。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许多项目寻求组织为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开发人员正在尝试新的治理模式和新的自下而上的方法来组织社会和经济活动。Moloch就是这样一种基于区块链的治理模型,它选择将博弈论设计固化在代码技术层面,以协调以太坊项目的Grant,其核心治理具有“Ragequit”机制允许其成员随时选择退出,同时建立投票加权多重签名智能合约,获得与其投票权重相等的托管资金比例。

Moloch协议的核心是提案(Proposal),不需要规定投票最低人数,一旦提案投票通过,智能合约的代码将自动执行,且过程不可中断,唯一的反抗措施来自于“Ragequit”(怒退条款)。如果一个成员对于某个提案的内容不满,而这个提案又获得了通过,在提案被执行的等待期之内,可以通过Ragequit退出DAO(前提是该成员并未给该提案投赞成票)。Ragequit执行的时候,合约会收回该成员的份额,份额对应的以太币会退回给成员,同时成员身份也将会失去。

Moloch协议已经发展出了多个版本,不过2019年初Moloch发布的时候只有一个版本,即MolochV1,一个只有400行代码的协议。执行架构的简单性允许它通过社会共识流畅地出现自然的程序和必然的结果。

MolochDAO是基于MolochV1版本协议发起的第一个DAO。组织目标是通过捐赠推动ETH2.0基础设施的发展。创始人Ameen曾经为Consensys的员工,苦于无人欣赏Moloch的构想而离开Consensys后创立。2019年2月,21个支持者作为创始成员,每个人捐赠了100个ETH(当时ETH价格为100美元),总共20多万美元。V神在两个多月后也决定捐赠1000个ETH。ConsenSys创始人JoesphLubin也捐赠了1000个ETH。据说他们捐赠的项目大部分都失败了,但不影响Moloch协议的伟大。当前在全世界运行的各类DAO约有30%是基于Moloch构建的。

4.基于决策信息的集体价值发现

目前DAO组织的集体决策通常是基于投票的方法,范围投票让每个成员对一个或多个可用选项进行评分,选择具有最高平均值的选项。大多数提案需要超过50%的小组成员的支持。然而,在DAO治理的实际操作中,多数人的胜利隐含了一些未定的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去中心化所有权并不意味着组织中任何人之间的话语权是平等的,一币一票的决策机制实际上是对于复杂的决策体系的一种妥协。应该引入一种更科学合理的权重机制——基于信息的决策。

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认为,现实中人们所获得的资讯、知识与能力都是有限的,所能够考虑的方案也是有限的,未必能作出使得效用最大化的决策。因此决策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信息联系,信息是合理决策的生命线。基于信息决定决策质量的假设,通常认为,当有适当的审议、讨论和对话的时间时,由于共享信息的存在,集体做出的决定也往往比单个人做出的决定更有效。

AladdinDAO就是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网络,通过集体价值发现将加密投资从风险资本家转移到群体智慧。在AladdinDAO,一群被称为AladdinDAOBoule的世界级DeFi专家确定了最有前途的DeFi项目,并使AladdinDAO社区成员能够享受其流动性挖矿计划的回报。AladdinDAO的核心是“Boule委员会”,第一批Boule成员由创世成员推荐,并由DAO选举产生。其他Boule成员80%由第一批猎头提名,20%的Boulemember由社区直接提名,AladdinDAO社区通过去中心化治理流程进行选举。Boule成员通过参与DAO可获得AladdinDAO代币ALD。

AladdinDAO不断筛选吸收优秀的人才,Boule成员投票识别、分析并向社区成员提供优质的DeFi项目,Boule成员在参与过程中也可获得AladdinDAO代币ALD。同时,Boule成员在投票时的决策和奖励挂钩,这一机制旨在鼓励DeFi高手负责任地投票。

通过Boule委员会机制,赋予掌握更多有效信息的社区成员以更高的决策权重,利用激励机制不断回溯策略、促进更好的决策迭代,同时通过激励的方式降低拒真错误与纳伪错误的产生概率——对业绩优异项目投赞成票和对业绩不佳项目投否决票都能获得奖励——建立更好的决策体系。

所有权的代币选择

去中心化的机构体系与决策体系是基于DAO的去中心化所有权体系架构。这代表了会员访问权和对治理决策进行投票的方式。目前的DAO分配所有权有两种主要方式:可替代代币(ERC20)与不可替代代币(NFT)。

一些项目利用其社区的NFT(例如Loot的Lootbags)作为治理权重来对Snapshot进行投票,而多数社区如上文提到的FWB、AlladinDAO等则利用其原生ERC20代币,后者是加密世界领域更常见的方式。两者都有其优点和缺点。使用ERC20的主要优势是它可以更好地引导内部经济的机制。ERC20代币的可替代性比NFT更容易激励贡献者。此外,通过将很大一部分供应分配给国库,从长远来看,它创建了一个更高的杠杆机制来引导资本。

然而,由于同质化代币的特性,代币与代币之间由于可替代性,没有差别,DAO治理时倾向于规定one token one vote,容易产生金权政治或者财阀政治(Plutocracy)的隐忧,控制了大量社会财和大量代币集中的人,往往实际上绑架、控制或者统治了生态,因此人们尝试引入一种名叫“二次方投票”的机制来稀释单个个体对集体决策的影响力。简单来说,二次方投票的规则为,如果第一票的面值为1,则第二票的面值为2,第N票的面值为N,投出N票的成本为1+2+…+N。更理性的办法是让更多人而不是让一个人的更多票给这个项目投票。实际上,二次方投票只是延缓“金权政治”的一种尝试,我们在实践中见到更多的是“多数人暴政”。在此探讨精英主义似乎偏离了我们的主旨,但是这一点尤其值得警惕,不久前Junonetwork通过看上去程序有效的投票方式剥夺了巨鲸的资产,“打土豪分田地”似乎是一场投票权的滥用和民粹的狂欢。另外,对于ERC20,尤其是美国等部分地区的ERC20,在出售与转移中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使用NFT所有权的好处在于通过NFT空投出售会员权利更容易,从而更容易在社区金库中引导资金。NFT的非同质化的性质对NFT的估价并不完全沿用ERC20的市场价格决定体系,同时由于缺少预言机喂价机制,使得很多的贿选(Bribe)套利行为成为了不可能。另外,由于对NFT的内涵与外沿的探索还在很初级的阶段,我们预计未来有可能会基于NFT建立信用(Reputation)体系、链上行为记录并形成社交图谱,同时结合DID(去中心化身份)的推广和普及,可以规避掉one token one vote的缺陷,以建立更好的治理机制。

如POAP是一个以NFT记录链上链下行为的应用,Rabbithole可以记录下你在链上交互的历史产生激励,Showme是一个基于NFT的社交平台,利用NFT记录社交图谱与圈层所属。我们可以畅想,比如一个钱包地址曾经被某项目定义为早期贡献者,另一个钱包地址曾经与相关协议发生过数千次交互,还有一个钱包地址通过持有的NFT证明自己属于BAYC的早期社区成员,对于这些地址,NFT在一定程度上通过链上行为记录刻画了其链下的用户画像,对于这些利用NFT记录下来的数据,社区可以在治理过程中,给与不同的历史行为、链下身份或交互行为以不同的投票权重。

考虑到所有这些,DAO肯定可以在其所有权结构和治理框架中同时利用NFT和ERC20代币;然而,由于DID基础设施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链上信用体系的建立仍在初始阶段,因此ERC20如何与ERC721有机结合还尚未可知,谈这些为时过早。

结语

由完全不同的个人围绕相似的信仰、兴趣、爱好、活动等组织起来,当我们脱去了现实世界给与我们的一切,身份、地位、荣誉、种族、性别,我们只是以“灵魂”或是“想法”的方式去参与世界的瞭望或者改造,我们尝试了社交圈层如FWB;我们发明了另一种意义上的生产组织如YGG;我们建立了开放型公司,如banklessDAO;我们甚至要去月球、要买下宪法、要建高尔夫球场,我们要实现自己对世界的一万种猜想。

真正让DAO与传统组织,如公司、行会、协会等区隔开来的,不是这些细分的组织愿景或者目标,不在于我们对世界有这样那样的畅想或者不切实际的愿望,而是如何在合理的法律框架下,形成与传统世界的有效交互,如何设计Everyone matters的合理决策体系,如何规范其所有权与治理权的新范式——我们处在一个永恒探索者的阶段。

莎士比亚在喜剧《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中有句很美丽的话,叫做The world is my oyste,大概是说:随心所欲,世界是我的舞台。

很难说DAO元年什么时候会来,因为它不同于DeFi爆发、NFT狂潮,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可以复刻、可以跌打的法门,我们对于人、对于合作与对抗、对于世界的探索与改造,一定是一个长期又有趣的过程。

*@Forest_Ventures对每一篇分享的内容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全面了解相关信息,如果对本文内容有任何想法均可联系@Forest_Ventures团队。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is everything.

参考文献:

https://newsletter.banklesshq.com/p/how-to-launch-a-dao?s=r

https://medium.com/@OpenLawOfficial/the-era-of-legally-compliant-daos-491edf88fed0

https://medium.com/openlawofficial/the-lao-a-for-profit-limited-liability-autonomous-organization-9eae89c9669c

https://zhang.mirror.xyz/9sRa2kNDUpkWoQkWw67bJ8PczFyTSX8fotf7JOddxew

http://cardozolawreview.com/wp-content/uploads/2018/07/METJAHIC.39.4.pdf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0kTyCmGPhvZy94F7VWyS-dQ4lsBacR2dUgGTtV98C40/edit#

https://dorahacks.io/zh/blog/guides/shi-yao-shi-er-ci-fang-tou-pia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oup_decision-making#Cognitive_limitations_and_subsequent_error

https://docs.aladdin.club/

https://www.sohu.com/a/378049200_736529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