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迪拜正在逐渐成为世界的加密产业中心

本文由公众号“老雅痞”laoyapicom授权转载

信息来源自wsj,略有修改,作者 Rory Jones

迪拜在疫情的刺激下,当地的科技产业和加密产业正在迅速增长,因为这里的初创企业吸引了国际风险投资公司的兴趣,包括软银集团公司和红杉资本。

迪拜在很大程度上保持边境开放,积极接种疫苗,并出台了签证和其他政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劳动力流动。高管们说,随着欧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通过多波Covid-19事件启动封锁,迪拜宽松的病毒政策、低税率和相对较轻的商业监管,为科技初创企业和加密企业创造了一个有吸引力的环境。

“总部设在迪拜的风险投资家、500 Startups公司的前合伙人阿什-西迪基(Asher Siddiqui)说:”真正改变的是Covid19–它将生态系统加速了三到五年。

Ralf Glabischnig是投资者和Crypto Oasis的创始人,Crypto Oasis是一个帮助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初创企业在迪拜建立的组织,他去年搬到了这个城市,他称这个城市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加密货币技术中心。Crypto Oasis表示,它已经帮助200家初创公司–交易加密货币或在区块链上建立业务–在迪拜建立了起来。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已经在迪拜设立了办事处。

迪拜还受益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与以色列的新外交关系,该关系于2020年在一项被称为亚伯拉罕协议的协议中达成,这为迪拜与特拉维夫已经建立的科技中心建立联系创造了机会。来自以色列的公司,也在经历着科技的繁荣,正在扩展并选择迪拜作为他们的第一个区域前哨。

根据总部设在迪拜的研究平台Wamda的数据,去年对中东和北非科技公司(不包括以色列)的投资翻了两番,达到28.7亿美元,而2020年为6.54亿美元,其中大约一半的投资流向阿联酋。

迪拜现在有三家价值至少10亿美元的科技初创公司。Kitopi,一个云厨房平台;私人航空平台Vista Global;以及Emerging Markets Property Group,根据纽约的CB Insights,该公司在阿联酋、埃及和其他国家运营分类列表网站。

总部设在伦敦的投资公司Hambro Perks的首席执行官Dominic Perks说:”这是一个转折点,”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个基金,投资于中东的初创企业。

据熟悉这些行动的人说,红杉资本的三名驻印度高管在疫情期间搬到了迪拜,他们在那里获得了可以自由进出迪拜的长期签证。

这些人说,红杉资本印度公司在迪拜的有效延伸有助于产生该风险基金在海湾地区的第一笔投资。一位人士表示,总部位于加州的红杉印度基金在1月份牵头对一家位于沙特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Lean Technologies Ltd.进行了3300万美元的早期投资,该基金正在计划另一项交易。

除了Lean,红杉的欧洲团队去年还投资了埃及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Telda。

软银集团的Vision Fund 2在7月牵头对Kitopi进行了4.15亿美元的投资。几个月后,软银做了一笔1.25亿美元的交易,购买了沙特阿拉伯客户参与平台Unifonic的股份。这家由沙特和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提供600亿美元支持的投资公司,于2018年在阿布扎比建立了业务。

据一位熟悉该基金战略的人士称,软银在等待交易流量的回升,现在看到更多成熟的企业家在经营规模足够大的海湾公司。软银在早先的一轮投资中放弃了对Kitopi的投资,但它与创始人保持着联系,并在该公司发展到在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巴林经营60多个云端厨房时进行了投资。

该地区的主权财富基金,如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也在直接入股并为当地的风险投资公司提供资金。

风险投资公司Shorooq Partners在迪拜的合伙人Kunal Savjani说:”硅谷风险投资公司和全球风险投资公司的大额资金正在涌入,他们将这里视为下一个新兴地区,”该公司拥有超过45家初创公司的投资组合,它的竞争力更强。”

风险投资家说,阿拉伯世界拥有年轻、精通技术的人口,但它历来是投资者的资本来源,而不是一个因其企业家而受到称赞的地方。他们补充说,其频繁的冲突也让投资者望而却步,而最大的经济体沙特阿拉伯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在经济和社会方面有所开放。

投资者对阿拉伯世界的兴趣与对美国、亚洲和欧洲的风险资本投资相比,仍然相形见绌。根据以色列非营利组织Start-Up Nation Central的数据,以色列的初创企业去年吸引了超过250亿美元的资金。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到2031年成为20家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公司的所在地。它正在提供10万份 “黄金签证”,或允许企业家和技术投资者在该国居住长达10年的签证,比普通签证更长。阿联酋还设立了一个国家小型企业计划,以帮助初创企业寻找资金,与成熟的公司合作,并将其产品推向海外。

先进技术部部长Sarah al Amiri说:”你不能仅仅通过开放边境来吸引人才,你需要创造机会和合适的环境。”

迪拜的初创企业已经有了消退迹象,比如Uber Technologies Inc.收购了迪拜当地的竞争对手Careem,以及亚马逊公司2017年收购了电子商务网站Souq.com。

一些公司也在迪拜设立公司,但把重点放在更广泛的地区。Swvl Technologies Inc.去年在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的交易中上市,该公司对这家位于迪拜的科技公司的估值约为15亿美元,它为出租车提供打车服务,但其业务主要集中在埃及、巴基斯坦和肯尼亚,而不是阿联酋。另一家创业公司Capiter位于开罗,但在迪拜设有办事处,因为该城市有利于招聘和筹集资金,由此可见,迪拜正在逐渐成为资本的流动性中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