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蔡钰·商业参考2》元宇宙:从感官数字化到社会机制数字化

《蔡钰·商业参考2》元宇宙:从感官数字化到社会机制数字化插图

感官系统的数字化

元宇宙不是一个新概念。我们都不用追溯到1992年那本科幻小说,我们只需要往前看到2003年,美国就出现过一个非常火爆的大型网络虚拟游戏,叫《第二人生》。这个游戏的设定就已经很有元宇宙的色彩了。

在当时《第二人生》的游戏平台方只提供土地,任由用户们自行决定如何建设和组织这个虚拟空间。用户们在游戏里被称作居民,居民们可以驾驭自己的虚拟化身在游戏里社交、参加活动、制造和交易虚拟产品。等积累了财富之后,居民们还可以把虚拟财富兑换成美元或者英镑。

这个游戏在当时影响力一度非常大,甚至吸引了不少人辞掉现实世界的工作,「移民」到游戏里谋生。在当时IBM和CNN这样的商业机构也都在里面设立了销售中心,或者发行报纸,瑞典在游戏里还设立了自己的大使馆,美国和西班牙的政客还把政治活动也搬到了这个游戏里面,甚至有银行家动过念头,要在里面开一个虚拟银行。我查到的数据是,《第二人生》最鼎盛时候的居民数量超过850万。

但好景不长,这个虚拟社会逐渐失去了人气,把社交霸主的地位让给了Facebook和Twitter。但现在也仍在运行当中。要是你刚好是《第二人生》的玩家,可以在留言里把这个游戏的兴衰故事给我们讲完。

我们沿着时间线继续往下捋。到了2012年6月底,中国的手机网民数量达到了3.88亿,首次超过了PC端网民的数量,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算是正式到来了。到了2015年,这件事在美国也发生了;2017年,这事在全球范围内都发生了。

这期间,其它的传感技术、成像技术等等也都在进化,市场上,开始越来越多的商业玩家尝试着用技术把现实与虚拟混合起来。

在中国,2012年我在淘宝就见过一项实验性技术,它们用增强现实技术来设计天猫红包,你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在现实世界里到处照,就能够找到一些花蝴蝶,抓到了蝴蝶你就算抢到了红包。再后来,这项技术还被支付宝用在了过年集福字的游戏里。

而在全球范围内,混合现实技术最著名的代表作应该是任天堂的一款游戏,2016年发行的,名叫《Pokemon Go》,玩家们可以举着智能手机,在现实世界里到处寻找和捕捉宝可梦精灵,然后让它们来参加游戏里的战斗。

微软近期不是也宣布进军元宇宙了吗,它在这之前也有一个混合现实的拳头产品,名叫「HoloLens」,是一款头戴式的混合现实显示设备。这个设备,目前在全球的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市场上,占有率超过1/4,位居全球第一。

HoloLens字面翻译过来就是「全息透镜」,它长得像一个很简约的头盔。它用在哪儿呢?可以用在医疗、建筑、工业制造等等领域里,你和你的同事、学员相隔万里也可以共享某一些虚拟工程场景,你可以直接跟虚拟场景互动、并且把你的行为动作远程实时同步给别人。2021年4月的时候,微软还从美国陆军那里拿到了一笔218.8亿美元的订单,要生产12万套HoloLens的头盔给军方用。

从《第二人生》和各种混合现实应用一路梳理下来,你肯定发现了,今天的元宇宙所构想的高沉浸感的虚拟世界,产业界早就在逐渐地摸索和推进了。

我们回头看前面讲的这些虚拟世界的案例,你发现没有,它们探索元宇宙的方式有一个共性:不断引进新技术,给人们提供更低成本和更有想象力的感官体验。比方说,让你在数字世界里面能从高空跳下来不摔死,或者徒手能够划开一块钢板,或者动动手指你就能盖高楼,或者1秒钟就能够穿梭到别的城市或者星球。

这个发展方向,其实是在做人类感官系统的数字化。

 

社会运行机制的数字化

但只做感官系统的数字化,只能把元宇宙调教成一种叫做「融宇宙」的外挂产品。

好,新词出现了,我们要解释一下,「融宇宙」。

关于元宇宙跟现实世界的关系,产业界有两种划分,一种叫融宇宙,就是去跟现实融合,帮人们在现实世界里活得更轻松一点,Easy模式。另一种叫超宇宙,就是超越于现实宇宙,可以生生不息独立运转的数字宇宙。

要是只做融宇宙,目前看来,还停留在跟社交游戏、工业互联网和云办公平台抢市场的地步,做得再好,也不过是现实世界的高级外挂。你想,你就算发明出了嗅觉传感器,让你借脑机接口能够闻到一碗虚拟螺蛳粉的气味,那不也还是在化解你对真螺蛳粉的相思之苦吗?

元宇宙产业显然是不满足于此的。他们想构建的是比现实还好的超宇宙,这才有机会跟现实世界抢居民。况且Metaverse里的Meta也确实是超越的意思。

要打造超宇宙这事,供给端的科技产业界和资本都比需求端要更积极。毕竟像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大数据等等诸多的先进技术需要寻找可以落地的产品,资本也需要在放慢的经济环境里面找到新的高增长赛道。所以你现在能够看见的画面通常是,供给端在主动推产品,在给需求端的用户和市场描绘元宇宙有多棒,有多么不容错过。

那怎么才能把元宇宙打造成超宇宙,去吸引需求端用户呢?前面的《第二人生》其实已经部分地揭示了答案:不但要做感官系统的数字化,也去挑战社会运行机制的数字化。

只不过,《第二人生》这样的游戏的虚拟社会,运行机制仍然只是对现实世界的高度模仿。仅仅是模仿,高仿品的生命力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超越正品的。除了《第二人生》,中国的网络社区豆瓣也在10年前搞过一个非常先锋的虚拟数字社区,名叫「阿尔法城」。在当时,阿尔法城就是计划吸引兴趣相投的人聚集起来,组建各自的街区,再用街区建立一个社会。阿尔法城这个项目一开始吸引了很多人,我也去抢注了一个门牌号。但过了一段时间,等街道都起完名字了,邻里格局也都形成了,大家却发现在阿尔法城里没事可做了,还是现实世界好玩儿,阿尔法城就又变成了废城,这个项目后来在2015年正式下线。

可见,想要提供超越现实的吸引力,那得重构一个不完全等同于现实社会的数字社会,让人们体验到有别于现实的社会运行机制,这个区别还要比现实社会更让人有参与感和幸福感才行。

这个思路之下,巨大的市场空间就打开了:你想,超宇宙,也能够生活、社交、赚钱,社会机制比现实还好,那还不值得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至少把它当作跟现实世界同样重要的生活主场吗?

所以,如果说融宇宙的关键词是感官系统的数字化,那么超宇宙的关键词就是社会运行机制的数字化。甚至,在数字社会里重建一套社会叙事,去改变人们的价值判断系统。

但话说到这,我要请你留意一件事了:你发现没有,今天世界上,规模再大、技术再前卫的大公司,不管是Meta、微软,还是Roblox,大公司们推出元宇宙产品,都有意无意地不去提社会运行机制的数字化这件事,而是仅仅停留在商业范围内,力图把故事说圆。

这是为什么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大多数科技公司,实力再雄厚也能够清楚地意识到,构建一套数字化的社会运行机制,这已经是成为了事实政府,在履行社会治理职能。这不但超出了一家商业机构的经验和能力,更可能带来巨大的政治风险,目前能够想见的商业收益远远盖不过这种风险。

《第二人生》哪怕在它发展最繁荣的时期,它的这部分治理权力仍然是交付给实体世界的。《第二人生》里也发生过线上性骚扰、霸凌、欺诈等等行为,这些恶行在当时也都是交托给线下的法律机构来裁决惩处,《第二人生》并没有真正成为一个有别于实体社会秩序的独立社会。

但我们今天的世界上,仍然有一群人希望在这个方向上展开想象、提前布局,试图在两种不同的社会机制之间套利。这就是区块链玩家们。而且区块链玩家们对元宇宙的兴趣并不仅仅在元宇宙这几个字,他们还有别的咒语。

下一讲,我们就来聊一聊让区块链圈心潮澎湃的Web 3和DAO。

再见。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