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从没有人谈论过的Web3最大机遇

今天我要谈谈我认为没有人谈论的最大的Web3机遇,没错,我在这个领域(区块链)已经很长时间了,从 2013 年就开始投入到这个“游戏”。并且实际上我在 2016 年便获得了数字货币的第一个学位,而这一周前,我的项目还被称为DAO,它筹集到了现有以太坊的14%之多,但被盗了。我不仅从学术生涯上学到了,生活也狠狠的给我上了一课。

我已经遇见过许许多多Web3的各种机会,但我必须告诉你今天我要讲的这个机遇远远被人们忽视了, 这个机会是巨大的,大到仅仅在美国就有10.5 万亿美元的支出,这可是万亿美元!是加密货币总市值的五倍,而且还在增长 一直在增长,数量上升、支出上升,这个机遇如此之大,却没人提到过他。甚至没有人意识到它确实存在,而且这里基本可以说完全没有竞争,也没有人在这个领域赚钱。这可是有 10.5 万亿美元的市场啊!但参与到这个领域的组织都在亏损。

有人知道我在说哪个领域吗?公共物品!没错就是他!公共物品是web3中最大的机会。每个人都认为公共物品没有钱,但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和我们的非营利组织每年花费 10.5 万亿美元在这上面。

这机遇是巨大的,但竞争很弱,就像在非营利领域一样,他们实际上是在乞讨钱,然后要求折扣,他们甚至不付志愿者钱,Web3有机会改变这一现状。这里有5000亿的市场!我认为我们不会太快被政府支持,科罗拉多州确实很有远见, 这过程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但非营利组织是一个很容易就可以成为整个行业突破口的机遇,成为整个行业的“搅局者”,而且美国每年有近 5000亿美元被捐赠用于尝试以最低效的方式解决问题。

昨天我在这个舞台上的演讲中谈到了很多,如果你没有看到它,我会重点提一下这些话题,我认为它为我想说的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背景。也就是:通过微观经济为公共产品创造谢林点(指人们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的选择倾向,做出这一选择可能因为它看起来自然、特别、或者与选择者有关) 。这里有许多内容需要挖掘,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或者基线。基本上我谈到了稀缺经济学是我们习以为常的经济学,我们把钱投入到正确的领域,因为它真的很简单,稀缺经济学对任何可以被定价的物品都非常有效,因为你可以将人们排除在参与之外,当你将人们排除在正在创造的价值之外时,您就会创造客户。因此稀缺经济有这个非常好的价值流,任何创造价值的人都会因为他们创造的价值而得到回报,因为只要有一个终端用户认为这里有价值,那他就愿意为此掏钱。但在富足经济(Abundance Economics,与稀缺相对立的经济逻辑)角度上这是个悲剧。富足经济是我们为社会提供价值,比如当海湾里有鱼并且我们希望保持鱼类的丰富,我们会建立系统来保护海湾中的鱼 这就是富足经济,这就是我们为社会维持富足的方式。

在这个领域(公共物品),整个社会价值的一半都在富足经济领域,它由非营利组织以及政府管理。政府的激励制度非常薄弱,但它确实有效。没错,他们会说:给我钱,否则我会偷走你的房子。这是在该行业中搞到钱的好方法,效果也很好,但反馈周期很长很长。如果你想创新或改变些什么,你必须每年投票一次或类似的事情。如果你有很多钱,也许你可以游说。但这依旧是个非常薄弱、低效的反馈和创新系统。我们现在在公共物品空间中没有创新并且没有利润,更糟糕的是,他们基本上只是在乞讨。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就需要一直牺牲。

当前世界像是着了火,有太多的问题。在个人奢侈品上我们有太多机遇,你可以去买一个游艇、你可以买部手机。这的确很棒,我们可以协调制造手机、电脑和所有这些满足个人需求的复杂产品,因为利润是把每个人聚集在一起的谢林点。但在我们正在运营的公共产品领域,我们是逆流而上,一切包括利润、效率等等都被牺牲了。我们有机会在 Web3中改变这一切,我们可以建立除政府、非营利组织之外的第三种方式。我称之为第三种方式——再生经济(Regen Economic)。

再生经济是任务驱动的经济系统,他奖励那些满足集体需求,生产、分配这些公共商品的人。而且我们已经在这样做了,这太不可思议了,Gitcoin!当然也向凯文以及所有在Gitcoin的人们致敬!你们做的太棒了!

我认为Gitcoin在这个领域中是最大的任务驱动型再生经济。他们想要建立和资助数字公共产品,如果你想支持数字公共产品,他们做得很好,你可以在Open Collective或Gitcoin、Giveth 上捐款,或者你可以直接购买听起来更有吸引力的GTC。在捐款上你或许会捐出一百美元,但你可能会购买数千美元的GTC,因为GTC正在上涨。

TEC是领先的代币工程项目,他们的市值是 600 万美元。基本可以说他们是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新生领域研究的最前沿。你可以直接向他们捐助就当做好事儿,换句话说就是把你的钱“烧了”。但也可以去购买TEC,毕竟他也在上涨。

Panvala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他们在这里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他们为 Web3社区增加了如此多的价值,将每个人聚集在一起。市值 340 万美元,他们创造的价值远高于此。

我们现在就坐在SporkDao教堂里,才230 万美元的市值?你在开玩笑吧!光今天一天创造的价值会产生多少资金!一个免费的会议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并踏入加密领域。正是因为他们的成就,如此多的初创公司才将在今天启动。

BrightID正在创造一人一票的机会,育碧就可以从中获得“进化”。才210万市值?不会吧不会吧?

Giveth会奖励那些做出贡献的人,显然我将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个上。我们的市值是 460 万美元。我是说我们有机会把元宇宙带入到“肉体空间”。Giveth的目标是拆分出上千个微经济体,我们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从Eleanor Ostrom这种伟人身上获得了很多智慧。 我几乎会在每次讲话中引用这句:“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去相信官僚、政客抑或专家能够比当事人更好地解决问题,因为他们才有最大的激励去找到最正确的解决方案。”每当我说这段话时我甚至想哭,因为这太真实了,解决问题的智慧就在这里,就在非营利组织。人们已经忙活了数十年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但他们没有反馈机制,他们意识不到底该怎么做,他们几乎就是在乞讨,谁有钱谁说了算。打个比方,出钱人会说:给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毯子吧,给点毯子就够了。但事实上他们需要的根本不是毯子,他们需要的是帮助、是目的,是更多远远大于毯子的东西。他们成为无家可归之人,是因为他们不想住在家里,我们应该从别的方式帮助他们,应该创新!

智慧就在我引用的这句话里,而Giveth就是想要释放这一智慧。我们将从建立全球最好的捐助平台开始,这是将这一智慧带入到web3领域的方式,并且我们已经做到了。我知道, Gitcoin在科罗拉多州做的很棒,但他们一年只做4轮捐助,而且捐助的领域基本都是数字公共产品。而我们想要聚焦在真正的,脚踏实地已经落地了的非盈利组织,我是说在“肉体世界”里的非盈利组织。我们所做的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我们的捐助平台是全球最棒的:100%的捐款全部会去到非盈组织,并且我们会给你付钱来让你捐款!我想说,你还想要什么?每当你向Giveth上认证过的非盈利组织捐款,我们都会给你GIVbacks,他会以Giveth代币的形式发放。也就是说,现在如果你向Giveth的捐助匹池捐款了1000美元,我们会回馈你80美元价值的Giveth代币,并且它也会不断上涨。这一方面是对你捐款的补贴,但你从另一个角度想想,如果Giveth的价值不断上涨,你甚至可以通过捐款来赚钱!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这就是GIVbacks赋予我们的。GIVbacks是我们去中心化、回馈我们社区的方式,我们想要成为一个由捐助者运营的捐款社区。谁出钱谁说了算对非营利组织来讲不合理,但对捐款社区来讲就合乎情理。

GIVbacks这仅仅是我们的第一步,一个开始相较于我们复杂的路线图来讲。而下一步是GIVpower。GIVpower是把权力分配给我们平台的捐助者。我们现在有一个认证过程,而且我认为这真的很酷,也是GIVbacks最酷的地方,就是你不需要成为501c3(税法条例,内容一是志愿者组织免税、二是捐款者的捐款可以抵税)组织的一员也能够给捐款者GIVbacks补贴,你的捐助者也不需要交税来获取这笔补贴。在Giveth ,我们不在乎你的法人是什么或者有没有法人身份。在Giveth你都可以收到捐助,并且你的捐助人也可以获得补贴,就好比抵税一样。

我们想要的就是双赢的局面,非盈利组织的人们现在就是乞讨要钱,为了改变这一点,我们创造了GIVpower,我们把权力给到Giveth代币的持有者,而他们就可以在非盈利组织上进行抵押(staking),比如Mutual Aid Mondays。Mutual Aid Mondays每周一都会到街上用多种方式,并且是基本都是以无家可归的人所想要的方式去帮助那些流浪汉。所以有了GIVpower,如果你想帮助在丹佛的那些流浪汉,你就可以直接捐款并获得Giveth代币,并把这些代币抵押在Mutual Aid Mondays之下。

我们想要创造一个良性循环,当有项目在平台上获得成功,我们将带领他们走向下一阶段。我们的目标是拆分出更多的DAO,而非更多非营利组织。举个例子,假设Mutual Aid Mondays名下有很多抵押的Giveth代币,那我们将带领他走向下一步。我们会说“Hi,要不要建立一个名誉系统,如果我们可以把人们在Mutual Aid Mondays的贡献都游戏化?“所以这是一个发放非金融属性的名誉代币的好机会,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开始成为一个DAO甚至开始游戏化他们的贡献。所以这也是个非常容易的方式来让人们加入到加密、Web3领域,风险很低,人们并不会因此亏钱,因为这里本就没有钱。他就是个不可转移的名誉代币。

而当这一些都做好后,他们可以开始通过DAO来管理捐款,相较于全部捐助都由Giveth给到某个具体的机构的核心人员,现在这些捐助都将到一个DAO当中,由代币持有者们一同来管理运作。

而当上述这一切都是实现后,更精彩的就来了,我们称之为Gurves。Gurves是非盈利的开端,但同样也是我们Giveth路线图的终点。Giveth的路线图中还有很多很酷的东西我这次没有提及,但Gurves是我们真正的目标,至少对我而言。

Gurves的一切都是为了尝试去创建一个能够使人们拥有自己的经济体系的系统。一旦一个DAO拥有了自己的名誉系统,比如Mutual Aid Mondays,他们其实已经开始分发代币,他们知道如何去DAO。这时我们就可以开始将钱投入到其中,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如何通过名誉系统去管理捐款,我们就可以让他们创造自己的经济系统,这就需要用到Gurves以及GIVpower。所以,如果说Mutual Aid Mondays项目上已经通过GIVpower抵押了20万。我这里不会去解释联合曲线,但其实Gurves就是一个有着Giveth代币的联合曲线抵押。我就解释下留存比率,这里我们选择了20%D额留存比率,这主要是因为TEC给他们的DAO选择了20%, 我本人也很信任代币工程师的建议。所以说如果Mutual Aid Mondays选择了20%的留存比率,那么他们的市值将会是100万,这是因为留存比率本质上就是抵押除以市值。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20万美元的Giveth代币抵押来创造100万美元的市值的Mutual Aid Mondays的代币。

这听起来似乎很奇怪,但这是非常苛刻的。首先两种代币都需要被锁仓,不可立即出售;其次这笔钱必须DAO中分配,一部分去DAO国库来让他们管理,一部分作为空投分发给具有名誉的、对社区真的做出贡献的成员,还有一部分是发给一开始的质押者。

劳动贡献、专业技能贡献以及资本贡献,明确不同种类的贡献在DAO以及经济系统当中尤为重要。我们也将通过Gurves来实现这一点,当人们捐助并获得Giveth代币后,这部分代币的一小部分将流向Gurves用来创造Mutual Aid Mondays代币返还给捐助者。这也使得捐助者成为了股东、志愿者也成为了股东以及所有对社区做出贡献的人都将有话语权来决定社区的走向。

就像我朋友Olivia说的,其实很多无家可归之人其实他们是想要在街道上生活的,他们并不喜欢我们给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而他们也知道应该创新,如果我们给这些在丹佛的流浪汉一些生活目标呢?比如给他们在Mutual Aid Mondays里建立公共安全DAO,训练这些人让他们成为公共安全员(保安)之类的。流浪汉一直都在街道上,他们可以做一点警察也可以做的事情,这或许就能帮到他们。假如Mutual Aid Mondays做到了上面这一切,那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会是个问题嘛?这下流浪汉会很高兴,会感觉良好,他们有了尊严,有了目标,他们在保护丹佛的街道。如果这成功了就可以推广到很多地方,西雅图等等。Mutual Aid Mondays可以成长,而成员们赚钱,这一切都是成功、多赢的局面!

这个机遇非常大,仅仅在美国就有10.5万亿,10.5万亿!这是加密市场市值的5倍啊!我希望你们能加入我们!我们也正在招聘,感谢各位!希望大家能帮助我们,使整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文/Griff Green(去中心化捐赠社区Giveth创始人)

译/Jasur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