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香帅中国财富报告2022》博弈未来:比特币、美元和黄金

《香帅中国财富报告2022》博弈未来:比特币、美元和黄金插图

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三天,我要跟你讲讲今年表现超好的“新资产”:碳中和、绿色金融,当然,还有生猛的年轻投资者最爱的比特币、狗狗币。今年,我们团队也在这块内容上花了更多时间,因为既然置身于数字货币的“风暴”中,那就必须去探索这个风暴的来源。

我给今天要讲的课程取了个名字,叫《博弈未来:比特币、美元和黄金》。

2021年11月末,比特币收在57000美元左右的高度。尽管这一年过得跌宕起伏,但是一年看下来,比特币跟今年年初比上涨1倍,跟20年年初比上涨8倍。相比起来,美元和黄金的走势就真的不咋样:黄金今年持续在1800美元/盎司左右震荡,12月10号较年初下跌8%。

美元指数从去年开始就因为天量放水持续走弱,到今年11月美联储开始缩减购债规模才逐渐回调。

这些价格的波动之间有关系吗?为什么将他们放在一起呢,又为什么要用一个“博弈未来”的帽子呢?

黄金,美元,比特币:三个时代的信仰博弈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三者中间的共性是什么?比特币、黄金和美元——对,货币属性。货币到底是什么?教科书告诉我们,货币是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和贮藏手段。

但你意识到没有?这些其实都是货币的功能。这些功能怎么能实现?需要先被普遍接受、认同。所以,货币的本质是信仰共识。

这也是奥地利学派祖师卡尔·门格尔说的,货币的本质就是社会信仰共识。而且你发现没,维护这种共识还需要一套强秩序。

好,这就顺理成章了,人类文明历史上,最具有广泛共识的是宗教,能施加强秩序的广泛共识则是拥有暴力机器的国家。所以,历史上的货币体系都是以国家信用(或者说“王的信用”)为基础的。从贝壳到布匹,再到黄金、纸币、英镑、美元、人民币,都是这样的。

1999年,那时候数字时代的雏形刚出现,现代货币主义理论的奠基人米尔顿·弗里德曼曾模糊地描述了未来货币的形态,他说:

“一种现在不存在,但即将被开发的东西,是可信电子货币。在网上你可以从A转账给B,但是A和B相互之间谁都不知道谁”。

当时谁都不知道弗里德曼讲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接下来的10年,移动互联网技术、通信技术、密码技术、分布式技术纷纷成熟——比特币出现了。

它有两个特征:第一,它的信仰是关于技术的,数字技术,加密技术等等;第二,它是一种脱离国家信用的私人发行货币。

现在大家知道了弗里德曼说的其实是“数字货币”,而比特币是目前数字货币世界的头部玩家。

不过,当这个数字货币只是极少数人在极少数场景下的“信仰共识”的时候,它和游戏币,甚至大学食堂饭菜票其实也没有什么本质差异。但是,假如这个“信仰共识”的基础越来越大,大到一定规模后,它和现行的主权信用货币之间就会产生张力。

虽然比特币火了好几年了,但直到2020年美国大放水之前(2019年底),比特币总市值也就0.134万亿美元,美元(用M2衡量)是15.4万亿,量级上差异太大。但是从2020年初到现在,比特币市值涨了8倍,还带动其他私人数字货币市值疯涨。

这意味着,我们这个“低利率+社交媒体”的时代,私人发行数字货币的“信仰共识”,其形成速度有点远超预期,所以,和现行货币的摩擦和竞争已经开始出现了。

说到这里,你可能就明白标题里“博弈”这个词的意思了。

黄金、美元、比特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跟时代紧密相连的社会信仰共识。黄金是实物货币时代的信仰与共识,美元是信用货币时代的信仰与共识。一般来说,当美元信用出现问题时候,黄金作为旧世界的货币信仰共识,价格就会上涨,提供某种对冲。比如2008年,美国放水后黄金价格上涨,比如911恐怖袭击后黄金价格也快速上行。

美元和黄金,这两者都有广泛的共识基础,黄金有长久的历史传统,美元作为现行的世界货币,背后有强大的国家力量支撑其信仰,维持秩序。

比特币v.s美元:信用锚之争

比特币,或许将是在数字货币时代的“史前期”开始萌芽的信仰和共识。2020年之后,比特币信仰共识的形成速度明显加快,对美元产生了影响。

2021年的9月发生了件事情,南美小国萨尔瓦多,宣布比特币取代美元成为本国的法定货币。这件事情本身不大,但释放的信号有点强。

萨瓦尔多在2000年代初是因为严重的通货膨胀,所以放弃了本国货币体系改用美元。这次居然弃美元选比特币,意味着美元作为“世界信用之锚”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这个挑战跟2020年的美国大放水有关。第4讲和第5讲里我讲过,2021年,美国出现了消失30年的高通胀现象。而比特币的故事是这样讲的,“国家控制央行,天然有滥发钞票的冲动,掠夺我们人民的财富”,所以我们要“去中心化”和“隐私保护”。

从2020年美元天量放水到2021年狂飙的通胀,这些都为数字加密货币们的反抗故事提供了证据。

我在文稿给你提供了一张图,你可以清楚地看见比特币过去两年上行的逻辑:2020年美联储大放水,比特币交易的是“美元疲软”逻辑;2021年美国严重通胀,比特币交易的是“对冲通胀”的逻辑。

《香帅中国财富报告2022》博弈未来:比特币、美元和黄金插图1

另外,这个故事的流行还有一个特殊的催化剂,就是去年财富报告里讲过的,社交媒体时代,这种货币“信仰共识”的形成和崩塌都会更快、更猛烈。2021年,数字加密货币的信仰共识就是有这样一种正“反身性”。

所以在这两年,比特币的狂涨(当然也包括其他数字加密货币的暴涨),其实是和以美元为锚的主权信用货币的一次博弈。之前非常弱小的新势力,借助这个时间窗口的疫情、美元的放水和通胀,获得了一次博弈的机会。

博弈的结局?我不知道。

在今年的书里我用这么一句话做了总结,叫做“向着未知的世界去远行”。未知和远行是这个博弈的关键词。但是,回到更具体的近期,比如说2022,或者可见的未来数年,我能判断的是,这些私人发行的数字加密货币,其所谓的信仰共识的形成,尽管迅猛,但是也脆弱。

第一,他们要抵抗的是主权国家信用,从目前看,两者力量对比悬殊。

各国政府对非主权数字货币各个环节的一丁点地收紧,都足以让币圈崩盘。比如说11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的,对非主权数字货币的税收法规;比如,12月美联储鲍威尔的鹰派言论,就让比特币从高点下跌了25%。

更重要的是,各国央行也在加速研发自己的数字货币。2021年7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轻描淡写地评论了一句:“如果美国有自己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将毫无用处,最终会消失”。在可见的未来,这不是威胁,是一个事实陈述。

其二,数字加密货币投资的逻辑有内在矛盾。这是我们团队李惠旋博士的原话,

“如果比特币成为通用货币,币值必须稳定,否则无法完成货币功能,但如果币值稳定,那么就会丧失投资价值”。

比特币v.s黄金:新老避险和抗通胀工具

好,说完了比特币和美元,接下来开始说到“乱世黄金”。

在美元信用货币时代,无论是出现战争、经济危机,还是通胀,黄金总是因为其独立于主权国家的信用属性,成为避险和抗通胀的工具。越是风险大的时刻,拿黄金就越是最佳选择。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黄金走出了4年增长200%的慢牛行情。

2020年,全球疫情动荡,货币放水成灾,黄金走出历史行情。而到了2021年,货币放水的后果显现,全球通胀,但黄金的表现并不好,原因在哪里?

首先,因为比特币在2021年取代黄金充当了“对抗通胀”的工具。

比特币被称为“数字黄金”,两者有类似之处,比如独立于国家信用存在,比如供应有上限(虽然这点值得商榷)。2020年比特币的直线式上升,年轻一代对数字资产的偏好,都使得大量资金涌入数字货币领域。2021年新进入资金大约是1万亿美元,确实大量稀释了本可能涌入黄金的资金。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2021年虽然通胀,但是全球的政治格局和市场都是岁月静好的,大家在搞经济复苏,也来不及斗争。

就像第6讲说的,放水之后资本市场持续上涨,所以衡量市场恐慌情绪的VIX指数从2020年3月的82.7,持续下行,到2021年一直在20左右的低位徘徊,同期也是黄金趴在地上的时期。

接下来的2022年,黄金和比特币的纠缠局面可能主要就取决于通胀、全球格局博弈和市场动荡的情况。基于这个判断,我对黄金的看法仍然和2020年的财富报告没有很多变化。我问团队90后博士们怎么看,陈靖博士说,我啊,就像达里奥说的

第一,“ ……(比特币)已经成为类似黄金的有意义资产替代品”;
第二,和达里奥一样“如果你拿枪指着我的头,让我只能选一个,我会选择黄金。”

 

总结

1. 目前看全球市场上,黄金、美元、比特币是不同时代的货币信仰共识,尤其比特币是数字货币史前期萌芽状态的信仰与共识。

2. 比特币的上涨行情源于美元信用的消弱,但整体上来说,国家权力让比特币的这种挑战看起来非常脆弱。

3. 比特币与黄金在避险和抗通胀功能上存在一定的替代效应。

香帅你今年多大?你会选择黄金还是比特币作为抗通胀的工具,请你问问你的太太(先生),再问问身边的长辈和同辈朋友,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年龄和阅历对抗通胀工具的选择,有影响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