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读完倒吸一口寒气 一亿美元是怎么差点被骗走的

大家还是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

本文梳理自 Arrow 创始人 thomasg.eth 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观点,律动 BlockBeats 对其整理翻译如下:

注,由于 ENS 钱包中存有超 1 亿美元的 ETH,thomasg.eth 被诈骗团伙盯上,个人资产险些全被骗走。

在过去两周的时间里,我成为了一个高级诈骗团伙的目标,这几乎让我损失了所有的 ETH。我非常幸运能够毫发无损地躲过这一劫,所以想把事件的经过分享给大家。

我是 Arrow 的创始人 (律动注,这是一个致力于构建开源空中的士平台的 DAO)。我们仍处于早期阶段,专注于发展团队,因此对贡献者保持着持开放的态度,如果他们愿意提供帮助,我们不会拒绝任何人。

在两周前,一个叫做「heckshine」的用户加入了我们的 Discord 并开始介绍自己。据他自己介绍,他目前在育碧工作,提供 3D 设计和动画方面的服务。该消息的语言有些奇怪,但我只是将其归咎于语言障碍。

Heckshine 还有另一位对 Arrow 非常感兴趣的朋友,她正在开展一个元宇宙项目,而且姐夫还是波音公司的副总裁,够厉害吧?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heckshine 开始为 Arrow 制作各种动画项目,包括为网站设计了一个动漫英雄形象、制作一些飞机效果图等,他对项目的奉献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此同时,heckshine 还联系了他的朋友 Linh,Linh 显然也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heckshine 让我给她发一封电子邮件,从他告诉我的情况来看,Linh 似乎就是他那个有波音人脉的朋友。

Linh 给我回了一封非常体面的电子邮件,告诉了我她正在做的的元宇宙项目 Space Falcon。我其实对这个项目并提不起兴趣,但我也不是一个真正的 NFT 玩家,所以没有任何理由排斥她的想法。

果然,她告诉了我她与波音及 Wisk 的人脉联系,并提供了一些关于 Arrow 的想法。Linh 似乎很渴望帮助我们与波音建立潜在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样,她的电子邮件语气也有点奇怪,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是语言障碍。

在将话题转移到 Discord 后,我们开始更多地谈论各自的背景,并最终决定让她作为项目的顾问。她主动提供指导和建议,帮助我们解决合作伙伴关系方面的问题,我也为她的支持感到兴奋。

后来,她告诉了我更多关于 Space Falcon 的信息,我感觉这个 NFT 项目和其他那些追求「快速致富」的项目差不多。但鉴于她为 Arrow 所做的贡献,我也必须展示一些支持作为回报。

Space Falcon 使用的是叫做 Armstrong Wrapped Ether 的 Token(aWETH),我偷懒没有具体研究,但它的基本逻辑是用户租用 NFT,持有者获得相应被动收入。我告诉她这个模式听起来很不错,也乐意随时了解最新情况。Linh 同意和我保持联系,然后我便开始继续做其他的事情了。

我私底下去查了 Space Falcon,它似乎是 Solana 上一个相当受欢迎的游戏项目,我也在团队页面上看到了 Linh 的名字。

在接下来的 10 天时间里,heckshine 每天都在 Discord 中保持着活跃度,拿出了一些超高质量的效果图,虽然不是特别适航,但他非常高兴自己能提供帮助,于是我想可以通过一些迭代来改进这些设计。

在整个过程中,heckshine 表现出的投入和真诚我怎么形容都不为夸张,我们在个人愿景上也基本一致,我很高兴他对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如此热情。

直到昨天,事情开始变得有些蹊跷。

当时 Heckshine 和我一直在讨论我们的 v1 飞机的设计图。他获得了整个配置的参数,并准备在早上起床后开始渲染。但 Linh 突然告诉我 Wisk 的高管同意邀请我去他们的 Workshop 参观。

这事现在来其实很荒谬,但当时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Linh,他为我们做的努力真的让我们很感动。我们定下了具体的行程,这位 Wisk 高管也通过电子邮件向我发出了正式的邀请。

聊着聊着,Linh 就开始跟我说他们刚启动的 Staking 应用程序,并提议将 NFT 寄给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至少也应该为她们提供一些体验上的支持了吧?

于是我让她把 NFT 寄到我的热钱包里,但是她却以 NFT 价值很高为由把它寄到了我的主要钱包里,我当时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向我发送了一些关于 Staking 应用的说明,网站页面看起来也很不错,上面提示了三项交易:批准 NFT 、批准 aWETH 和 Staking。批准 aWETH 这一步似乎有点奇怪,但因为我没有 aWETH,所以不担心。

接下来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的原因:由于这是一个新项目,所以我决定在 Staking 之前将 NFT 转移到一个新的 ETH 地址,以防万它被别人利用。Staking 流程非常顺利,我也从中获得了收益。

于是我将自己的体验反馈给了 Linh,然后她又提议向我发送一些其他的 NFT,但希望我将其存入自己的主账户以帮助他们的社区进一步增长。

这有点烦人,不过我还是同意了。但在我告诉 Linh 自己在将 NFT 存入主账户之前会通读合约后,她开始变得咄咄逼人,这时我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了。

我赶紧打开 etherscan 看了下之前质押的 NFT 的地址,结果整个身体瞬间变得冰凉……

我批准的 aWETH 不是 Armstrong WETH,而是 Aave 的 Aave WETH。如果我在自己的主钱包上完成了批准,我将失去自己所有的 ETH…

我马上屏蔽了这两个人,他们在意识到问题不对后也开始删除自己的 Discord 消息。作为某种最后的尝试,Linh 向我发送了 0.2 ETH 来支付 gas 费,要求我退还她们的 NFT,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后来我进一步研究了批准花费 aWETH 的合同,发现了一个真正可怕的功能。这些诈骗者能通过下图中的功能从我的账户中转移任意数量的 aWETH。

我最终在 etherscan 找到了他们的资金来源——100 枚 ETH 的 Tornado Cash 存款。这些家伙资金雄厚,而且超级精明。

我不得不假设他们聘请了一个负责 Heckshine 大部分工作的 3D 设计承包商。据我所知,他们还专门为这个骗局建立了定制合同和前端。

那 SpaceFalcon 又是怎么回事?据我所知,这是 Solana 上的一个真实项目,但真正的项目使用的是 spacefalcon.io,而骗子们用的是“.com”。所以之前一直与我互动的「Linh」可能只是真 Linh 本人的冒顶者。

通过此事,我也总结了一些经验教训:

1. 批准 Token 可能非常危险,一定要非常谨慎地对待它们。如果可能的话,尽量限制批准。

2. 骗子现在越来越聪明。在此之前,我遇到过最好的骗局基本上是「您好,我是技术支持,请分享您的私钥以便我们提供帮助。」

3. 始终做好查验工作,无论你对一个项目有多么信任。这些人花了两周时间专门研究针对我的具体弱点,让我差点上当。

尽管我非常幸运,能够以最小的伤害度过这一切,但大家还是要多加小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