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Defi-NFT

聘请律所长期起诉竞对?了解Avalanche恶性竞争丑闻始末

这次黑幕事件甚至牵连到了币安创始人赵长鹏

作者:Azuma
原文:《黑幕被曝:Avalanche恶性竞争丑闻始末》

8 月 26 日,Crypto Leaks 长文爆料了一起关于 Ava Labs( Avalanche 开发公司)的“惊天大瓜”。

Crypto Leaks 称,数年前 Ava Labs 曾和一家名为 Roche Freedman 的美国律师事务所达成一项秘密合作协议 ——Ava Labs 向 Roche Freedman 支付了大量 Ava Labs 股权和 AVAX 代币(现价值数亿美元),反之 Roche Freedman 则会帮助 Ava Labs 向 Binance、 Solana Labs 和 DFINITY Foundation 等竞争对手发起恶意诉讼,并利用法律来帮助首席执行官 Emin Gün Sirer 来处理一些个人恩怨。

文中,Crypto Leaks 附带贴出了大量看起来拍摄角度并不太正常的视频资料(但 Crypto Leaks 强调所有视频证据均适用于法律规则),视频内为 Roche Freedman 的创始合伙人 Kyle Roche 与他人的谈话内容。这些出自 Kyle 口中的“一手资料”进一步佐证了 Crypto Leaks 的爆料。

简单梳理下整个事件。

2019 年 8 月,刚刚成立的 Roche Freedman 搬入了一家联合办公空间,在那里 Kyle 结识了 Ava Labs 及 Emin Gün Sirer。

随后,Roche Freedman 与 Ava Labs 达成了上述秘密协议,并获得了来自 Ava Labs 的巨额佣金(股票 + 代币)。据 Kyle 在视频中透露,他是除了 a16z 之外第一个获得 Ava Labs 股票的人,持股及持币比例大约在 1% 左右,当前合计价值高达数亿美元。

需要强调的是,由于交易并未选择现金这一正常的法律服务支付渠道,所以这完全是一场见不得光的“地下交易”,此外股票和代币的金融属性(可以升值)也将 Roche Freedman 与 Ava Labs 紧紧绑在了同一条船上。

作为交换,Roche Freedman 采用了一些被 Kyle 亲口承认为“并不是律师正常做法”的特殊策略,向一些对 Avalanche 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的项目相关实体发起恶意诉讼,比如前文提到的 Binance、Solana Labs 和 DFINITY Foundation 等等。数月之前,Kyle 曾表示 Roche Freedman 正在执行超过 25 项集体诉讼。

通过 Roche Freedman 的法律攻击,Ava Labs 于三个层面间接实现了获利。

一是“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基于被称为“discovery”的特殊法律程序,提及诉讼的一方有权要求访问被诉讼一方的一些核心商业信息,比如秘密账户、投资者名单、合作协议合同、工资单、社交媒体通信等等,因此有理由怀疑 Ava Labs 借助 Roche Freedman 掌握了许多竞争对手的机密数据。

二是直接对竞争对手构成打击。法律诉讼一方面会对其他竞争项目造成严峻的声誉影响,另一方面也会严重分散其工作精神,一旦败诉甚至还要面临高额的罚金压力。

三是转移监管机构的注意力。就此,Kyle 在视频中得意的指出,Avalanche 之所以至今未被诉讼,正是得益于他的努力,因为他会确保 SEC 和 CFTC 永远都有更值得关注的东西。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捕捉到 Kyle 的志得意满(毕竟赚了好几亿美元)。他声称自己是世界上 Top 10 级别的加密专家,因为自己起诉过市场中一半的项目;他声称法庭陪审团是10 个“白痴”,自己可以轻轻松松地把他们耍的团团转;当然了,“白痴”这个称号并不专属于陪审团,也属于那些帮助了 Roche Freedman 提交了诉讼的原告们——成千上万的亏损投资者。

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Kyle 甚至还想过利用自己的“长处”在 Web3 世界里创点儿业。Crypto Leaks 披露称,Kyle 和 Gün 计划在 Avalanche 链上做一个叫作“首次诉讼发行(ILO)”的新产品。通过该产品,像 Kyle 这样的律师将能够提出集体诉讼,投资者则可通过购买代币来为拟议的诉讼提供资金,以分享通过庭外和解和胜诉获得的潜在收益……

毫无意外,Crypto Leaks 这一“惊天大瓜”的披露很快就在整个加密货币世界内引发了轩然大波,多方涉事者也已对事件作出了回应。

Gün 本人就此回应称 Ava Labs 没有对竞争对手进行恶意攻击。“我们绝不会从事这些谋私利的视频和煽动性文章中声称的非法、不道德和完全错误的行为。我们的技术和团队不言自明。”

赵长鹏也回应称,不确定 Ava Labs 与 Roche Freedman 合作进行恶意竞争的视频和消息是否属实,并补充表示 Binance 甚至不是 Ava Labs 的竞争对手。这句回应细细想来很有意思,CZ 到底是想说交易所和公链并不一样呢?还是想说 Avalanche 对 BSC 不构成威胁呢?这就见仁见智了。

需要澄清的是,截至当前所披露的内容仅是 Crypto Leaks 的一家之言,所谓证据也仅是 Kyle 的单方面陈述,因此该事件究竟是真是假,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到底是真的多还是假的多等等仍有待考证。

但不得不承认,Crypto Leaks 的这一次爆料为我们揭开了加密世界竞争的另一面。此前,市场更多关注的是各家项目在水面之上的竞争,比如技术路线、生态数据、营销声望等等,但却忽视了水面之下商业竞争的复杂程度。虽然项目本身可以标榜为“技术中立”,但对于和项目发展有着高度利益绑定的商业实体来说,他们有着充分的动机去明里暗里地采取各种手段,助推自己的项目增值。除了这次Ava Labs 的风波外,不久前市场也有过关于头部交易所 FTX 的恶意营销传闻。

而造成这种情况接连发生的原因,抛开微观层面的具体动机不说,宏观来看或许也是因为市场周期使然,我们相信 Crypto 必然会是一个长期的增量市场,但随着大盘的持续下行和外部资金流入的阶段性放缓,市场短期内进入了一个相对性的存量博弈阶段,这时项目方的竞争策略势必会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阶段有所不同,相对之间的“敌意”也会增加三分。

不过,站在从业者的立场上,我们仍然希望项目方能够选择更良性的竞争路线。Web3 的种子仍然很稚嫩,那些真正在为行业带来创新的项目不应该夭折于蓄意的中伤之下,对于监管的愚弄也很容易招来致命的反噬,下“脏手”或许能够换来一时的“独赢”,但最终更有可能会迎来“共输”的结局。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