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CZ介绍“谁是陈光英”以及当下最大挑战

吴说获悉,CZ 发文介绍外界一直传闻中的“陈光英女士”:2010 年第一次认识陈光英,她在我朋友的酒铺工作。她后来在一家大型商业银行担任服务经理,负责管理后台(人力资源/财务/行政)。 2015年我创办必捷科技的时候开始让她为我管理后台。由于中国对外国人的限制性法律,让她充当法人。目前陈光英在币安负责管理行政与(财务)结算等业务。CZ 文章还表示他父母是中科大老师,12岁移民加拿大,他强调他是加拿大公民。Binance 的执行团队现在更多地由欧美人主导。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所有的离岸交易所再中国被认为是违法的;但西方却把币安描绘为一家中国公司。

部分内容如下:

1989年8月6日,我和母亲离开中国,移居千里之外的加拿大。我当时 12 岁。 我的父母是老师/教授。我们当时住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校园里,这是中国排名前四的大学之一。通常需要四年时间才能拿到护照,如果幸运的话,还要再花2-3年才能拿到加拿大签证。但加拿大大使馆开门见山,很快就给了我们签证。我记得加拿大大使馆外的队伍排了三天。我们不得不在晚上轮班以保持我们在队列中的位置。 

我在温哥华度过了青少年时期最好的时光,然后去了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上大学。之后,我在东京和纽约(彭博社)工作了几年。 2005年,网络科技行业开始在中国爆发,所以我和其他五位外籍人士一起去上海创办了一家IT初创公司;两个美国人,两个英国人,一个日本人,还有我,一个加拿大人。该公司被指定为“外商独资企业”(WOFE),因为我们都不是中国公民。 这一点是一个需要克服的相当大的商业障碍。当我经济稳定到可以在上海购买公寓时,由于我是外国人,我不得不多缴 25% 的税。是的,我在 2014 年为了购买比特币而卖掉了公寓。 如果没有这笔费用,我今天可以多拥有 25% 的比特币。 

在 2005 年到 2015 年间,我尝试建立几个不同的初创项目,然后最终涉足加密领域。在我了解自己的热情之前,我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希望建立一家成功的初创公司。 

在币安的两年前,我创办了一家名为 Bijie Tech 的公司,为其他交易所提供交易所即服务平台。我们有 30 个客户加入,生意很好。它们主要是艺术品和邮票、棒球卡等物品的交换。 不幸的是,2017 年 3 月,中国政府关闭了所有此类交易所。我们所有的客户都倒闭了。后来,币安的想法开始形成。这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即更简化的加密交换可以在不牺牲有用功能的情况下提供更顺畅的用户体验。 

我从 Bijie 团队中带了不少人来到币安,我们一起在 2017 年 7 月 14 日推出了币安。然而,仅仅一个半月后,在 Binance 还没有建立起来之前,我们就面临了第一次重大中断。 2017 年 9 月 4 日,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份备忘录,指出不允许加密货币交易所在中国运营。 此时,我们的大部分员工都离开了中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再次被迫离开中国——大约是在我父母和我姐姐一起逃亡大约 30 年后。

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陈光英是谁呢? 上周,一位前《华盛顿邮报》记者在 Twitter 上向我们的一位高管发送了一条推文。他们出其不意地问道:“陈光英是谁?” 

2010 年,我第一次认识陈光英(Heina),当时她在我朋友的酒铺工作。她后来在一家大型商业银行担任服务经理,同时负责管理后台(人力资源/财务/行政)。2015年,我创办必捷科技的时候,我让光英为我工作。我们让她管理后台,因为早期的团队主要是工程师。由于中国对外国人(如我,加拿大公民)的限制性法律,让中国公民作为列出的法定代表人要容易得多。 

如今她是一个欧洲国家的护照持有者,她与家人过着相对平静的生活。随着我们过去五年的发展,许多原来的员工和创始人在组织中担任了新的角色。光英目前负责该组织的行政和结算团队。 

币安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我们(以及所有其他离岸交易所)在中国被指定为违法实体。与此同时,我们在西方的反对派却把我们描绘成一家“中国公司”。 这显然不是真的。 我最喜欢的是那些特意强调我是“华裔加拿大首席执行官”或者更好的是“出生在中国,在加拿大接受教育”。 我是加拿大公民。 

阅读原文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