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迅雷想翻身 但区块链是好选择吗?

区块链是否能成一剂“治病”良药

在这个区块链概念盛行的时期,早已选择向区块链转型的迅雷,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可能。二级市场似乎也给出了良好的反响。截至美东时间2月16日美股收盘,迅雷股价上涨2.2%至1.86元。

于迅雷而言,选择数字藏品是否会是最佳选项?在NFT行业前景尚未拨开浓雾前,这条路又将把迅雷带向何方?

生于草莽,也曾辉煌

曾经的迅雷,一度也曾站在资本的风口浪尖。

2002年,还是留学生身份的邹胜龙在硅谷创立迅雷。彼时中国下载市场,网际快车无疑是绝对的霸主。

凭借着超高的更新频率,网际快车不仅是在国内下载市场成为老大,同时还面向全球219个国家提供服务。

2003年邹胜龙带着迅雷回到国内,一个下载工具软件的传奇也从这时拉开序幕。转折点始于2004年,在这一年里,迅雷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网际快车停止了更新升级,而停止的原因仅仅只是其开发者侯延堂迷上了魔兽世界。

历史总是因为不经意的小举动而发生改变。没有竞争对手的迅雷,开始迅速发育,基于自身的P2SP技术,不断抢占快车的原有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国内互联网刚刚兴起,电脑装机量暴增的同时也为迅雷带来了足量的用户增量。在那个并无付费购买服务观念的时代,大量盗版游戏、影视资源以及软件服务被用户在网上四处传播。

于是,下载得更快、资源丰富的迅雷,积累了海量用户,迅雷也成为了那个年代每个用户电脑上必装软件之一。

到2006年,迅雷在国内下载市场的份额超过50%,覆盖用户超过1.1亿,仅次于QQ,成为彼时用户体量第二的客户端软件。当时,迅雷每天能为用户提供9000万次到1亿次下载,这在当时的国内市场显然无人能及。

2011年,迅雷决定赴美IPO,而此时它在国内下载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76%,成为“中国最大的下载服务提供商”。

但这,似乎只是一场滑坡的开端。2009年1月7日,3G牌照的发布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序幕,由PC端向移动端转化成为大势所趋,腾讯手握微信与手Q、阿里则以支付宝盯上移动支付…..互联网巨头们虎视眈眈地瞄准手机入口,蓄势待发。

而迅雷却陷在了上市迷途中,盗版问题的隐忧、美股大环境的冷淡,以及彼时下载市场的萎缩,让迅雷没能搭上移动互联网的风口。

网上冲浪的终端从PC转向手机,而没能及时APP化的迅雷,用户流失不可避免。014年Q1,迅雷付费会员数量达到517万,当时还是中国互联网第二大付费会员平台;到2017年Q1,会员数量为408万,再到2020年Q2,会员人数为390万。

付费会员数量的一跌再跌,直接又或间接的为迅雷的落寞埋下伏笔。

区块链是否能成一剂“治病”良药

造成迅雷落魄的,并不仅仅只是没有抓住时代的风口,也与工具类软件天然存在变现困难的痛点密不可分。

早期迅雷的商业模式采用内置广告、设置弹窗的模式来赚钱,但这是以影响用户使用体验作为代价,且因为传播低俗内容一度遭到网信办的叫停。

而另一种形式则是推出付费服务,用户成为会员后,可以享受高速下载、离线下载等加速功能,这更是导致迅雷招致骂声一片。

但迅雷想要重新找到利润增长点,并非一件易事,如何从单一的下载工具软件转型,成为迅雷当前的重中之重。

云计算似乎成为了迅雷的救星。2014年,迅雷推出“水晶计划”,凭借云计算、区块链技术挖掘出新的可能。旗下的星域云更是已经与爱奇艺、B站、快手等视频、直播企业客户达成合作。

2016起,迅雷的云计算和增值服务收入迅速增长,2017年更是超过订阅收入,并在2017年的迅雷财报中,云计算产品被重点提到。

从时间跨度上看,迅雷也似乎是国内较早入局区块链市场的企业。一些耳熟能详的区块链业务如玩客云、网心云,都是迅雷旗下的区块链项目。

迅雷确实有着一定的先见之明。2021年里,DAO、NFT和元宇宙成为了彼时热门的关键词,其中元宇宙更是在资本市场中掀起了一股热潮。而在这三者背后,与区块链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区块链既是元宇宙六大支撑技术之一,也是时下备受关注的数字藏品基础组成部分之一。因而积累了技术基础的迅雷,在元宇宙时代也更为如鱼得水。

此次迅雷所发布的企业数字藏品服务平台,主要用于为企业和机构提供数字藏品设计、铸造、展示、管理等全链路服务体系。除了纯图片之外,平台还支持不同类型数字内容,例如游戏道具、音视频、收藏品、赛事门票等。

从本质上来说,该平台相当于为企业赋能了区块链技术的能力,帮助企业接轨、适应拥有区块链技术的未来世界。

以NFT市场为例,据CryptoPunks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过去1年CryptoPunk的销售数量为11752个,总累计销售额为14.3亿美元。根据Nonfungible官网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NFT买家数量同比增长66.94%,卖家数量同比增长24.7%,今年10月NFT活跃钱包数量超过了15万个,较2019年增长97.09%。

即使相关市场热度暴涨,但这仅仅只是一场预热。毕竟元宇宙概念在现阶段仍然只是空想,距离落地和真正的产品化,尚有距离。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年内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里指出:目前大规模“元宇宙”的产品化还十分遥远。

“未来实现1000万的付费会员,覆盖10亿个人终端,创造百亿价值。”这句曾被作为迅雷企业愿景的话语,如今看来却显得遥遥无期,不过,至少对于迅雷而言,这一次终于没有错过市场的风口。

只不过,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