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发币在即?Optimism不得不走的破局之路

上周,Crypto Pragmatist 的创始人Jack Niewold 曾发推透露,他听到一些市场传言称,Arbitrum、Optimism、zkSync 和 Starknet 中或有一方将于下个月发行代币。

这则重磅消息很快就引来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和热烈讨论,对于究竟是哪家项目终于憋不住了,大家也纷纷开启了预言家模式。Odally 星球日报内部当时也曾有过预测,我抱着唱反调的心理押注了 Optimism,没想到如今似乎是要“一语成谶”了。

4 月 20 日早间,Optimism 官方发文《A New Chapter》,文章回顾了该项目过去取得的进展,包括数据成绩以及融资进度等等,而在文章的末尾,Optimism 说了一句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的话——「Optimism 即将开启由‘社区所有权和治理驱动’的新篇章」,在市场的普遍理解下,这就是 Optimism 对于即将到来的代币发行的暗示。

含着金汤匙出生

Optimism 的前身是聚焦于 Plasma 扩容方案的以太坊扩容研究组织 Plasma Group,随着过去几年 Rollup 方案逐渐压过 Plasma 成为了以太坊扩容的主流路线,Plasma Group 于 2020 年初宣布更名为 Optimism,并开始朝着 Optimistic Rollup 的 Layer 2 扩容方向推进。

作为最早选定 rollup 方向的 Layer2 扩容项目之一,Optimism 从方案宣发开始就受到头部资本及 DeFi 协议的集体青睐。

2020 年初,Optimism 从 Paradigm 和 IDEO 处获得了 35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2021 年 2 月,a16z 又领投了 Optimism 25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今年 3 月,Optimism 又以 16.5 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了 1.5 亿美元 B 轮融资,a16z 和 Paradigm 共同领投。

2021 年初,Optimism 开启了其扩容方案的主网软启动(试运行),当时曾得到了 Uniswap、Compound 以及 Synthetix 的深度参与 ,而在夏天正式上线了主网后,Optimism 很快就迎来了 Uniswap v3 的正式部署,成为了后者在以太坊主网之外登陆的首个新生态。

毫不夸张的说,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Optimism 都被视为那个更为符合以太坊上层社区意志的“天选之子”,寄托着许多人对于以太坊扩容的期待。然而,后续的故事发展却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

发展趋向弱势

让我们把时间快进到今天,Defi Llama 数据显示,截至 10:30,Optimism 的锁仓资金总价值“仅”为 4.96 亿美元。

暂且不提实际上也属于同一个竞争维度的 Layer1 公链,仅在 Layer2 项目内做比较,Optimism 的锁仓资金量较另一大 Optimistic Rollup 扩容方案 Arbitrum 的 22.8 亿美元有着数倍的差距,距离 Polygon(42.2 亿美元)这个已并购了多家 Rollup 项目的潜在对手的差距则更为明显。

关于 Optimism 在实际的发展中为何逐渐走向了弱势,市面上已经有了不少宏观层面的解析,在此直接先引用 Footprint 分析师 Alina 的观点(参见《三大原因导致Optimism从被看好到屈居人后》)。该分析师认为,Optimism 的弱势可归结至三个原因:

  • 原因一:Optimism 非 100% EVM 兼容

目前市场上对于扩大交易量的方法是使用图灵的完整编程来兼容链下的 EVM 指令,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在链下执行 solidity 程序。而 Optimism 则是希望通过 OVM 实现在链上智能合约,让智能合约能够接受并执行链下 EVM 兼容指令,从而保证 OVM 字节码可以一一映射到 EVM 上。但这种映射可能只有 20 个左右的字节码,这就导致了 Optimism 无法实现 100% 的 EVM 兼容,开发成本稍微高一些。

  • 原因二:Optimism 的白名单部署机制

阻碍 Optimism 的另一点是只有通过白名单的合约才能被部署,这让很多新项目或是很多中腰部有意愿的项目都望其项背。Optimism 之所以使用白名单,主要是希望建立一个新的防欺诈系统,但绝非易事,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经历。

Odaily星球日报注:该白名单机制已于早些时间正式取消,生态部署已完全开放。

  • 原因三:当前加密社区的“反 VC”文化

Optimism 的发展有着 VC(风险投资)资本的加持烙印,早期就有 Paradigm 和 a16z 为其站台。相比同是 Optimistic Rollup 的 Arbitrum 则更有社区项目的感觉。当下的 “轻微反 VC” 文化的加密社区,显得 Optimism 并不讨喜。

关于 Optimism 的逐渐式微,在这里我想补充一个微观例子,去年春天,我曾采访过某家代币已上线了 Coinbase 的 DeFi 项目的创始人 L,当时该项目正在考虑向 Layer2 生态扩展。

L 向我提到,该项目最终选择了 Arbitrum,放弃了 Optimism,原因是 Arbitrum 会给予项目方更多的支持,他们会主动帮助你解决集成过程中的一切问题,反之 Optimisim 在沟通全程中都很“高冷”,一直都有点儿“爱答不理”的感觉。

这只是从项目方角度看 Optimism 的一个小例子,虽然不具备太大的代表性,但多少也能看出 Optimism 早期所秉持的偏封闭型发展策略,在社区层面并不如更加开放的 Arbitrum 等讨喜。

发币:破局的开端?

随着时间的推移,Layer2 赛道竞争也是日趋激烈,前有 Arbitrum 的数据“碾压”,后有 ZK 双雄的步步紧逼,再加之一些新项目的相继起势(比如 Metis 的 TVL 一度曾超过 Optimism),Optimism 所面临的压力无疑也越来越大。

如果说早期还可以嘴硬两句“项目贵在精而不在多”,那么随着 DeFi 龙头如今纷纷选择了多链部署策略,比如 Uniswap 就也开始了向 Moonbeam 等全新生态的扩张,Optimism 曾经仅有的项目质量优势似乎也已被拉平甚至赶超。

高压之下,Optimism 必然需要思考破局之策,而参考公链、侧链以及部分 Layer2 此前的生态爆发故事,最直接且有效的做法可能就是通过巨额激励来吸引更多用户参与,从而带来更多的资金以及链上活动,进而盘活全局。

那么激励该如何执行?答案自然离不开代币。关于可使用 ETH 的 Layer2 是否需要原生代币,社区此前曾有过多轮讨论,曾经我也觉得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如今站在 Optimism 的立场来看,答案似乎不言而喻了——想要发展生态,就需要激励措施,也就需要原生代币来作为激励媒介(总不能直接拿 ETH 激励吧)。

顺着这个逻辑看下来,发币似乎是 Optimism 不得不走的破局之路。作为四大 Layer2 扩展方案之一,Optimism 从来不缺技术实力,也不缺市场关注,如果能够借此再推一把力,理论上其发展前景还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关于空投的一些预测

龙头项目的发币总是能够点燃羊毛党的情绪。

不出所料的话,Optimism 这次发币(如果真发了的话)也将会有一轮大规模的空投活动,但就我个人来说,当前并太建议大家 fomo 上去疯狂交互。

原因有二,一是作为长期以来一直高挂于“必薅榜”前列的龙头级项目,Optimism 已经被羊毛党们“薅”了一两年了,项目方自然也看得到这些数据,即便是有空投,大概率也会有一些无法预测的筛选机制,甚至可以针对群体操作行为来进行反向筛选,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第二,Optimism 这种历经了数年发展的项目往往都是一路走,一路快照,所以即便是有空投,快照时间也可以选在发币消息传出之前,从而尽量避免投机性交互的进一步放大。

因此,我个人现在不建议大家无视成本地去批量交互,相对而言更建议大家拿常用地址去多玩一玩,跨层也好交易也好,在真实体验 Optimism 的同时撞撞运气不也挺好。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