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对话 Async.Art:可编程 NFT 平台的变革力量

(Note:以下内容,由工作人员根据英文内容翻译。)

First Supper

最初的晚餐 (first Supper) 的作者是13位数字艺术家,分别是:Alotta Money、Blackboxdotart、Coldie、Connie、Hackatao、Josie Bellini、mlibty、Rutger van der Tas、shortcut、Sparrow、TwistedVacancy、XCOPY 和VansDesign。他们聚在一起,庆祝艺术家、收藏者和艺术爱好者之间合作、创造和互动的新未来。

这是一幅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它由22个不同的图层(layers)组成,这些图层又是由13位生成艺术家创作的。图层的拥有者可以随意改变它们。比方说,假如你拥有图层Tape Snake,你就可以调整这个图层的颜色,并且主图层(master)也会随之改变。

22个图层中的十个

技术为可编程艺术赋予了可能性,使艺术品不再静止,而变得活跃。同时,一件艺术品的收藏者也不再只有一个,token化使作品所有权也分散化了。如果说《最后的晚餐》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作品,那么《最初的晚餐》是否会在NFT的世界具备一定影响呢?

把可编程NFT艺术品带入数字世界的第一人

这次,NFT Labs 采访了 Conlan Rios,Rios在2020年创建了Async Art,世界上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提供可编程NFT的平台。Rios向我们讲述了他的深刻见解,也透露了他对于可编程艺术的梦想。

Q1:可以简要介绍一下自己和Async.Art吗?

async.art

Conlan Rios: Async.Art 是一个制作动态可互动NFT的创作平台,平台独创了“可编程艺术”,也就是可根据现实的事件、数据和收藏者社区而改变的艺术作品或音乐作品。

图层使生成艺术成为了可能。在Async,创作者能够把自己的作品分解成一个个图层,并将其分别token化。创作者拥有每一枚token的所有权和控制权。图层的拥有者可以随时改变其状态、位置、方向或比例。

我是Async Art的创始人和CEO。最初踏入数字领域时,我从事DeFi开发,后来接触了名为Cryptovoxels的DApp,进入了NFT的世界。Cryptovoxels是一个网络空间,自2019年起,我开始向NFT艺术家出租虚拟画廊。

Q2:你为什么进入NFT领域并建立Async.Art?是否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呢?

Conlan Rios:2019年末,我产生了自己创造艺术品的想法。那时我已经收集了数百个NFT,但我认为其中大多数都没有充分利用其数字媒介。我是游戏开发者,所以就具备这样一种概念——观众(玩家)能够拥有数字绘画的一部分,并与艺术家共同创作。

基于这样的概念,分层艺术品就产生了。我不是艺术家,所以我最终决定制作一个平台,其他艺术家能够使用平台上的工具。

这个平台的第一幅杰作就是《最初的晚餐》,它是由13位顶级数字艺术家合作完成的。艺术家们贡献了一个或几个图层,这种合作规模在当时是空前的。主体和图层的总售价超过了8万美元,创造了2020年的记录。

Q3:迄今为止,Async.Art达成了哪些成就?

Conlan Rios:Async.Art定期为领域内最大的加密艺术合作方提供支持,它们包括:

  • LayerBreaker (超过60位艺术家)

  • Cyber Watch (33位艺术家)

  • The Arcana Crypto Tarot (22位艺术家)

  • Habitación SUR (26位艺术家)

  • First Supper (13位艺术家)

Async Art也创造了NFT领域的一系列“第一”:

  • NFT领域首个在佳士得被拍卖的艺术品是由Async持有的。该艺术品是Robert Alice的Block 21,是“心灵肖像”(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作品之一。Async是第一个支持持有者变更故事线的平台,相应的例子有作品“Hi, My Name Is…”和“Phase Space #3”。

  • Async是第一个支持艺术家把单件作品游戏化的平台,相应的例子如 “Form Farm”。Async是第一个把现实世界的效用赋予单件艺术品的平台,例如作品“ˈsä-v(ə-)rən-tē”

  • Async.Art拥有最多的展示方式,Async.Art与Netgear’s Meural在硬件方面达成了合作,在chrome浏览器拥有插件,还开发了自己的Apple TV app。

Q4:既然持有者能够更改图层参数,我们是否可以称其为“智能NFT”呢?我想到了3D人物设置,它们是否是一样的?你是否可以向我们分享一下Async.Art的机制?

Conlan Rios:我们称其为“可编程的艺术”或“交互式NFT”。但是,图层所有者只能在艺术家提供的设置范围内更改主页面。所以,假设艺术家只提供了一个图层的两种状态,所有者就只能在这两种状态里进行选择。假设艺术家提供了最小值和最大值,所有者只能在这个范围内移动图层。也就是说,图层的拥有者“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他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更改图层。

Q5:NFT领域非常关注PNG和JPG格式,但Async.Music把音乐编程引入了NFT资产类别。它的诱因是什么?它将如何推动音乐发展?

Conlan Rios:2021年4月,我们推出了Async Music,音乐家能够使用Async Music将自己的歌曲代币化为主作品或各图层。我们上线Async Music,是因为音乐家早就有这种需求了,并且我们也想把新的创作类别引入NFT中。

我们也在Async Music中引入了“空白唱片token”的概念。这些token是可替代的(遵循ERC1155标准),能够被“刻录”,从而记录Async Music上一条音轨的实时状态。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扩大了作品参与者的范围——他们不仅只是主作品和各图层的所有者了。空白唱片具有白金、黄金和白银三种稀缺等级。

Q6:你能介绍一下自己最喜欢的Async.Art的NFT吗?为什么?

Conlan Rios:很多NFT都是我的最爱!比如下面这些:

DOOM Party(死亡派对)。它是XCOPY在2020年推出的COVID主题作品之一。这个作品蕴含了“非对称层的力量”这个概念。九名互不相同但地位平等的人物参与到了一通视频电话中,但是名为“死神之手”的超级图层能够覆盖一个参与者,使其死亡。

Doom Party

The Tribe(部落)。这是Pak的早期作品,由29个不同的图层组成。每个图层都会对形状和颜色构成影响,但各图层改变整体外观的程度是不同的。The Tribe是一直在变化的,它的收藏家社区时刻注意着视觉美的平衡,即便是单一的颜色变化,也会引起连锁的外观改变。

The Tribe

FORM FARM。它是由匿名艺术家XYZ创作的。XYZ将其作为DAO来管理自己每月创造的新3D FORMS。

Form Farm

Q7:Async.Art在种子轮完成了价值200万的融资,你的竞争对手存在于哪些方面?可编程NFT会成为能够改变未来的范式吗?

Conlan Rios:目前,Async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但每个平台都在争抢艺术家的灵感和收藏者的注意力。我们相信,艺术家对技术的掌握会越发成熟,收藏者也会对获得的作品抱有更多期待,可编程可互动的NFT会成为市场的新方向。

Q8:你们将如何把可编程艺术品、可编程NFT融合进元宇宙中。在未来三年内,NFT的市场前景如何?

Conlan Rios:新的社区和新的体验将持续在小型区块链上出现。Async的目标是成为未来区块链领域的不可知论者,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整合多链。

Q9:Async.Art的路线图是什么?

Conlan Rios:我们将继续增强NFT创作工具的可应用性,把它带给全球的创作者。我们相信,Async.Art能够增加NFT的多样性,提升艺术质量。此外,我们还将继续拓宽Async.Art的展示平台,使NFT艺术品能够呈现在电视和手机等媒介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