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鲍威尔全球央行年会“放鹰”,风险资产吓坏了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将继续加息抗击通胀,经济和劳动力市场可能面临一些痛苦,并且不会很快降息,“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实施对增长具有限制性的货币政策”。

作者 | 杜玉,来源 | 华尔街见闻

原标题:鲍威尔“放鹰”:9月加息幅度取决于整体数据,加息至限制性水平后不急着降息

8月26日周五,在备受瞩目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鹰派讲话,再度重申“通胀不歇、加息不止”,并称加息至对经济增长具有限制性的水平后不会急着降息。

这篇题为《货币政策与价格稳定》的演讲短小精悍,仅用10分钟便讲完,主旨是“美联储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将通胀降至2%目标,将强有力运用工具来使供需达到更好的平衡,进而降低通胀。”

在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美联储致力于加息至对经济增长具有限制性的水平,并在这一高位保持一段时间,“历史经验强烈警告我们不要过早放松政策。”

他没有明确点明9月加息的具体规模,但重申“再一次异常大幅度的上调可能适宜”,素来以报道美联储见长的《华尔街日报》称,这为9月连续第三次加息75个基点打开了大门

鲍威尔:7月通胀数据改善不足为奇,通胀形势仍严峻,不会停止加息至限制性水平

鲍威尔称,9月加息幅度将取决于届时的整体经济数据和不断变化的前景,尽管7月CPI和PCE等多项消费者通胀指标均较6月回落,仍徘徊于40年新高且远高于2%的目标。

他还指出,7月通胀数据有所改善,但不足以改变美联储坚持加息的政策路径,因为尚未达到FOMC确信“通胀正在下降”之前需要看到的水平。有分析称,这代表美联储还不相信美国通胀已经见顶。鲍威尔明确表示,美联储不会被一两个月的数据所左右,通胀形势仍严峻

“美国经济显然正在从2021年的历史高增长率放缓,去年受益于疫情诱发衰退后经济的重新开放。我认为,美国经济继续显示出强劲的潜在动力,劳动力市场特别强劲但显然失衡,对工人的需求远超可用供应。通胀远高于2%,高通胀继续在整个经济中蔓延。”

鲍威尔:降低通胀可能需要维持限制性的货币政策一段时间,不赞同市场定价明年降息

他还预警称,尽管美国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的结果,美联储继续加息势必会对经济造成“一些痛苦”。此前连续四次加息了共计225个基点,已达到FOMC委员会6月经济展望报告给出的中性利率水平(2.25%至2.5%区间),但鉴于当前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形式,美联储必须继续加息:

“恢复价格稳定需要一些时间,并且需要强有力地使用我们的工具来使供需达到更好的平衡。降低通胀可能需要持续一段时间内低于趋势的经济增长,劳动力市场很可能会出现一些疲软。

虽然更高的利率、放缓的增长和疲软的劳动力市场条件会降低通胀,它们也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一些痛苦。这些都是降低通胀的不幸代价,但未能恢复价格稳定将意味着更大的痛苦。

我们正在有目的地将货币政策立场调整到足以拉低通胀率至2%的水平。在当前情况下,通胀率远高于2%且劳动力市场极度紧张,达到长期中性利率水平后不应彻底停止加息或暂停加息。

历史经验强烈警告我们不要过早放松政策。FOMC与会官员最新预计,到2023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中值将略低于4%,9月会议发布的经济与利率路径点阵图将更新这些预测。”

由此可见,鲍威尔直接反驳了货币市场对2023年下半年开始降息的定价,反而直言“到明年底基准利率仅略低于4%”。昨日,主办本届杰克逊霍尔年会的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曾称,也许需要加息至超过4%并在这一高位保持一段时间。“鹰王”布拉德支持的基准利率区间上限也为4%。

鲍威尔强调管理通胀预期是关键,重申未来某个时候可以放慢加息步伐,但风险市场吓坏了

鲍威尔在演讲后半部分重点介绍了美联储1980年代对抗高通胀的三个教训,并称,如果要规避大举加息令经济陷入衰退才能压低通胀的历史经验,管理通胀预期至关重要。

他强调,美联储实现价格稳定的责任“是无条件的”,美联储将缓和总需求,以令其更好地与供应保持一致,进而拉低通胀,“我们致力于完成这项工作,必须坚持下去,直到工作完成。”

他称,当前的一个特殊风险在于,高通胀持续的时间越长,对通胀将继续上升的预期变得根深蒂固的可能性就越大,最坏的结果是像1970年代美国大通胀时期那样,形成通胀与公众预期之间的恶性自我实现。尽管当前基于调查和市场的长期通胀预期似乎仍良好锚定,鉴于高通胀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通胀预期脱锚的风险也增大了:

“正如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在1979年大通胀高峰时所说的:通胀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我实现的,因此,为了恢复更稳定和更具生产力的经济,一部分工作是必须打破通胀预期的控制。”

鲍威尔指出,1980年代初,沃尔克领导的美联储确实成功抗击了高通胀,但代价是此前15年多次尝试降低通胀率没有成功,最终需要用长期且非常具有限制性的货币政策来遏制通胀,“我们的目标是通过立即采取行动来避免这种结果”。

不难看出,鲍威尔此言似乎是在合理化将大幅加息“前置化”(front-load)的决策,希望借此在打压通胀的同时实现经济“软着陆”。他还暗示,美联储在1970年代未能采取有力行动,导致高通胀预期持续存在,最终不得不在1980年代初猛烈加息,反而将美国经济拖入衰退。

值得注意的是,他今日依旧提到:“在某个时候,随着货币政策立场进一步收紧,放慢加息步伐可能会变得合适。”这番言论曾让市场以为美联储即将“鸽派转向”。奥本海默分析师Alon Rosin称,这篇杰克逊霍尔年会的讲稿毫无新意,市场昨日就已经消化了这样的预期。

但鹰派发言还是令周五的金融市场风险情绪迅速降温,道指闻讯在盘初跌超200点,纳指跌幅扩大至1%。随后美股一度跌幅砍半,但随即重新扩大,到讲话结束的一个半小时,道指跌近570点或跌1.7%,标普500指数、纳指和罗素小盘股均跌超2%,纳指跌超320点且跌幅最深。

反应加息预期的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日内转涨,最高涨近8个基点至3.45%,再创6月中旬以来的两个多月新高,并接近当时所创的多年高位,各期限美债收益率齐涨。

美元指数止跌转涨,重新迈向二十年高位,现货黄金日内最深跌超24美元或跌1.4%,直接跌破1750和1740美元两道整数位。

期货市场对美联储9月加息75个基点的押注从鲍威尔讲话前的越45%,一举升至超过60%。本周前期,对9月加息75个基点和加息50个基点的市场押注原本还势均力敌。

原文链接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