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在元宇宙 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

去年,扎克伯格在一段沉浸式视频中宣布将Facebook更名为Meta,旨在揭示他对未来的愿景。在视频中,他用虚拟化身展示了虚拟世界以及在那里我们能做什么,这个新的虚拟世界也被称为「元宇宙」。

扎克伯格在演讲中表达了许多愿景,总结起来就是“几乎可以做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并能以“更新的、快乐的、完全沉浸式的方式表达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我们不应该穿一些非常棒的、酷炫的、日常衣橱里不会出现的衣服吗?创建“另一个自己”?

比如扎克伯格的虚拟衣橱里的骷髅连体衣和太空服、Meta的首席技术官Andrew Bosworth在元宇宙里的巨型机器人形象。

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

在元宇宙中,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不受肉体、重力、环境、期望和经济的阻碍,体验时尚发挥到极致的变革感。

你可以更勇敢、更华丽、更霸气;你可以改变性别、年龄、种族、职业(甚至物种)。你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性感、更苗条、更健美。

你可以走进现实生活中难以接近的地方,无论是一件设计师设计的礼服、最酷的连帽衫,还是一件像藤蔓一样在你周围开花生长的裙子。

用自己的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做想做的事,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Meta的元宇宙概念视频。用虚拟形象参加社交活动,活动场地有点像宇宙飞船,活动中人漂浮在一张桌子周围,主持人的形象像卡通人物一样,还有很多看起来很眼熟的朋友。在元宇宙中,你可以根据不同的场景去更换形象。视频:Meta

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不受压抑的观念和感官需求的束缚。”品牌策略公司Light Years的创始人Lucie Greene说。

从巴黎世家(Balenciaga)2021年的《后世界:明日时代》游戏系列时装秀来看,这既是一场成衣秀,也是一种身临其境的虚拟体验。图片:Balenciaga

在这场时装秀的最后,模特全身穿着盔甲,有一种数字形象既视感。图片:Balenciaga

“塑造未来”的商业

越来越多的人将手伸进虚拟世界,虚拟世界需要更多“能表达自我”的选择。

非常多的品牌和设计师将站出来为他们提供选择,选择会变得越来多甚至会混乱。这使我们在虚拟世界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今,已有一个完整的时尚科技产业综合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以满足虚拟形象现在和未来的着装需求。

仅在DressX上就有100多个纯数字时尚品牌(DressX是一家由Daria Shapovalova和Natalia Modenova于2019年开设的虚拟时尚精品店)。像数字市场转型的企业集团Farfetch能够提供数百个数字装备,其中许多也可以在现实生活中使用。

已有越来越多的成衣品牌在各种虚拟平台上测试其虚拟版本,并创建元宇宙业务部门,元宇宙业务部门由受过虚拟设计培训的时装学校毕业生组成。

似乎每星期都有品牌宣布进军元宇宙、进军NFT

Roblox版的Gucci花园。图片:Gucci

  • 古驰(Gucci)为《Roblox》创造了一个虚拟的Gucci花园。

  • 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创造了一个虚拟的滑雪商店。

  • 英国时装协会举办了“时尚大奖体验”活动,并颁发了一个元宇宙设计奖。

  • Balmain与游戏平台Altava合作提供自己的NFT限量系列。

  • 巴黎世家(Balenciaga)为自己制作并推出以成衣系列为特色的游戏《后世界:明天的时代》,还为《堡垒之夜》特别制作了皮肤(路易威登也是),并宣布了建立元宇宙部门。古驰、Maison Margiela 、 Diesel的母公司OTB也均涉足,并将其命名为“勇敢的虚拟体验(Brave Virtual experience)“。

  • 去年12月,耐克收购了虚拟运动鞋公司RTFKT。

  • 纪梵希(Givenchy)、JW Anderson和阿迪达斯(Adidas)宣布制造NFT。

  • 今年3月,将举办由Decentraland和UNXD主办的元宇宙时装周。

争奇斗艳的NFT作品

Placebo品牌数字时装。该公司创始人Roei Derhi表示:“我试图将奇幻与时尚的元素结合起来“。”图片:Placebo

“可以把拉链、口袋、皮带和发光的鞋子结合在一起。”Derhi说。图片:Placebo

  • 数字品牌Placebo的Meta-Genesis系列的粉色系带不对称上衣和绗缝裤,袖子是可拆卸的绿色透明欧根纱,看起来像是轨道环和睡莲的交叉。

  • Clara Deguin的一顶发光“光环帽”。

  • Alejandro Delgado设计的“不朽连衣裙”,这款迷你裙看起来像是用紫红色制成的。

  • 数字时尚品牌Auroboros提供了一种反物理的产品,它围绕着你在生长,让身体看起来像栩栩如生的风景。

  • The Fabricant燃烧着的鞋子。

    ……

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从街头服装到高级祭司服装,甚至骑士盔甲,你都可以自主选择。

唯一的限制是你在平台上可选与可买的东西。通常每个平台都使用自己的技术,尽管大多数数字时尚设计师希望未来数字时装可以在各个平台上共享。此外,还有潜在的法律问题,比如爱马仕(Hermès)正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起诉metabkin系列NFT的创造者Mason Rothschild侵犯其商标权。

在DressX,数字时装的价格从30美元到1000美元以上不等,这可能比高端时装或高级定制时装便宜。

在虚拟世界中,最接近“高级时装”的东西可能就是NFT,一种背靠区块链并仅由一人拥有不可复制的商品。大众市场的等价物是可无休止复制的商品。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这么多时尚品牌都把元宇宙数字时装视为“口红”般的存在:入门级产品,能够吸引未来的消费者

图片:Sucuk und Bratwurst

元宇宙的着装要求是什么?

现实生活中的着装决策在虚拟生活中还没有真正占据主导地位。

事实上,Meta元宇宙几乎没有着装要求。人门可以不用拘泥于一种风格。

因为你可以在另一个地方创造另一个角色,换上另一种皮肤,并完全改变自己的审美。你既可以选择古驰,还可以选择拉夫·劳伦。或者是一条有很多鳞片的喷火龙、超级怪兽,还可以尝试扮演仙女公主或小丑。

Auroboros设计的一件仿生紧身衣,该系列的联合创始人Paula sello表示,该系列专注于“如何将自然之美与科技融合”。图片:Auroboros

Auroboros设计的Venustrap裙子。“人们在寻找科幻和高级时装的完美平衡,”Ms. Sello说。图片:Auroboros

“现在一切都是实验性的。我们正处于淘金热时期,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发展非常迅速。这是一个我们未曾体验过的一个新世界。”虚拟钱包Ledger的首席体验官、LVMH集团前首席数字官Ian Rogers说。

在元宇宙里打扮自己就像打扮自己的洋娃娃一样,只是现实世界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而虚拟世界里的洋娃娃就是你自己。

许多人与虚拟生活的第一次有意识互动是通过游戏进行的,游戏通常包括角色扮演,比如忍者、困境中的少女、方块机器人或小兔子。“

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世界的游戏、虚拟、玩具、时尚、现实生活、社交媒体,已经碰撞了很长一段时间了。”Rogers说。

由Fabricant为数字虚拟人Ruby9100M‍设计的造型,并作为NFT数字藏品拍卖。图片:Fabricant

我们几乎都经历过在Instagram和Snapchat等平台上用各种滤镜和PS美颜展现自己的个性,甚至还有像Ruby 9100M和Lil Miquela这样的虚拟网红。有趣的是,社交平台是虚拟时尚的发源地。

Shapovalova女士表示,虚拟时尚是“让每个人都能穿高级定制服装”的一种方式。用户可以购买一个造型,然后把自己的照片放进这个造型中就可以了,然后就能在社交平台发布自己的新动态了,这将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人们喜欢玩一些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永远无法穿到的东西。“Shapovalova说。这里的“玩”是一个很重要的词。

创建虚拟形象前的思考

如果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赌注是正确的,并且元宇宙和真实世界产生越来越多的关联,创建虚拟形象将会变得更重要、更复杂。我们要提前考虑的是:

  • 扎克伯格的日常穿搭都是最安全的基本款。这反映出一个事实:对很多人来说,在虚拟世界中创建身份是一个有难度的事。就像我们思考“今天穿什么”一样难。

    纽约大学哲学教授David Chalmers在《Reality+》一书中写道:“每个人有自己的心理身份、内心感受、社会身份,该如何完美的表达这些呢?这在虚拟世界中就更加复杂了。”

    与现实世界相比,虚拟世界的限制要少很多,但是需要考虑的变量也多得多。并且我们必须要考虑这些变量。

  • 当我们开始花越来越多时间上网时,处理多重的身份和风格可能会让我们感到很累,处理“表达自由”和“伪装”之间的界限就变得很难。

  • 我们在虚拟世界中做的决策会相对“冲动”一些,它甚至可能含有“戏剧”成分。因为我们把自己变成游戏角色的时间始终是有限的、并且游戏不像现实生活一样是完全沉浸的。就好比我们日常玩手游,当我们在创建角色、进行游戏时,很容易在游戏中做无关紧要的决策。

  • 如果元宇宙未来对人们产生较大影响,如涉及到NFT数字商品(区块链),NFT数字商品将会永远跟着我们。

  • 虚拟空间可以不受现实生活的限制,但人们的思考、偏见,无论在虚拟还是现实世界都不会变。所以,在没有职业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虚拟空间形象着装会变得更加重要。它可能成为你的视觉身份,是散发个人品味的第一个信号。破碎的牛仔裤、露脐上衣、牧师长袍或品牌连帽衫,这些是认识你的用户能够看到的。

    虚拟钱包Ledger的首席体验官、LVMH集团前首席数字官Ian Rogers表示,这可能会导致“部落主义或阶级之分”,就像人们在现实世界中遇到的一样。他认为用衣服来表达身份的方式将更接近我们的现实生活。

    但Auroboros的联合创始人Paula Sello希望趋势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元宇宙着装的创意会慢慢渗透下去,在现实世界中培养更多的创意着装。

元宇宙既是人们的第二个世界,也是人们可以成为“梦想中的自己”的地方。这里有能盛装打扮的机会,也有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我的机会。

正如The Fabricant的联合创始人Amber Jae Slooten所说,形象着装会影响你对自己的认知,即使是在虚拟世界中。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20/style/metaverse-fashion.html

作者:Vanessa Friedman

译者&编辑:mayteng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