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算法生成类NFT真的没有意义吗?

原标题:算法生成类NFT真的没有意义吗?从波普艺术看NFT收藏,安迪·沃霍尔如何铺平道路?

六十年前,在玛丽莲·梦露去世的几个星期后,安迪·沃霍尔第一次用丝网印刷方法制作出了《玛丽莲·梦露双联画》。

而在当时,安迪·沃霍尔并不知道他对丝网印刷工艺的使用将直接塑造未来的数字艺术运动。这正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

安迪·沃霍尔,美国艺术家、印刷家、电影摄影师,是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当前的算法生成类NFT收藏品可以直接追溯到波普艺术,这类作品大量借鉴了波普艺术丝网印刷作品的哲学和方法。

在《玛丽莲·梦露双联画》发布时,该作品同时受到了大量批评和赞扬,原因与当前算法生成类NFT遭到批评与赞扬的许多原因相同。

其中有几个值得注意的相似之处:

  • 使用当代技术;

  • 进行图像挪用;

  • 与流行文化相互作用;

  • 社区的所有权/会员资格。

技术是否使艺术更有价值?

使用预先存在的图像进行丝网印刷制作,也就是“复制粘贴”并填充上不同的颜色,沃霍尔称之为“流水线效应”。

通过这种方式,艺术的生产方式体现了流行文化产品的流水线生产,而这构成了波普艺术运动的支柱。这种流水线比喻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沃霍尔的另一作品《金宝汤罐头》。

沃霍尔因使用并非他亲自制作的图像,以及使用技术进行作品创作而受到批评,那时许多人认为通过技术制作的作品不如绘画创作而来的作品。

对一些人来说,他们认为,通过丝网印刷制作作品表明其中体现的才能比绘画这类完全原创的作品要少。

这种看法导致一种观点产生,那就是艺术作品的影响力和相关性不如“纯粹原创”的艺术作品。许多评论家还认为,丝网印刷的作品不可能具有与独特绘画相同的意义深度,因为这类作品是使用工业工艺制作出来的。一些人认为,工业过程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具有“艺术性”。

《玛丽莲·梦露双联画》在梦露去世几周后发布。作品左侧面板展示着多个高度彩色的图像,其中线条逐渐清晰且变暗,整体颜色逐渐变亮,但整体来看图像与图像之间只有轻微变化。右侧面板则是黑白色调,随着图像的重复,图像的清晰度也在大幅减少,仿佛梦露在慢慢“消失”。

《玛丽莲·梦露双联画》

在这幅双联画中,生与死的隐喻再清楚不过了,左右两侧强烈鲜明的对比,暗示了巨星的陨落与在世时的光鲜。该作品反驳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艺术品的意义从某种程度来说与用于创作它的技术的感知技能相关联。

牢记沃霍尔的这一课很重要,因为当前人们对算法生成类NFT收藏最普遍的批评之一就是,他们认为这类图像不可能存在内在意义,因为它们是在计算机算法的帮助下创建的。

这种批评与最初针对沃霍尔的论点如出一辙,就是一种延伸。事实的真相是,意义是由艺术的观察者创造的,而这些技术可能会影响作品被诠释的方式,但这与意义的深浅或有无意义无关。

简而言之,安迪·沃霍尔使用他可以利用的工具来创作具有影响力的艺术作品。而算法生成类NFT同样如此。它们可能在技术上更先进,但它们仍然只是艺术家用来吸引和娱乐他人的工具。

事实上,算法生成类NFT在许多方面只是模拟丝网印刷工艺的数字化形式。创作者通过自己的一只手(进行相关操作后)让整个系列运转起来,并引导它。这一事实不应被忘记或忽视。

图片挪用还是图片欣赏?

波普艺术反映了战后美国存在的商品化兴起。艺术家们使用与美国消费主义时代精神相关的图像来创作作品,由此使他们的作品能够让人们对此产生共鸣,同时通过作品对当代文化进行评论。

沃霍尔使用金宝汤罐头和可口可乐瓶等图像来创作他的艺术作品,不过这些图片他没有版权或所有权。

这些公司最终认为沃霍尔作品的知名度对商业有利,因此他们没有以侵犯版权为由对他提起法律诉讼。尽管如此,就构成公共领域的内容而言,沃霍尔在一个新发现的法律灰色地带运作。

《金宝汤罐头》

如果查看当前许多NFT项目,我们会经常看到带有超级英雄服装或流行文化方面的图像,而这些图像并非由艺术家本人直接拥有。可以说,一些图像属于合理使用。

这些图像在公众意识中代表了生活中出现的物体或想法,而不仅仅只是最初被创作出的作品。因此,就版权和合理使用来说,这些图像中的一些图像可能被视为存在于灰色地带的。

话虽如此,艺术与合理使用之间复杂而微妙的相互作用远没有以前那么分裂。

在当今世界,图片挪用以及对图片进行二次想象已不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1980年代兴起的混搭文化(Remix Culture)。

嘻哈音乐经常会对已有内容进行采样,在采样的基础上进行音乐创作,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等同于沃霍尔对图像所做的事情。

几十年来,重新利用别人的作品并转化为新内容的想法已经变得比以前少有争议了。但尽管如此,这仍然是处在NFT收藏辩论中反方的人所引用的普遍批评。

对于某些NFT收藏品来说,受版权保护的内容和已被公共领域采用的内容之间的相互作用会继续发展。

流行文化和NFT

流行文化生活在大众的心中。它不是停滞不前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和转变的。

NFT收藏品力求捕捉大众想象,其中不仅反映的是当代态度,而且以简单、连贯的方式引导着公众。这也是使模因(meme)变得如此强大的过程。沃霍尔的作品与模因非常相关。

meme模因是指通过模仿或其他非遗传方式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思想、行为或风格,通常是为了传达模因所代表的特定现象、主题或意义。某种程度上与中文词汇的梗意思类似。

沃霍尔是一位模因大师,尤其是想到玛丽莲·梦露通过大众想象所留下的不朽遗产时。沃霍尔对她形象的诠释与流行文化偶像玛丽莲·梦露的想法密不可分。借助当前的技术,这种文化模因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效。

不言而喻,NFT收藏品已成为这一过程的一部分并且本身具有高度模因性。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NFT为什么能在过去一年中大受欢迎。

我们还生活在一个对流行文化有多种不同定义的世界中,其中通常存在着“主流”文化,包括流媒体服务上的电影和节目,以及社交媒体上的对话。

文化的某些方面也被广泛共享,但并不完全处于所谓的“流行文化”的模糊尖端。

例如,以Curate这一多链NFT平台上的NFT作品Style of Skull为例,该系列NFT作品向世界各地的头骨/骷髅图像致敬。

从标志性的墨西哥糖头骨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巴黎骷髅墓,人们对与死亡相关的图像有着天然的迷恋。这种魅力在Curate的另一个系列作品“Memento Mori”(字面意思为:记住死亡)中得到了探索。

人们对死亡主题相关图像的广泛迷恋“提炼”到算法NFT中,既可以说明人们对骷髅头元素的历史迷恋,也是在对这些现有事物进行二次想象。

另一个流行文化对NFT收藏品带去影响的例子是OpenSea上非常著名的CryptoPunks系列NFT。

这一系列NFT的风格让人想起1990年代早期电脑游戏中的24×24像素艺术。

任何在1988年至1992年期间玩过《龙与地下城》游戏的人在看到这些NFT图像时都可能会感到一股怀旧之情。在风格上,这些像素化的肖像捕捉到了与《龙与地下城》这类游戏中角色形象的相似感觉。

最终的效果是,复古艺术激起了人们对曾花费数时玩的不同游戏的怀旧回忆。

所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CryptoPunks流行度的分解很简单,那就是NFT艺术植根于文化对象,并引发怀旧情绪。

最重要的是,10000个不同形象这一绝对范围,意味着一定会有人将不可避免地与至少其中一个图像形成个人联系。

与此类似,沃霍尔选择了玛丽莲·梦露的形象作为他的双联画主题。她是一个受人喜爱的偶像,而观众对梦露的喜爱,对于感受这幅探索她生与死二元性的双联画的情感效果至关重要。

回想起来,使用梦露的照片绝对是一个天才的决定,因为玛丽莲·梦露至今仍被人们所迷恋。

不过,沃霍尔的波普艺术作品与许多流行的算法生成类NFT作品集之间存在一个根本区别。沃霍尔采用了现有的流行文化物品,例如金宝汤罐头,并直接重复使用这些物品来传达熟悉感。

算法生成类NFT则通常不像沃霍尔的作品那样引人注目。相反,在特定图像中可能偶尔会发现文化参考,但正是这些图像本身正在闯入公众的意识。

以BAYC(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系列为例。抛开所有争议不谈,它们的确引起了全世界广泛关注。

BAYC有效地创造了一个流行文化偶像,尽管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从其他地方借用某些元素。

所有权作为归属

最后,我将探讨算法生成NFT与沃霍尔和波普艺术相关的最后一点,那就是拥有一件作品或印刷品的含义。

当然,对于任何可以拥有的文化来说,这更像是一般规则,对于波普艺术和任何其他形式的艺术来说也都是如此。

拥有一件文化制品(无论是mp3、绘画还是书籍)的行为,可以形成意义和身份。一个人宣布或展示其拥有的某件特定的艺术作品是对个人的兴趣、观点和世界观的陈述。这一机制在算法生成类NFT中完全相同。

一个人可能只是为了赚钱而购买作品,但一个人也可能购买一件作品,纯粹因为该作品符合他们的兴趣、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或者他们喜欢保持一点怀旧之情。

现在可以说,算法生成类NFT完全符合当代艺术史的经典。虽然这些NFT可能时不时会受到批评,但它们与之前的任何其他艺术运动一样引人注目和重要。在思考和谈论算法生成类系列NFT时,在波普艺术和丝网印刷过程的镜头下去探讨它们是非常有帮助的。

因此下次购买NFT时,请回想一下沃霍尔的案例,说不定能够让你找到真正“属于”你的那个NFT作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