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Punk 6529:从邓巴数到 NFT 成为全球文化对象的畅想

注:原文作者为知名 NFT KOL Punk 6529,以下由 DeFi 之道编译整理。

我将分享我自己关于如何思考文化对象的框架——6529 COF(文化对象框架)。它不对也不错,像所有的框架一样,它只是一个工具。

让我们从邓巴数‌开始,这是一个概念,即我们只能有大约 150 个稳定的社会关系。研究人员会争论这个数字或机制是否正确,但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

我认为很清楚的是,你不可能有 4945 个稳定的关系。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数字是一个 3 位数的数字,也可能低于 3 位数。即使这不是大脑处理的极限,也肯定是另一种类型的物理极限:时间。

时间永远是不够的。没有人有足够的时间与成千上万的人共度高质量的时光。

以一个非常乐观的角度来看,假设你每天有 12 个小时可以用于各种类型的关系,这意味着每月是 360 个小时。充分利用你所有的社交时间,你可以建立 180 个稳定关系。

这种观点可以有各种变化:你可以有多达 1500 个只限于认识的面孔,你也可以有 10-15 个真正的亲密关系,占用你大部分的时间,等等。这些细节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我们有认知或基于时间的限制。

我建议的 COF 是,文化对象也存在类似的框架。

我们对自己能记住的文化对象有一个限制。我们记得全球的、国家的、社区的、职业的文化对象。而其结果是文化对象成功的分形幂律。

世上有一些全球性的文化对象是地球上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比如可口可乐、美国、蒙娜丽莎、唐纳德 – 特朗普和其他类似的文化对象(品牌、思想、神话、meme)。

在国家文化对象方面,在美国,它们可能包括:超级碗、星条旗、塔可钟、酒桶架(一种饮酒活动)、美国梦、保罗里维尔、“我有一个梦想”。而在当地文化对象上,如在曼哈顿市中心,它们可能包括:“休斯顿南部”(SoHo:纽约苏豪区),Raoul's 的牛排薯条,万圣节游行,Keith Haring,SoHo 的 loft,汤包,奶油奶酪。至于一些与工作(或爱好)有关的文化对象。比如,一名投资银行家可能知道“说谎者的扑克牌”(华尔街上金融家们玩的一种休闲游戏)。而一个摄影师可能知道安塞尔亚当斯和“三分法”。但一个典型的银行家不会知道“三分法”,一个典型的摄影师也不会知道“说谎者的扑克牌”。

有人会反对,这些只是“实物”。

是的,它们可能是实物,但深夜在 SoHo 的 Raoul's 餐厅吃的牛排薯条,既是肉和土豆,也是一种氛围。一块奶油奶酪(奶油奶酪在纽约市的犹太美食中很受欢迎,通常被称为“schmear”)是关于纽约市的一种想法,与 87 克奶油奶酪不同。

我相信每个人的大脑,在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文化对象。但它们不是无限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极限是几千个,或者最多小几万个文化对象。

我认为大多数人如果开始写下他们所能记住的所有文化对象,那么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不会达到数十万。

在任何情况下,它肯定不是无限的。

我很想知道阿克雷里、西安和基特加的文化对象。我也很想知道阿拉斯加捕龙虾的渔民、摩洛哥的制陶工人和斯里兰卡的农民的文化对象。但生命是短暂的,我们被物理学所束缚,我将永远无法了解他们。

所以总结一下,我相信:

  • a) 每个人都知道几千个,最多不超过几万个文化对象(meme)。
  • b) 每个人所知的文化对象(memes)都可分为全球、国家、地方和工作/爱好。

真正的全球文化对象(meme)是“幂律”的赢家,它们的数量非常少,我猜可能只有几十或几百个。

如果一个 meme 能够进入 25%、30%、50% 的世界人口的头脑,那么它就具有巨大的力量和价值。

任何有规模的国家的民族文化对象也相当重要,相当强大。在国家层面上也遵循幂律分布。在较小的范围内,地方/工作/爱好的文化对象也是如此。

你可以把这总结为:文化对象(meme)遵循分形幂律:

  • 幂律 = 胜者为王
  • 分形 = 相同的模式在不同的规模上重复出现

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在玩什么了。

新的媒介,新的分销渠道为新的文化对象(meme)获得牵引力开辟了一个门户。

今天,NFT 领域正在争夺全球幂律的 meme 赢家。哪些收藏品、艺术家、meme 可能进入全球文化对象的万神殿呢?社会建设的战斗是残酷的,而且才刚刚开始。

我的猜测是,有 5 到 50 个基于 NFT 的 meme 将最终进入全球文化对象的万神殿。那些做到的将拥有巨大的力量,但竞争是绝对残酷的。

我们知道我们仍然在“全球空间”玩耍,因为没有严重的国家竞争对手。

法国有 6700 万人口以自己的语言为荣,我想不出有什么大型的 PFP 法语收藏品。但总有一天,会有几十个大型的法国 PFP 系列。

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是一个创造者,你应该做些什么?

要么做大,要么把握重点。别的都不行,特别是,任何半途而废的“全球性”努力都是徒劳的。

“做大”意味着你想成为可口可乐,耐克,你想成为蒙娜丽莎,安迪沃霍尔,你想成为英国女王。这是一个大胆的使命,而我只能祝你好运。99.999% 的收藏品/艺术家在这个使命上都将失败,NGMI。

“做大” 需要将很多事情做得很好:

  • ✅与当前的 vibe 相适应
  • ✅资源
  • ✅执行力
  • ✅对如何利用互联网的网络效应有一定的想法

你可以看到不同的收藏品是如何尝试玩这个的:包括“商业权利”、“CC0”、“实用性”、“伟大艺术”、“团队”、“DAO”、“元宇宙”等等。还没有人真正弄明白,但进化的速度非常之快。

“6529,我只是一个艺术家,我只是想做艺术,我不追求这些事”。

好吧,也许,但每一个启发你的艺术家,他们自己都赢得了一个全球幂律的结果。艺术史上的艺术家们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打败”了 99.99999% 的所有艺术作品。

当然了,你的另一个选择是关注那些仍然完全没有被触及,且存在巨大机会的领域。你不必制造一个全球品牌,就能在影响和经济方面享受超级生活。到目前为止,这个领域在 NFT 中还没有被开发。

这里的关键是,在国家、地方、社区、行业、爱好层面上的成功并不等于在全球层面上失败而获得的二等奖。

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它需要将你的每一部分努力集中在一个更具体、更狭窄的目标上。

举一个愚蠢的例子:

如果你想成为领先的法语 PFP 收藏品,你就用法语制作你的收藏品,让法国有影响力的人加入进来,向法国社区进行宣传。你最好是法国人,那样才能打动人心。

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建议是 — 对于 99% 的艺术家和创作者来说,最好是专注于赢得一个利基市场,而不是做第 489 个全力走向全球的创作者。第 489 个最好的全球项目 NGMI。但总会有几十万个项目去做这些事。

赢得一个利基市场的诀窍是为该利基市场做出完美的东西,即使其他人都讨厌它。

当然,你必须选择一个好的利基,你需要了解这个利基,与它对话。

这仍然很难,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比“全球”更容易做到。

对于专业收藏家来说,理论很容易,执行却很难。从全球/国家/地方/行业的角度来看,谁能在 2025 年、2030 年做到这一点?这主要是一种感觉,但是……业余爱好者应该只买他们喜欢的东西来玩。

战斗才刚刚开始。所有简单的规则都将失败。它将会更难,说实话需要一些运气。能够成功的收藏品将具有难以想象的价值和力量。但大多数都 NGMI。

以上就是我所看到的,这是目前世界上最令人激动的事情,是对管理我们社会的文化对象、神话和 meme 的斗争,也是看看我们是否能将它们设计成更好结果的机会。

一如既往,抓紧生产的 meme!

最后,如果你是第一次掉进这个兔子洞,那么以下有很多关于为什么开放元宇宙很重要的推文‌供你阅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