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一文读懂生态Grant:Web3的天使投资

今天,我们将深入探讨创业者如何利用 Web3「生态 Grant」(用资金激励生态项目),在与风险投资基金交谈之前打造出一个 MVP(最简化可行性产品)。利用多个 Grant 项目的数据,我分析了 Grant 项目是如何设计的,以及创始人如何从中获取价值。

我一直在思考,技术是如何从一个小众用户群体发展为更广泛的用户基数。特别关注的是基于 Grant 的资本如何在 Web3 中促进应用程序的增长中发挥作用。接下来,我们将看看 Grant 资本的重要性和如何运用,以及如何利用它来创造很酷的产品。

在此之前的 30 年里,是政府资助的研究推动了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最初是一个国防研究项目。政府创造了一个环境,吸引足够多的研究人员参与互联网的建设。

上世纪 80 年代,Tim Berners-Lee 为一家政府资助的组织(CERN)撰写了最终成为“全球网络”的第一个提案。像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也是各大名校背景下诞生的。很明显,最终演变为互联网的许多东西,其基本方面都是资本在没有明确 Grant 的情况下被部署的产物,这些资本被用来创造快速利润。

Web3 采用(Adoption)的车轮滚滚向前

Web3 目前还没有从政府投资中直接大规模受益,而是发放 Grant 资金的协议在向 Web3 注入资金。如果你把这些网络或协议看作是民族国家的未来,那么意义非凡。提供 Grant 资金的协议的主张是非常简单的。一个链上部署的应用程序越多,用户数量就越多,因此底层协议本身的使用率也就越高。用户可以登录到一个应用程序的链上,但一旦他们把自己的资产连接起来,他们就可以渗透到该生态中的不同 Dapp 中。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可以联想到 Joel mongro 在6年前的描述的胖协议(Fat Protocol )理论:

“协议的市值总是比构建在其上的应用程序的总价值增长得更快,因为应用层的成功推动了协议层的进一步投机买卖。”

因此,如果你能让更多的开发人员在协议之上构建应用程序,它将最终促使底层协议的价值成比例上升。这个剧本在过去的生态上不断重演。

Consensys 积极帮助开发者找到在以太坊上构建的方法,以太坊因此受益匪浅。Solana、Polygon、Harmony 和 FTM 都有同样的经历。开发人员的参与指标对价格升值的预测非常准确,以至于一些投资者实际上跟踪了在生态中建设的开发人员数量,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投资。

来源:Electric Capital 开发者报告

Web3 系统中每月活跃的开发者只有大约 18000 人,大约 34 万名开发者在 2021 年进入了这个系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但目前只是触及了浅层。如果 Web3 要想在全世界普及,就需要更多的开发人员。

开发者不加入 Web3 的原因各异。MakerDAO 的可持续生态系统扩展核心部门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总结出三个原因:

  1. 三观一致——同道中人终将殊途同归,对于技术和价值的认可将淘汰掉很多人。
  2. 技术深度——围绕 NFT 和交易的大量质疑会阻碍 Web3 作为一个生态系统的技术创新。这些讨论会涉及大量的“点名”,因为谈论这些事情的人有明显的经济动机和利益。
  3. 声誉风险——开发者发现完全过渡到 Web3 是有风险的,因为这个领域存在大量的骗局、黑客攻击和庞氏。导致那些在传统市场上解决 Web3 问题的人才无法完全转型到这个行业。

我在早期支持过的许多 Web3 企业,都是在成长期有意从 Accel 和红杉这样的风投公司筹集资金的,这样他们就可以让来自传统市场的人才相信,他们是一家合法的企业。

其实,像 Polygon 这样的协议已经跨越了鸿沟,进入了公众认知的领域。在国外,我有朋友把自己在 Polygon 公司上班写在 Bumble 或 Tinder 等约会软件上。确实,被“右滑”的次数增加了。

大型基金会注重合法性,并在内部聘请合规专家,帮助投资组合中的初创公司从传统上的岗位上招聘员工。传统风险基金的信号价值开始发挥作用,因为公司扩大规模,并拼命在短时间内招聘人才。规避这种情况的一种方法,就是让系统中的人才能够在无需担心资金的情况下进行建设。

Grant 资金计划可以通过两种方式:

1.他们激励那些希望用资本进入这个领域的人才。这笔钱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开发者、创作者和营销人员与 Web3 项目合作的奖励。

2. 对于那些想要构建 Web3 项目的人来说,它们降低了试验的成本。过去,如果你想要过渡到创建一家公司,你必须说服一群种子轮投资者相信你的能力。

来源:DeepDAO.io

为什么协议要这么做呢?在大多数情况下,协议本身没有明确的利润授权。与风险基金不同,生态基金通常没有外部资本。资金通常来自协议收入或协议原生代币的一部分,这些代币被保留下来作为新人才的资助。

上面来自 DeepDAO 的图表显示了他们跟踪的十大 DAO 资金库。我们很想知道大部分资本被部署在哪里,以及它在不同生态中是如何变化的。Questbook 的团队编译了这些数据并与我们分享。以下是我的分析结果。

不同阶段的生态的 Grant

上图将 Uniswap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如何配置资金进行了分解。Uniswap 也是在以太坊基金会 Grant(拨款)计划的帮助下推出的。到目前为止,Uniswap 部署了近 500 万美元,其中大约一半用于第 6 波 Grant 拨款。

在 Uniswap 协议发展到可以被大量用户采用的规模之前,资助外部项目没有多大意义。直到上两波 Grant 之前,政府都没有将资金用于治理。相反,大多数 Grant 被划分给可用性、工具和 RFP(提案/挑战请求)。

Grant 会给开发者带来连锁效应。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开发者可能并不是在开发一款值得创业的产品。另一方面,他们有特定的技能来构建协议可以使用的工具。因此,与其让他们从风投那里筹集资金,并为赚钱而烦恼,倒不如让用 Grant 赠款计划激励他们去构建那些不能通过美元来扩大规模的产品。

这类工具通常能够解决非常特定于应用程序的问题。例如,它可以用于在 Uniswap 上显示池的历史 APY(年收益),或跟踪 Aave 上资产的贷款利率。这些工具通常对利基社区非常有用,但不一定能从中赚钱。

协议与生态的磨合

拥有风险投资支持的产品的创始人会选择哪个发展方向呢?在我的理解中,解决方法是查看处于拐点的协议。理想的协议应该具有足够的技术优势,能够支持大量的用户,而同时又面临缺乏能够构建应用程序的熟练开发人员的问题。

大多数协议在发展阶段上都会面临这个问题。Solana、Polygon、Avalanche、Near 和 Harmony 都必须启动以开发者为中心的大规模 Grant 项目,目的是找到能够在这些项目上开发大规模应用的开发者。在增加首次 Grant 资金时,开发商必须考虑哪种协议最适合自己,因为每个协议都有活跃的投资者群体。

在 LedgerPrime,我们看到了来自 Solana 的大量 DeFi 应用程序。Avalanche 已经赶上速度,因为它的 EVM 兼容性。另一方面,Polygon 无疑是开发人员构建 B2C 应用程序的首选,因为它们的交易成本相对较低。

我们评估了每个生态的 Grant 数量,了解开发者目前流动的方向。Solana 和 Polygon 没法计算,因为它们的 Grant 是通过多个较小的实体提供的,无法得出确切的数字。Polkadot的 Grant 为 ±300 次,是迄今为止发放的 Grant 最多的。以太坊基金会本身已经完成了接近 ±230 次的 Grant 拨款。(官方的数字接近 300 次,但我们剔除了与学术/研究相关的拨款)。

尽管 Uniswap、Aave 和 Compound 持有数十亿美元资金体量,但它们发放的 Grant 资金数量有所减少。对于希望构建应用程序,然后将其扩展到风险资本支持的项目的创始人来说,从 L1 或 L2 那里筹集 Grant 资金可能仍然是最好的选择。

随着协议的发展,那些运行 Grant 项目的机构有必要采用基于整体堆栈的方法来运行 Grant 项目。开发者可能会依赖于 Grant 来提升自己的技能,部署他们的第一个应用程序,并最终扩展应用程序。资本通常部署在:

  • 用户入门;
  • 开发人员教育;
  • 应用扩展到协议发展的后期阶段。

从结构上讲,大多数生态 Grant 计划都是针对交易流进行优化的。以 Harmony 为例,就是通过部署资金。

Harmony 最近宣布了一项 2 亿美元的 Grant 方案,将在三年内部署资金。它也是当今以太坊上增长最快的 L2s 之一。就成熟度而言,Harmony 就像一个“中年协议”,因为它已经存在了足够长的时间,开始吸引用户使用它的协议,但还没有发展成为像 Solana 这样的主流协议。

Harmony 协议大约三分之一的 Grant 声明将授予 DAO,平均每个 DAO 75 万美元。相比之下,被认定为“合作伙伴”的公司每家将获得近 300 万美元的资金,然而,实际只有 ±16% 的资金将被部署在这些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合作伙伴要么是进行收购,要么是加速发展,然后将资金重新分配给较小的企业。例如,Filecoin 在其成长周期中曾与 Tachyon、Techstars、Faber 和 Longhash 合作。

因为 Harmony 协议可以外包管理交易流程的工作,帮助公司扩大规模或通过专门从事这些工作的第三方公司处理投资者关系。以同样的方式,他们将大约 16% 的资金分配给黑客马拉松,每个黑客马拉松比赛获得 100 万美元。

举办黑客马拉松给协议带来的好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他们发现通过持续数周的全球活动更容易提高开发者的认知度。他们正在通过巨大的奖励激励,从利益相关者那里建立精神上的承诺。

另一方面,他们能够策划一份包含数百个可能构建的应用程序的列表。每一个黑客马拉松产生“赢家”,相应就有多个参与者。如果能够留住开发者,他们便能够创造出非常棒的产品。尽管 Harmony 本身可能只直接投资于极少的交易,但他们构建的 Grant 计划经过优化,将吸引数百名开发者。

聚合理论与 Grant 计划

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我分析了区块链如何在降低信任和验证成本的同时,使全新的市场成为可能。其中的 Grant 就是这个市场的产物。像风险投资和联合投资这样的事情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当创业融资社交平台 Angel.co 是在 2010 年代早期出现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参考模型。

一方面,Web3 中的 Grant 分散在各个项目,提供单一、统一界面的激励措施很难实现。另一方面,与 Grant 相关的数据可以比大多数传统的 Grant 或众筹项目更容易查询和验证。这就是为什么 Gitcoin 的代币现在价值约 7 亿美元。

Questbook 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首先在 2021 年 Q2 为开发者提供了一些经验。大约有 100 个教程是为希望从 Web2 过渡到 Web3 的开发人员制作的。

对于协议来说,挑战在于如何在经过审查的人才基础上找到分销渠道,这些人才基础已经接受过培训,知道如何用他们的技术来参与构建。对于开发者来说,问题在于找到相关的预先融资机会。而 Questbook 则是连接开发者和融资这两者的中介。他们声称到目前为止已经通过他们的 Grant 资金分配工具分发了近 50 万美元。

这件事也存在许多挑战。

首先,协议往往缺乏对资金部署方式和地点的可见性。即使在资本部署完毕的情况下,也很难追踪一家企业在其成长周期内的走势。可能经常会有多个协议向一个企业提供 Grant 的情况。这些 Grant 金额加起来可能与自己的风投融资类似。如今,网络参与者无法清楚地看到谁收到了多少钱。Questbook 通过其易于过滤的界面解决了这一挑战。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框架内,它将使它更容易跟踪通过这些 Grant 项目产生的净值。例如,Uniswap 可能已经单独返还了迄今为止通过以太坊相关 Grant 部署的所有资金。

我认为,在未来几年内,处理 Grant 的申请将成为一种“验证”途径。个人和与他们合作的 DAO 获得的 Grant 数量将成为比学历更好的“证书”。由于这些开发人员的工作可以很容易地在链上得到验证,因此信任问题将减少。

生态 Grant 计划发展方向

生态资金库很可能已经从链上进化成为金融系统中举足轻重的力量。Polygon 进行了价值 7 亿美元以上的并购交易,这提醒我们,企业在行业中的规模已不再由对冲基金和风投掌控。协议所涉及的合作公司很可能会介入,扮演 ICO 在 2017 年无法扮演的角色。当时的观点是,用户会直接投资于应用程序,并见证它们的规模发展。如今,用户(通过资本投资)对协议进行投票,而作为交易的协议则通过生态 Grant 来部署资金。 

这是我最近接触的大多数开发者都没有意识到的一个转变。风险投资基金本身可能不是建立和扩大企业规模的理想方式。根据应用程序的阶段和性质,大约有 120 亿美元可以通过不同的 Grant 投入。这些资本大部分是非分散的,并且是有目标的。所以你可以在仍然拥有大量所有权的情况下,创造出有价值的东西。

生态 Grant 的最终目的是解决传统融资方式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些通常是需要时间和多年承诺的产品。要实现这一点,单个协议的价值必须达到数万亿美元。在撰写本文时,比特币的市值约为 8000 亿美元。我们会从生态 Grant 中看到互联网那样巨大的成果吗?看看我们是否能够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利用生态 Grant 来解决真正的大问题,比如接入互联网、医疗保健和教育,这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