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加密VC一览:谁在品牌赋能 谁在提供价值增值?

加密风险投资在外界看来往往显得很模糊,而且很多人认为它是加密空间中最具竞争力和最残酷的分支之一。不断涌现的新基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融资回合,最近(由不满的创始人撰写的)推特中提到的“秃鹰资本”(vulture capital)基金(不分配资源,但希望达成交易的资金),都使得现在的一些创始人选择避免从基金中获取资金,转而与一个由天使基金或DAOs组成的大型网络进行合作。

每当我想到谁在 crypto primitives方面取得了传统的成功时,我总是会想到电影《Margin Call》(通常译为“商海通牒”,一部被低估的优秀影片)中一个极为刺激的名场面(说它刺激,是因为它反映的应该是雷曼兄弟2008年之前的事情)。在这个场景中,Jeremy Irons扮演的是一个很厉害的首席执行官,他只懂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其余的通通都不懂。在市场即将崩溃之时,他告诉了自己的同事:“为什么(我)赚了大钱?”

“如果我告诉你,干这一行的要靠三种方法来谋生,那会是什么呢?”他明知故问地说道。

“首先是要放更聪明点,去作弊。”

这种启发式的方法(在稍加修改之后)可以适用于你可能听说过的大多数加密基金。然而,现在有人提出了一个新的框架,这个框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些可以被分为三类的基金。正如 Advanced Blockchain AG的运营主管Richard Malone在他的雄辩中所说,目前的基金分为三个基本类别:Brand Funds,Specific Value Add Funds,All-Purpose Service/Value Add Funds (通常作为孵化器和加速器开始和继续进行)。我会在这个分类的基础上添加一些细微差别和子类别,以便进一步明确这些基金的分类。

关于加密风险投资的快速“土地”

你可以把那些最先推出的基金看作是Brand Funds。它们自带花名册,可以靠自己的大额投资者来成名;它们拥有将会永远存在的LP基础;它们是人尽皆知的基金。从这些基金中获得投资,就相当于读了一所常春藤盟校的大学,拥有一个最独特的爱马仕柏金包或是一台布加迪,等等。这些Brand Funds成为了自我实现的预言——当其他基金听到他们正在投资时,它们会努力加入交易,从而引发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进而带来更多的资源并形成一种网络效应。(这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传统的风险投资中也是如此。)

如同刻板印象,Brand的重要性在于它们往往都沉浸在现实之中。但Brand并不是一切。如果人们要批评Brand Funds的话,那就是批评Brand Funds有时候在他人看来是在“吃老本”。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规模经济会使得Brand Funds不太可能进行早期交易。资产管理规模越大,它们开支票的金额就越小。最近,Paradigm就表示其不会开出低于200万美元金额的支票。这就自动地消除了市场上的绝大多数pre-seed交易。

有的时候,Brand还会与推特简介和普通合伙关系的个人崇拜联系在一起,而这些东西在实际的商业活动中往往只会表现为一个肤浅的指标。我曾经采访过一位投资者出身的运营商,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回答说自己是不想参与“推特思想领导之间的肮脏斗争”。她讲得真好!

让我们来谈谈谁先来,以及为什么顺序很重要。我喜欢思考加密货币,也喜欢看黑手党的电影,所以我最近一直在思考谁是加密货币领域的五大黑帮家庭(或者,对我们来说,是四大黑帮家族)。如果加密货币是一个黑手党组织,就像我们都知道的那样(你懂的),那么谁将成为所有VIP基金中最VIP的那一个基金呢?

对我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Blockchain Capital是一个“元老级基金”,其根源可追溯到2013年,Brock Pierce是它的三位创始人之一。这个大品牌在口语中通常称为“BCap”,它该领域最大的aum之一,它有着一些最成功的故事。

然后就是Pantera Capital。人们很难与著名的宏观投资者兼早期加密爱好者Dan Morehead带头的这项基金展开竞争,它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基金之一(仅从回报率来看),也是最早开始投资加密货币的知名基金之一,2013年推出的比特币基金是其在该领域的首次尝试。更厉害的是,他们现在正以新的滚动基金结构进行创新,并设定了筹集数十亿美元的目标。

Fenbushi排在第三位,它于2015年在上海成立,也拥有数十亿的AUM,以及正在推出个人基金的超级明星年轻合伙人。他们的AUM很多都来自于在这个领域的早期。

由Barry Silbert在2015年创立的Digital Currency Group现估值为100亿美元,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传奇、最著名的加密货币公司之一。它们不接受外部LP,所以从技术上讲它们并不是一个基金。但由于前文所述的原因,我必须把它列入名单。

然而,Brand Funds并不只是因为成为第一名而闻名。因为能够带来特定的价值,部分Brand Funds已经变得十分强大。(如果它们没有这么强大,就会被分类为All-Purpose Service/Value Add Funds)。

始于2018年的Paradigm不仅仅是一个早期基金或一个品牌,更是期间最好的基金之一。传奇人物Fred Ehrsam从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绝对顶级的投资者。Paradigm现已经筹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加密货币基金,他们是出了名的难以匹敌。在创始人(和投资者)中,他们以其无与伦比的技术专长而赢得了众人的偏爱。(Justine Humenansky [justinehy.eth]在会议上和我问过所有创始人,他们梦想中的加密货币VC是什么,结果个个都说是Paradigm)。

A16Z Crypto也是在2018年开始的,所以它算得上是该领域一个早期发行的基金。虽然许多基金有意低调运作,但A16Z却反其道而行之。它已经开发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媒体和公关机器。直到现在,在前美国助理检察官Katie Haun的掌舵之下,他们在监管/法律/游说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影响力都在其他投资者眼中都是业内最佳。

由Benjamin Forman于2018年创办的Parafi Capital也是一个例子。他们明确专注于分散式金融(事实上,他们是有史以来最早专注于DeFi的基金之一),但他们也通过治理方式对他们支持的协议有无与伦比的参与。我的朋友Justine Humenansky在谈到这份名单时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新的积极投资者。

Multicoin Capital成立于2017年,他们的第一支基金上涨了约200倍。你可以说,他们也是,既是brand,又更加智能(smarter):它以contrarian positions(Solana)而闻名,通常都能取得成功,我们不能忽视他们。

说到那些本身不是以brand的公司(或者说还没有古老到可以自动被分类为Brand Funds),其中是有几家公司完全算是相对智能(smarter),它们的附加值不是超级具体的,现在已经是自成一体的brand。

Miko Matsumura的Gumi Cryptos开始于2017年,它是拥有目前最好的名单之一。他们刚刚在10月关闭了第二个基金,他们在seed阶段投资了OpenSea、Yield Guild Gaming、Celsius Network和Agoric等顶级的类别基金。我自己有认识他们的一些创始人,他们会保持自己的开放性,以便领导进行多项基金投资的深刻思想家Miko进行投资。作为Miko的私人朋友,我还没有找到任何能与他的知识广度、他的批判性思维,以及他理解、预见和将趋势联系在一起的能力相匹配的人。

同样始于2017年的Arrington Capital,是另一个成功发展到管理数十亿资产管理规模的基金,而且它的名册上拥有一些最聪明、最灵活的投资者。他们的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被人称为精明的硅谷投资者,并且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brand.作为一个曾经与该公司进行过共同投资的人,我可以证明他们开展的研究极为深入,他们的团队富有聪明才智,而且他们汇总交易流、做尽职调查和快速完成投资方面的能力都是十分惊人。

在这里我们也不能不提一下Polychain Capital、Dragonfly Capital、Reciprocal Ventures、Digital Finance Group、Bixin、Nima Capital、Kenetic Capital、Republic Crypto、Blockchange、Galaxy Digital(从技术上讲它是一家加密货币的商业银行,而不仅仅是一家加密货币VC)、Coinfund、Distributed Global。

这些基金都是相对智能的,也算是brand funds(但分类的依据可能是因为他们相对智能,而非光凭创立时间)。他们的创立时间分别是2013年 (Nima Capital), 2014年 (Bixin), 2015年 (Digital Finance Group, Coinfund), 2016年 (Polychain, Reciprocal Ventures, Kenetic Capital), 2017年 (gCC, XRP Arrington, Distributed Global, Republic Crypto, Blockchange) , 2018年 (Dragonfly, Galaxy Digital)。

然后,我们到了那些聪明地定位自己,以便对寻找投资的创始人有用的公司。事实上,我们的运营主管Richard Malone甚至在几周前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正如风险资本家会问创始人“你的技术栈是什么?”一样,创始人最终也会问风险资本家 “你的风险资本栈是什么?”。有资格成为全能增值者的投资者将会称为 “全栈式 “风险投资。

了解这一现实的基金可以算得上是较为智能。关于我们在“specific value adds silo”(具体的增值)下没有谈到的specific value adds,我们看到一个已经变得非常流行的增值:为分散的金融提供流动性。它在那些尚未站稳脚跟的项目中需求更为旺盛,(现在投资有时需要)有投资者为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 GSR、Jump、Alameda、Efficient Frontier、Spartan、Wintermute、CMT和CMS都是一些最大的做市商,推出(defi)协议的公司都要与之合作。

最近几天冒出来的很多特定的增值基金都是以DAO的形式形成的。DxDAO专门为其DAO成员和朋友提供流动性。Santiago Ramos最近和他的朋友们开始了一个风险DAO。一些DAO的存在是为了帮助某些类型的创始人(Komorebi Collective是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女性和非二元的)。运营商DAO开始涌现。甚至专注于Shitcoins的DAO也得到了欢迎。ByBit DAO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例子形成了一个DAO,它由Pantera提供seed,可以被视为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的一个大循环——这将成为最有趣的社会实验之一,会涉及到该领域的VC如何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发生大量AUM。

有时候,基金并不是投资的载体,但公司本身仍然是一个品牌。例如,Kenetic Capital(由伟大的Jehan Chu掌舵)和NIMA Capital(之前由提到过)算是家族办公室,但他们被称为是最积极和最成功的加密货币投资者。HOF Capital是另一个家族型办公室,在过去几年中,它已经开辟了一个精英的利基市场,并被誉为是疯狂的激进投资者,由Corby Pryor领导。

最近出现的另一个具体的增值项目是设计。IDEO Co-Lab专门帮助创始人设计他们的产品和营销材料以及Twitter的存在。

Electric Capital以发布惊人的研究而闻名,开发者、投资者在调查市场时都依赖他们的研究。

Variant Fund专注于Web3和创造者经济的投资,并将其创始人与创造者垂直领域的其他人联系起来。

Tribe Capital以其机器学习技术著称,在寻找交易方面是一流的。

我们能想到的其他类型的特定增值基金是Silo Specific基金。近来,NFT基金已经涌现出来。这里可以想到SFermion,因为他们是专门从事NFT,并且很快就会向DAO发展。据说Wave Financial也设立有一个NFT基金。Collab + Currency也已转向主要关注NFTs。而Metaverse基金中甚至由一些投资于游戏中的资产,并已经获得了普及(Galaxy Interactive可能是这些基金中最引人注目的,Gemini的metaverse基金也是如此。Metaversal与CoinFund的合资公司,以及Republic Realm都是刚刚出现的基金)。Katie Haun的新基金将专注于metaverse。有些主题甚至与地理相联系。Folius Ventures将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作为其主要的任务,Sky9 Capital、GBIC、David Gan的OP Crypto和其他一些公司也是如此。

生态系统基金是特定增值基金的另一个例子。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支持一个L1生态系统。Hypersphere会让你接触到DOT,因为他们主要专注于Polkadot生态系统的投资。Parity Ventures 也是一个DOT 生态系统基金。Cosmos有名为Tendermint的新基金。Terra有名为Terra的心生态系统基金。Avalanche有数个生态系统基金。Algorand有Borderless Capital。Zilliqa有ZilliqaCapital。仅Solana就有至少三个相关基金,分别是Solar Ecosystem Fund, Solana Foundation, Evernew Capital。NEAR有MetaWeb.VC。甚至这个领域的公司也有自己的相关基金,例如据传Chainlink正在启动他们自己的生态系统基金。大多数大型交易所都设有自己的风险投资部门(包括Coinbase Ventures, Huobi Ventures, OKEX等)。

[有时候,基金专注于某些生态系统,但它的存在不只是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基金。例如,我们在Valhalla Capital的朋友就非常关注Algorand生态系统]。

慈善项目(Grants programs)本身就是一种没有回报的生态系统基金。值得一提的是,它们为生态系统本身带来了很多价值,它们并不是作为投资来运作的,所以它们的速度快如闪电。某些慈善项目比其他项目更活跃(Polygon有一个著名的慈善项目,尽管存在争议。NEAR设有一个积极的慈善项目,低于1万的资助会被自动,Flare Network设立了大额的慈善资金,还有Uniswap,以以及其他正在增设慈善项目的基金……)。

也有一些更一般的、模糊的 “增值基金”,他们可能有更小的、更多的团队(和一个好的名册,因为他们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以及一个平台主管,其履行职责的最好结果是范围模糊,最差的结果是干涉过度。这些团队发现更难获得进入加密货币交易的 “优势”。这些基金通常由年轻、灵活的成员组成,他们努力工作,有良好的网络,但是他们的规模不大。事实上,这些经理中的许多人是为了业务发展而做投资。

最后还有All Purpose Value Add Funds,它是通常以孵化器或加速器的形式开始。Consensys的Ethereal Ventures是个最明显的例子。Thesis是另一个例子,Delphi Digital也是。

Yunt Capital是一个DAO,它已经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了具备加密货币所有 “热点”的专家。”当我们投资项目时,我们的目光不仅仅在于提供资本。我们喜欢参与那些希望与我们合作的项目,并希望在tokenomics、治理和内容方面提供我们的指导和建议,但我们也有全面的利基专业。” 他们的一位创始成员最近表示。Yunt Capital有十八名成员,他们足够分散而且关系良好,他们在没有传统基金结构的情况下作为增值投资者而获得了很强的声誉。0xVentures DAO也是如此,其拥有80名成员。这些成员同时也是投资的强大用户(他们的创始人本周早些时候通过Telegram告诉我,“quants, NFTs maxis, traders, gaming wizards, 风险投资人和开发者”只是一个样本),能帮助Yunt Capital建立最佳产品。他们为创始人所做的工作包括:创建内容,为主要平台提供咨询,孵化,提供机器学习,节点操作,代码审查,等等。目前这两个DAO都还没有代币,但另一个名为New Order DAO的团队由,它同样具有增值,并且是以DAO的结构存在。它由前Outliers Ventures合伙人Eden Dhaliwal创立,他们的去中心化加速器模式目前正在完美运作,他们推出的第一个产品Opytfi受到了众人的喜爱,你现在也可以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到他们的代币。

这就是Advanced Blockchain AG的作用。

Advanced Blockchain AG成立于2017年,是全球区块链行业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建设者、孵化器和合作伙伴,并在Web 3.0、去中心化金融等前沿领域开发和支持早期项目。你可以称我们为区块链风险工厂和出资人,我们由投资者、研究人员、开发人员、科学家、招聘人员、产品设计师、项目经理和营销人员组成的全栈式团队提供支持。我们的愿景是成为行业内无与伦比的DeFi和加密货币基础设施公司建设者,我们的基本信念是发展最快的区块链生态系统将获胜。

作为最近加入团队担任风险投资主管的人,我非常高兴能继续我们的投资趋势。我们相信,未来该领域的基金将必须涉及最强大的、可能的增值结构,这会包括我们的产品。目前在加密领域尚未出现从事和我们相同业务的团队,你可以尝试与我们竞争,但我们更加建议你选择与我们合作。

撰文:Dylan Olivia Hunzeker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