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前沿课·数字产业10讲》01 导论:数字经济,比你想象的更重要

《前沿课·数字产业10讲》01 导论:数字经济,比你想象的更重要插图

这门课我们聊的是数字产业,也就是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科技产业。而数字产业的发展,有一个重要的大背景,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

数字经济,这个词大家可能经常听到,也看过各种各样的解释。比如有人说,数字经济就是数字化企业和相关行业。也有人说,数字经济就是经济产出中完全由数字技术创造的那部分。每个定义的侧重点不同,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数字经济作为经济体的一个分支来看,虽然重要,但占传统经济的比重不会太大。

应该说,在数字经济刚刚兴起的时候,这样的理解没有错。但是,站在2022年年初这个时间节点上,这个关于数字经济的认知迫切需要更新。未来,数字经济不是经济体的一个分支,而是,数字经济就是经济体本身,会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是继过去10年的网络化、信息化时代的下一个典型新经济业态。10年后绝大多数企业应该都会是数字化的企业,在那个时候谈到“数字化”应该和现在谈到“互联网”一样稀松平常。

2021年12月,国务院发布了第一个国家级的行业“十四五”规划——《“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这里面对数字经济作出了清晰的定义:

“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融合应用、全要素数字化转型为重要推动力,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

这句话有点长,不好理解,没关系,我们拆解一下。

首先,“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看到没有,这一句明明白白地指出了,数字经济将会替代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这两大曾经的支柱经济,成为未来的主要经济形态。所以我们说,未来数字经济不是经济体的一个分支,而就是经济本身。数字经济,比大家想象的,更重要,一定会对各行各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听到这儿,你可能还是会有疑问:这么说是不是太夸张了?因为从体量来看,目前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还不高,2020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7.8%。但是注意,相比绝对值,你更应该关注它的增长率。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数字经济的复合增长率其实非常可观,达到了年化14%。也就是说,数字经济会创造经济的主要增量。不了解数字经济的最新动向,你可能会错过经济增长中最大的一块蛋糕。

好,了解了数字经济的重要性,我们接着往下看,这句话的中段,“以数字资源为关键要素”。这是什么意思?

目前为止,数字经济的发展经历了两轮:上一轮是互联网化,关键要素是网络;这一轮正在推进的数字化,关键要素变成了数据。具体来说,这又得分两步走:第一步,是“产业数字化”,就是把所有传统产业的生产信息、管理信息变成数据;第二步,叫做“数字产业化”,就是把这些流动的、实时的、有生命力的数据,最终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提升生产效率。

目前,各个行业所处的阶段不一样。大部分的传统行业,比如能源、金融、制造业等等,还在做第一步,也就是产业的数据化。而像电商这样发展比较快的行业,已经迈入第二步,开始做数据的产业化。这两步走完,数据才能够真正变成生产要素。

可以说,数字经济时代的数据,就好像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煤炭、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的石油、信息化时代的电力和网络一样,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源。

好,理解了数据的重要性,我们接着来看最后这句,“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

注意重点,这里第一次提出了公平和效率问题。数字经济的目标,绝不是仅仅追求效率,而是要追求公平与效率的更加统一,数据一定是一个公共的生产资料。从这个角度你就可以理解,最近,国家出台各种措施对互联网平台进行约束和反垄断,给平台经济发展和技术扩张定下了一个边界。而未来数字经济的目标也一定不仅仅是围绕改变人们生活的TO C领域,更重要的一定是围绕提升生产效率的TO B领域。

总结一下,关于数字经济,需要记住三句话:数字经济是未来的主要经济形态;数据资源是关键要素;数字经济要促进公平和效率更加统一。

 

好,我们接着往下聊,发展数字经济,首先要发展什么?俗话说,想要富,先修路。数字经济也是一样,首先要做的就是“先修路”,也就是打造数字经济的底座。我们常说,数字底座有两条腿:一条腿是信息基础设施,另一条腿是关键核心技术。

先来说第一条腿,信息基础设施。站在2022年这个时间节点上,最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当然就是5G,5G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催化剂。为什么这么说?

历史上,每一轮的通信技术创新都要经过五个阶段:第一,是实现硬件突破;第二,是网络的升级;第三,是终端的普及;第四,是大量开发者涌入,去做上层应用和内容;第五阶段,是新一轮硬件的迭代。

过去两轮通信技术革命都是这样进行的。2006年,苹果推出3G手机,实现硬件突破;2009年,3G网络在中国正式商用;2011年,3G手机开始普及;2012年,以手游和微信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爆发。2010年,HTC推出全球首款4G手机;2013年我国4G正式投入商用;2015年,4G 手机普及;2016年,迎来了4G时代杀手级应用,短视频和直播的爆发。

从技术创新的发展阶段可以看到,一项新技术出现,到新应用的全面铺开,存在一定的“迟滞效应”,这个时间大概就是三年左右。5G从2019年开始商用,到现在也刚好三年,就处在从终端普及,到应用爆发前夕的位置上。过去的经验表明,终端渗透率超过50%这个临界值,应用就会更加快速地爆发。中国5G终端用户的渗透率,2021年达到了40%,到2022年年底会有希望达到60%以上。

可以肯定地说,5G马上就会迎来一波应用创新。而 中国作为5G发展最快、最大的市场,在这一轮应用创新当中,一定不会落后,甚至会在全球起到引领作用。

这门课程里,我不会专门去讲5G,但是需要记住,5G是数字经济底座的两条腿之一,是数字经济最重要的技术催化剂。

我们再来看数字底座的另一条腿,关键核心技术。

注意,《规划》里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数字经济的发展目标之一,是数字技术自主创新能力显著提升。”这句话指出了未来关键核心技术发展的确定趋势,就是国产化。数字产业的关键技术——芯片,基础软硬件等,一定要往自主可控的方向走,这关系到我们能否掌握数字化的主动权。

过去的2021年,数字产业核心技术的国产化进程已经开启,实现了“国产化从0到1”。比如,下游行业加速了对上游国产产品的认证和导入,国产厂商的市场份额正在提升。未来3~5年,国产化的进程还会继续加速,实现“国产化从1到n”的过程。我相信,这件事儿一定能够做成。关键核心技术国产化的具体进展,在后面的课程中我会向你详细介绍。

 

好了,有了5G作为催化剂,以及关键核心技术实现国产化,数字经济就有了坚实的底座,可以更大步地走向应用。

我认为,数字化带来的市场机会也一定是双向的。过去几年的互联网化,是一种单向的发展,是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向从事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迈进。比如电商,不管是阿里、腾讯,还是京东,这些参与者都是在用新技术向传统零售行业发起挑战。

但在数字化时代,呈现出了一种双向的趋势。比如滴滴、Uber这样的纯互联网公司,随着车联网和智能车技术的发展,也开始深入到传统行业,去跟车厂合作造车。反过来,传统的车厂,也开始深度学习和利用数字化技术,进入科技行业,比如一汽、大众等传统车企,已经开始发展自己的智能车业务。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数字化是双向的。相比于单向的互联网化,数字化卷入了更多的传统行业,未来绝大多数企业都会是数字化的企业。

从时间维度上来讲,2020年到2030年这十年,数字化的浪潮才刚刚开始。科技行业和传统行业开始互相渗透,最终都要走向数字化这个交叉点。

为什么这种双向的发展能够在这个时间点发生?我们可以借助康波经济周期的框架来理解。

康波周期把经济分为复苏、繁荣、衰退和萧条四个阶段,一轮周期持续50到60年。历史上,大量的科技创新都出现在康波周期的萧条期,比如工业革命、机械化和电气化,都是在康波周期的萧条期完成了新技术的迭代。原因就是,萧条期,企业普遍面临人力成本上升、生产效率下降等困境,这时候,新技术就成了救命稻草,企业愿意去尝试、去推动。反过来,如果是在繁荣期,企业忙于搞生产,对新技术的接受程度反而不会太高。

当前,不管是宏观经济,还是各个细分赛道,增速都有下降的趋势,我们一定程度上已经进入康波周期的萧条阶段,这反而推动了数字化的发展。所有行业,都在迫切地拥抱数字化,希望提升生产效率、创造新的生产力。这也再一次说明,数字化,是所有行业的数字化;数字经济,是未来的主要经济形态。

最后总结一下,这一讲,我带你总体了解了数字产业:数字经济是未来主要的经济形态,5G是数字经济的催化剂和技术底座,关键核心技术的国产化是发展主线。接下来,我会带你观察数字产业中具体的行业、公司等前沿话题。

好,以上就是导论的全部内容。我是武超则,我们下一讲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