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Proof of Personhood:人与机器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Proof of Personhood:人与机器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图灵测试是什么

假设一个简单的实验:你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房间上有一个小洞,小洞连接的另一个房间里有一个神秘的访客。在你的身边,有一摞纸和一支笔。你可以在纸上写下任何的问题,从小洞里塞进去,对方则会将写着答案的纸条递回来。

那么问题来了,怎样通过纸和笔来判断对方是真人还是电脑呢?这就是经典的(简化过的)“图灵测试”,也是俗称的“模仿游戏”。图灵认为,如果一台电脑能够以假乱真,让询问者认为自己其实是人类,则该电脑便可被称为拥有智能。早在四百年前,二元论的提出者笛卡尔也提出了机器其实是可以与人交互的。而哲学家狄德罗更是略带调侃地指出,“如果他们发现一只鹦鹉可以回答一切问题,我会毫不犹豫宣布它存在智能”。

图灵测试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都被许多人认为是天方夜谭。即使是今天,多数人依然会嘲笑Siri太过死板,似乎能够以假乱真的AI还离我们很远。

游戏领域的AI发展

作为一个老玩家,我第一次在游戏中与AI接触是在星际争霸里。二十年前,带宽资源十分有限,即时在线对战可望不可求。星际争霸作为一款策略类游戏,为玩家开发了最早的AI。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候AI十分笨拙,对玩家的策略反应极度迟钝,以至于游戏公司需要给AI提供额外的游戏内资源,才能让他们成为势均力敌的对手。没有人会分不清对手是AI还是真人,因为他们实在太蠢了。有意思的是,尽管后来暴雪(星际争霸背后的公司)在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上赚的盆满钵满,暴雪将利润不断投入研发,其经费甚至让许多学术机构都垂涎三尺,但暴雪旗下游戏的AI发展却十分缓慢,止步不前。

为何大厂旗下的AI发展如此缓慢呢?除了硬件的理论瓶颈外,我们不得不说星际争霸的商业模式。在早期的游戏市场,由于在线支付的缺失,绝大多数游戏产品通过线下买断的方式盈利。既然是一锤子买卖,游戏公司自然缺乏长期优化游戏体验的经济动力。

移动时代的到来,极大的加速了游戏AI的发展。得益于在线支付的广泛应用,手机游戏挖掘出了一个更加高效的商业模式——内购制。像王者荣耀或者和平精英这样的游戏中,游戏公司可以在用户生命周期的许多节点上埋下付费点。一锤子买卖变成了长期复购,游戏DAU(Daily active users)则变成了最重要的商业指标。为了提升玩家的留存,游戏公司则需要想方设法为玩家制造心流和爽感。具体来说,游戏公司需要干涉和控制玩家的游戏进程。拿王者荣耀来举例,每个玩家的第一局对战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玩家在第一局游戏中失败了,则该玩家有更大的概率直接流失。因此,游戏公司需要为第一局,甚至前几十局游戏部署精心设计的机器人,让玩家赢多输少,并让他们总能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并总能在惊心动魄地交战中获得“险胜”。

与全新商业模式相汇聚的,是硬件和机器学习理论的高速发展。Tensorflow的诞生让最平凡的程序员也能高效地训练AI。研发成本大幅降低,收益则是指数级的提升,看不见的手将AI的发展推向了新的高度。举个身边的例子,我太太很少接触游戏,但最近我带着她体验了王者荣耀和吃鸡。她很快上手,甚至有些沉迷。作为一个骨灰级玩家和游戏投资人,我自然是知道我们对手多半都是机器人,但她却毫无察觉,毛爷爷可能没有想到,“与(机器)人斗,其乐无穷”。

Crypto是AI的黄金时代

在移动游戏发展的十年过程中,我们目睹了经济效益对AI发展的推波助澜。在Crypto世界里,AI的智能程度将会进一步指数级地野蛮生长。

下文中我会依次展开,讨论以下几个论点:

1. Crypto世界里APP的经济体是规模巨大且无边界的:作为非官方AI,从Axie Infinity中获利比在王者荣耀中获利要容易得多  

2.从技术上来说,基于肉身的KYC属于链下数据,无法有效地与区块链交互 

3.因为POW转向POS而被淘汰下来的过剩算力将会进一步降低AI训练成本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Axie Infinity的P2E模型本质上是一种短期补贴用户的商业策略。Axie Infinity将原本由传统游戏公司收入囊中的收入分配给活跃的游戏玩家,以降低获客成本,同时期望用户粘性能够在长期转化成商业价值。一个Axie玩家如果坚持进行游戏,那么当Sky Mavis推出新游戏时,该用户有更高的概率为内容付费。即使玩家拒绝付费,沉淀下来的潜在的广告投放价值和用户二次转播价值都是相当可观的。然而,如果这些地址背后都是扮演着玩家身份的机器人,那么Axie的如意算盘便全盘打翻了。机器人不但不会为体验付费,就连广告价值和传播价值也几乎为零。根据不完全统计,Axie Infinity中大约有30%的slp都是由机器人薅走并抛出了,这样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最近SLP价格的全面崩盘。

作为项目方,到底如何判断机器人呢?Axie Infinity是第一个需要认真思考图灵测试的大型dApp,但他们一定不是最后一个(Sunflower farmers的经济最近被机器人彻底攻陷)。在传统世界里,基于国家信用的ID card和Bank Account为生物人社区提供了一层厚实的护城河,以抵御AI过深地参与到经济活动中。即便如此,广义的AI已经在快速取代人类了。举个例子,愈发高效的量化交易机器人已经让许多日内交易员丢了饭碗。在Crypto世界里,KYC的天然缺位,更是为AI入城提供了完美的烟雾弹。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以太坊将很快转入POS,全世界大量的GPU将会被闲置。一部分GPU会回到玩家的电脑主机里;另一部分,则会通过Tensorflow或者RandomForest流入到“另一种玩家”的血液里。

捍卫生物人社区的POP将会是大势所趋

AI的快速生长将会让绝大多数xx-to-earn的经济体面临威胁。作为关注Crypto gaming的投资人,我们也会持续关注保护生物人权益的DID以及POP协议。DID大家都很熟悉了,这里不过多赘述。下文我会详细分析POP(Proof of Personhood)的方向。

在探讨POP之前,我们先需要理解Proof为何如此重要。首先,在任何一个分布式的网络中,女巫攻击(sybil attack)都是灾难性的。何为女巫攻击?女巫攻击就是通过控制大量无效或者虚假的身份,对分布式网络的决策流程进行不正当操控的行为。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网络取消了哈希计算的要求,任何节点都可以参与区块生产,那么黑客可以很低成本地在一个电脑上运行成千上万个节点,从而控制网络。可以看得出,不论是比特币网络的Proof of work,还是以太坊2.0的Proof of stake,都是为了同样一个目的而设计的—-提高女巫攻击成本,解决虚假身份绑架网络的问题。

然而,POW和POS的系统都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金权统治(plutocracy)。富有的人对分布式网络的控制力远远大于普通人,这样的秩序与web3的平权叙事恰巧形成了讽刺的对立。Web3应当是兼容并蓄的,但目前而言,穷人却在元宇宙里寸步难行。

怎样既能防止女巫攻击,又能捍卫普通人的话语权呢?Proof of Personhood也许是最好的答案。POP是基于生物人的分布式网络概念。每一个POP网络都必须满足两点:1. 仅生物人才能获得有效身份,成为节点。2.每一个生物人只能获得一个唯一的身份。当这两种条件均被满足时,真正意义上的Web3应用才有可能广泛地获得成功。

目前POP的发展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AI和生物人身份之间逐渐模糊的边界并没有让太多人感到警惕和危机,但先觉者已经在致力建设POP网络了。除了Vitalik最近提到的Proof of Humanity之外,还有许多优秀的项目都在努力发展,如Idena Network, Humanity DAO, Kleros, Upala, BrightID, Duniter, Equality Protocol等等

当今的AI发展可谓一日千里,因此,建设有效的POP网络在技术上来说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又回到了半个世纪前图灵提出的那个问题,透过屏幕,怎么判断对方是真人呢?上述的POP项目都采取了一些独特的机制和技术,但却在去中心化,隐私性,和可拓展性上很难三者兼顾。基于篇幅的原因,我们今天暂且不从技术的角度展开讨论,我们会在下一篇研报中对POP网络进行详细且深入的分析,持续关注IOSG !

作者:Alex, IOSG Gaming Lead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