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DigiDaigaku:从Freemint启动涨至5000倍,“Free to Own”能否把Web3游戏带入新范式?

DigiDaigaku背后母团队Limit break 团队开创了免费游戏的先河——经过多年对加密的研究——他们将游戏的未来视为 Free to Own。

原文:《Gabe Leydon’s Limit Break has $200M to make a new kind of blockchain game》by Dean Takahashi

编译:深潮 TechFlow

Gabe Leydon 曾经工作的公司——Machine Zone 是免费手机游戏的先驱,该公司在 2020 年以 6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AppLovin,现在他回到了 Limit Break,这是一家区块链游戏公司,最近获得了 2 亿美元的融资。

Leydon 于 2018 年离开 Machine Zone,开始探索加密货币技术。他最初的尝试并没有成功,但在 2021 年 8 月,他与 Machine Zone 的联合创始人 Halbert Nakagawa 合作,创建了一款基于区块链的新型商业模式的游戏,被称为“Free to Own(免费拥有)”。

Leydon 在接受 GamesBeat 采访时说:“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将用我称之为‘Free to Own’游戏的东西来取代‘Free to Play’的游戏。

这句话的影响十分巨大,因为免费游戏已经成为游戏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每年将产生 1200 亿美元的收入,占所有游戏收入的一半以上。免费游戏在亚洲最先以在线 PC 游戏的形式普及,之后随着社交和手机游戏风靡全球,免费游戏的覆盖面扩大到了数十亿人。

这也是 Leydon 他们所做工作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希望通过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不可替代代币(NFT),利用区块链数字账本来验证独特的数字项目,最终达成“Free to Own”。与其他游戏公司在推出游戏前预售 NFT 的模式不同,Limit Break 把 NFT 直接赠送给粉丝。Leydon 称之为“免费 Mint 游戏”

Leydon 认为,这将避免公司先销售 NFT,然后无法交付游戏的欺骗行为。相反,通过赠送 NFT,Leydon 相信他可以把粉丝变成即将到来的游戏的最佳代言人,游戏将会在粉丝们之间病毒式传播。对于粉丝来说,从零开始创造价值吸引人的,这也让 Leydon 相信该模式将淘汰免费游戏和 NFT 预售。

粉丝们可以在 OpenSea 等 NFT 市场上自由出售他们的物品。如果 NFT 的价格上涨,那么 Limit Break 就可以和粉丝一起出售自己的 NFT。这样我们便可以产生收入,Leydon说。

Leydon还没有分享他的完整计划,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复制他。但如果他的愿景成功的话,就会引领一个新的时代。这是 Leydon 去年能够为 Limit Break 筹集 2 亿美元的原因。这些投资者包括 Buckley Ventures,该公司由 Mino Games 创始人 Josh Buckley 领导。其他投资者包括 Paradigm、FTX、CoinBase Ventures、Shervin Pishevar、Anthos Capital、SV Angel 和 Standard Crypto。

Leydon 表示:“我们拥有完美的合作伙伴、完美的投资者和完美的团队,能够将游戏行业带入一个新的时代。一些投资者此前还曾支持过 Machine Zone,例如 Pishevar 和 Anthos Capital。”

Web3 游戏拥有巨大的潜力,但仍然被误解,特别是在游戏领域。Paradigm 很高兴能够支持 Limitbreak 以帮助实现这一愿景。”Paradigm 的联合创始人 Matt Huang 在给 GamesBeat 的电子邮件中说:“Gabe、Hal 和团队的其他成员都是真正值得深交的思想家,他们对 Web3 游戏的潜力有着独特的见解。他们在手机游戏领域的荣誉不言自明,我们相信他们会在 Web3 上取得类似的成绩。”

在给 GamesBeat 的电子邮件中,Buckley 补充道,“Gabe 是世界上最好的游戏设计师和营销人员之一,他和 Hal 帮助塑造了今天的移动游戏产业,开创了新的设计和营销技术,影响了整整一代的开发者。今天有超过 25 亿的手机游戏玩家,Limit Break 有机会将他们嵌入到加密中。我很高兴能在这一轮投资支持 Gabe 和 Hal 建立 Limit Break。。”

Standard Crypto 的 Alok Vasudev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加密游戏上,寻找最好的创意和团队。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加密游戏的知识并证明了很多东西。但我们需要建立的桥梁是更好的设计……不仅仅是围绕游戏,而是围绕商业模式。这就是没有人能接近 Gabe、Hal 和 Limit Break 的地方。”

他还补充说,“他们已经是传奇游戏企业家了。Limit Break 团队开创了免费游戏的先河——经过多年对加密的研究——他们将游戏的未来视为 Free to Own。他们已经证明有能力采取非正统的方法,因为他们很擅长心理学和社会学,他们对如何设计游戏能够吸引玩家有更深层次的看法。”

Vasudev 表示,毫无疑问,游戏的未来将包含加密货币

Vasudev 说:“因为加密技术让每个人——创造者、爱好者、普通玩家——从应用商店的双头垄断中解放出来。”“Crypto转变了游戏创作者的经济潜力,同时将游戏爱好者从消费者转变为他们所控制的数字资产的所有者,这将激励和促进前所未有的创新。整个新的经济和自我表达的空间将围绕加密游戏创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加密游戏公司将成为科技和媒体领域最大的公司之一,我们认为 Limit Break 将成为其中之一。”

本月早些时候,Limit Break 在 OpenSea 上以 DigiDaigaku 收藏的名义送出了第一批 NFT。这些动漫风格的年轻女性角色的 NFT 在市场上的售价约为 4 ETH。对于玩家来说,这就是从零产生价值。

这对 Leydon 来说是令人兴奋的事情。Leydon 在 2008 年与人合作创建了 Addmired 公司,开发社交应用。2009 年,随着 iPhone 的兴起,他将目光转向了免费手机游戏。Leydon 在新游戏、实时消息传递技术和聊天翻译平台上投入巨资,帮助公司的手机游戏走红。

2012 年,Machine Zone 推出了 Game of War:Fire Age,作为手机上的即时战略游戏。该公司随后推出了 Mobile Strike 和 Final Fantasy XV:A New Empire。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从 2014 年到 2018 年,这些游戏创造了超过 45 亿美元的收入。

Leydon 对他公司的实时消息传递技术非常着迷,以至于他将其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称为 Satori。据报道,与董事会争论要强调哪些业务导致了 Leydon 的离开,在他离开 Machine Zone 后,他再次进入游戏领域( Leydon 拒绝说他为什么离开)。与此同时,Machine Zone——简称 MZ——在 2020 年被 AppLovin 以 6 亿美元收购。

Leydon说,他休息了很长时间,然后在 2021 年重新开始创业,当时每个人都在谈论 NFT 和 SkyMavis’Axie Infinity 的成功,该游戏推广了 P2E 模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不得不花钱提前获得角色,需要花费数百美元。他们可以提升这些角色的等级,让它们变得更有价值,并出售它们以获取利润,这给加密货币和 NFT 带来了炒作,使 Sky Mavis 在 2021 年 10 月以 3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 1.52 亿美元。

但当 Leydon 和其他人一起思考时,他发现了这个模型缺陷。许多 Axie Infinity 的“学者”都在借钱——通常是从 Yield Guild Games 等公会那里借角色来玩游戏,一旦角色变得更有价值,他们都会有动力卖掉他们的角色。 起初,它确实产生了奇迹,菲律宾农村的贫困玩家在一个月内的最低工资相比于从前增加了好几倍。

新玩家购买了角色,但随着新玩家的减少,购买者变得稀缺,经济像庞氏骗局一样陷入困境,NFT 价格暴跌。像这样结构的“P2E”游戏就陷入了困境,特别是在加密和 NFT 的“冬天”

根据 Leydon 的说法,少数取得一定成功的“P2E”游戏会随着市场崩溃,不可避免地抛售越来越不值钱的代币。

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Leydon 提出了“Free to Own”模型,即他的公司铸造 NFT 并免费赠送。由于他们从零开始,而不用花钱,玩家不会立即赚回他们的钱,他们可以长时间地为游戏宣传。

公司的名字灵感来自于最终幻想系列等 RPG 游戏中普及的“Limit Break”战斗序列。Leydon 在 1990 年代以游戏测试员的身份进入游戏行业,并围绕他对交互式 Web 3 游戏的愿景建立了 Limit Break,并试图填补这个新兴领域的主要空白。

“人们将 Web 3 游戏视为未来的必然”Leydon 说,“但这也需要人们正确地设计和建造它。“

自 8 月 9 日以来,他的第一个 NFT 已经出现,Leydon 愿意谈论这个想法,他相信其他人会效仿。 公司已发展到 50 人,其中约 80% 是前 Machine Zone 员工。 该团队是远程分布的,其中一些在 Utah。

Leydon 说,“在免费游戏模式下,开发者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是盲目的,他们不知道人们会做什么,只能期待着玩家们的消费。”

相比之下的 Free to Own 模式,Leydon 说,“开发者已经让一些人成为了游戏的粉丝,并拥有游戏价值的一部分。他们在游戏发行前就成为了游戏的拥护者,他们都希望游戏能够成功,因为他们拥有这些资产。”

Leydon 说,这种模式的简单性是公司能够筹集到如此多资金的原因之一。

Leydon 还说:“Free to Own 的 Web3 游戏会挤压免费游戏的生存空间。免费游戏是免费下载游戏的一堆虚拟物品,你本质上不能拥有,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正在彻底重塑游戏行业。

当被问到开发人员如何赚钱时,Leydon 表示,他们会为自己保留一定比例的数字产品,然后以市场价格出售。新玩家可以从早期玩家或公司购买。Leydon 还表示,初始 NFT 资产可以成为“未来资产的工厂”,这意味着它们可以用来生成更多的 NFT。

"游戏开发者在最后仍然控制着游戏经济,"Leydon 说。"但玩家群体和公司之间有了更多的一致性。"

西方的游戏玩家依然觉得 NFT 是骗局,Leydo 认为他们错了,就像他们对免费游戏的看法一样。但他确实看到了赢得他们信任的必要性,这就是为什么他游戏是免费 Mint 的原因之一。

我们是一个非常认真的组织,想要成为这一领域的赢家,所以我把它看作是 Facebook 和 iPhone 的开始,”Leydon 说。

Leydon 并没有说他打算怎么做,但他说目的是再次成为移动领域的第一。 他表示,他已经从 Machine Zone 中吸取了教训,这次他不会那么快扩张。

至于游戏,Leydon 表示将在近期公布。Leydon 说他很兴奋,感觉区块链游戏就像是移动端免费游戏的开始。 虽然角色是可爱的动漫女性,但 Leydon 表示这不是“女朋友”养成游戏(毕竟该团队以制作大型多人在线游戏而闻名)。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