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美加密货币行业的“旋转门”

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2017年至2021年年中,美国衍生品市场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是对加密货币讨论最多的官方机构之一。其技术委员会负责人布莱恩•昆滕斯(Brian Quintenz)负责其中大部分讨论工作,并组织了从比特币现货市场的完整性到去中心化金融主体等主题的演讲。他说道:“我因拥护创新而为人们所熟知。”

2021年9月,昆坦茨加入风险投资公司及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担任顾问。他只是众多涌向加密领域的美国前官员中的一位,其他人还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任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在2020年1月份之前任美国货币监理署代理署长的布莱恩·布鲁克斯(Brian Brooks),以及在2017年至2019年间担任CFTC负责人的克里斯•吉安卡罗(Chris Giancarlo)。在英国,前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于10月加入加密货币初创公司Copper。

尽管加密资产市场近来出现波动,自2020年初以来的市值增长了12倍,达到2.4万亿美元。萨尔瓦多等国乘势而上,拥抱加密技术以获得知名度。中国和印度等国则威胁要禁止加密货币。相比之下,作为大量加密交易活动的发源地,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才刚刚开始对数字资产展开调查。这反过来又促使加密企业试图引导(如果不是完全阻止)即将到来的监管浪潮。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洛尼•马汉塔(Loni Mahanta)表示,游说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形形色色的法规可能在起作用。其中一套是防止加密货币用作洗钱。10月,制定全球标准的政府间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为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推荐了新规则,包括他们必须收集的用户数据。各国正在实施这些措施,但推进速度各不相同。由立法者监督的第二个领域涉及加密货币投资的税收。一些国家将其视为资产,只有在出售资产时才对资本利得征税。其他国家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方式和外汇类似,这意味着未实现收益也要征税。

第三套规则涉及金融监管:保护消费者免受欺诈,减少系统性风险,确保公平竞争。市场监管机构正在考虑,数字资产是算作证券,需要发行人更多的披露相关信息,还是算作商品,由交易所承担防止市场操纵的责任(该责任相对较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曾表示,希望对加密行业这一“狂野西部”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欧盟正准备制定规则,强制加密企业申请牌照,并禁止发布以操纵市场为目的的推文。官员们似乎最热衷于控制稳定币,这是一种与传统货币挂钩的代币。

直到最近,大多数加密货币企业几乎不注意到官方的举动,而其中一些企业则向往自由主义的乌托邦,无需受制于金融中介和监管机构。不过,随着来自监管部门的压力增大,这种情况也有所变化。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于2021年夏天受到审查,英国、德国和日本的监管机构警告称,该平台在没有获得适当授权的情况下,在其管辖范围内开展某些业务。另一个警钟来自美国,2021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中新增一项条款,要求多家加密企业向纳税人上报交易情况。该行业开始反击。

一方面是用高薪吸引政府官员和银行的合规专家。猎头公司光辉国际(Korn Ferry)的迪帕里•维亚斯(Deepali Vyas)表示,高级风险经理通常会拿到60至200万美元的年薪;前高层监管人员还被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股票期权所困,这些期权在多年后才能被归还。这位美国监管机构的前负责人现就职于一家加密货币企业,表示自己花了大量的时间会见议员和政府官员。

该行业也在雇用说客。根据公开披露的数据,《经济学人》估计,加密企业在2021年前三季度花了大约500万美元游说美国参议院,其中大约250万美元是在第三季度花费的,比2020年同期翻了两番。这些活动雇用了相当于86名全职员工人力,而在2016年只有1名。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仅在第三季度就向游说者支付了62.5万美元。自2020年4月以来,加密货币友好型支付公司Block花费170多万美元用于游说。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游说活动也在加紧进行,该行业在此地部署了相当于52名全职说客人力。

一些大企业正想通过自己的提建在更严规则出台前抢占先机:例如,安德森正在加紧进行自我监管,而Coinbase则主张建立一个新的行业监管机构。另一种获得影响力的途径是通过行业协会联合起来。主要成员为加密货币企业的美国数字商会(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的负责人珀里安•博宁(Perianne Boring)表示,她的工作包括倡导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以及反驳将加密货币与勒索软件联系起来的论点。她说道:“我们发现更高级别的官员正在与我们接触。”

加密行业也获得了政治资本的支持。在美国,国会区块链核心会议中有35名议员成员。怀俄明州参议员辛西娅·拉米斯(Cynthia Lummis)的2026年竞选捐款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与加密企业有关的个人。她于上月表示,反对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理由是该央行“对数字资产采取了政治手段”。2020年10月,美国数字商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向每位国会议员发放了价值50美元的比特币。

随着监管机构提高警惕,加密资本主义者的监管愿景不大可能全部实现。不过,风险在于,这些愿景会导致规则的不完善。2021年8月,由于两党议员反对涉及加密行业的条款,致使基础设施法案推迟一周通过。包含该条款的立法最终于2021年11月才得以通过。现在一项新法案正试图削弱加密货币条款的效力。政府官员投身加密行业的利益只增不减。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