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元宇宙房地产:又一个疯狂的加密市场吗?

(原标题:Metaverse Real Estate: Another Crazy Crypto Market Whose Time Has Come)

我们都听说了那个在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中花了数百万美元购买虚拟土地的人。他最终会将这块土地卖给谁,以及为什么那个人会想要这块土地,暂时还无法明确。此次交易的盈利能力完全取决于Axie未来的受欢迎程度,以及那块土地是否可以货币化。

虚拟房地产市场作为一个全新的领域,正在蓬勃发展。但为了说服投资者这些虚拟土地不仅仅是一串代码,也并不像交易口袋妖怪卡那样,相关的配套仍在为它开发。

“这并不疯狂”元宇宙初创公司SPACE创始人Batis Samadian说,他们在12月的早期融资中筹集了700万美元。

虚拟土地需要为3D体验创建一个地图和坐标。目前元宇宙开发者联盟正在形成标准化和协议,以融合虚拟世界的不同地图,并创建这种前所未有的3D互联网体验,这将是未来元宇宙的标准外观。

“想想你在虚拟土地上所做的事情,如同你在建立一个网站时所做的事情一样。你对网站的目标与对一块土地的目标相同。你正在构建一个3D网站,该网站正在销售一种沉浸式的体验,无论是购物、活动、课程还是订阅服务”Samadian说。

比尔·盖茨最近预测,到2026年,我们将在Meta (FB)上而不是Zoom上举行会议,我们将为自己的头像付费,有人会拥有虚拟的办公空间,而我们可能需要向他们支付租金。

“你最终将使用你的化身在一个虚拟空间中与人会面,复制与他们在一个实际房间的感觉”他在12月21日发布的GatesNotes博客上的年终评论中谈到。

盖茨说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类似电子动画的可穿戴技术和VR眼镜来准确捕捉你的表情、肢体语言和声音。

这些东西还不存在,但出于某种原因,一个拥有自己房地产市场的3D互联网已经在每个加密货币投资者的雷达上。

为这个市场服务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21年网络空间中的房地产已经赚取了约5亿美元的收入。今年,即2022年,所谓的元宇宙房地产的销售额开始超过8000万美元,包括成人主题的房产。

甚至Snoop Dogg也参与其中,加入了沙盒协议。

CBNC Squawk Box主持人Andrew Ross Sorkin在2月1日播出的一个片段中说:“现在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抢地活动,但却没有发生在你家附近,也没发生在我家附近。”

元宇宙房地产使用案例

假设你在某个区块链游戏中购买了一块土地,并为此支付了5000美元。从理论上讲,你将如何通过它获利?

新的用例每天都在涌现,这是Bullieverse的首席执行官Srini Anala给到的一份用例清单,Bullieverse是一款玩家可以在虚拟世界使用NFT的元宇宙游戏。以下是Anala的一些想法:

  • 举办活动并收取租金;

  • 允许置放banner并获得广告收入;

  • 开发游戏并从游戏收入中获得佣金;

  • 早期购买者可以提前获得元宇宙上的资产销售和新版本,为他们的NFT投资组合创造一个重要的初始版本;

  • 位置优越的土地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例如一个可以举办排球比赛的土地,如果它是一个以此类事物而闻名的平台的一部分,那么它就更有价值。土地所有者可以购买排球场等资产并举办电子竞技游戏;

  • 当土地离主要的数字地标较近,或者通过上述策略证明有较高的实用价值从而产生被动收入,那么数字土地的转售价值就会更高。

对于那些对购买代币比使用这些平台更感兴趣的散户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其中一些仍是他们无法理解的。例如他们可能投资于特斯拉,但并没有实际购买驾驶。他们了解特斯拉的价值和它的明星CEO,所以买了这支股票,对于元宇宙,当下的情况也是如此。

目前看来,上述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现有的网络空间中完成,那么谁需要一个3D虚拟世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可以做到,尽管现实世界的砖头、砂浆和钢铁比0和1的代码要贵得多。

Anala说:“每一次颠覆在一开始都会让人感觉很疯狂,直到它不疯狂为止。” “现在是这个市场的早期阶段,在此过程中总会有一些下跌和调整,像阿迪达斯、三星甚至摩根大通这样的几家大型组织都在拥抱它。虚拟土地出现了新的收入和效用模式,这将继续决定这个空间在未来5-10年的发展方式。”

因此你在Bullieverse等区块链游戏中购买土地、收获资源、制作物品,然后出售资源、出租或使用物品等来牟利。如果游戏发展壮大且开始具有经济效益,那么对土地的需求可能会增加,并且资产增值可能会超出你为它支付的费用,这就是去年创纪录的Axie土地交易背后的操作手段。

“对我来说,要回归到实用性上,即拥有这片虚拟土地能给我带来什么?” Splinterlands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Jesse Reich说。Splinterlands是另一款区块链游戏,也是唯一有专业玩家以此为生的游戏。

“当我拥有一所房子时,它让我有机会庇护我的家人。我需要那个庇护所来保护我免受恶劣天气的影响。我对数字家庭没有同样的要求,”Reich说。“所以我需要这个虚拟房地产来娱乐,或者在生态系统中有实用性,由 NFT 来提供驱动。我认为这些将是十分困难的货币形式,但最终将超过房地产,” 他在Snoop虚拟夜总会中谈到虚拟土地上出售物品时说。

每个元宇宙房地产都有不同的用例,最常见的是土地所有者有权构建和部署内容,为元宇宙中的玩家和用户提供服务。

“只有大量用户并访问你所在的地区时,拥有的虚拟世界中的土地才有价值,”玩赚元宇宙游戏Affy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Lucaz Lee说。“随着用户访问你所在的地区,你就有了关注度,便可以通过广告获利,或者可以收取参与费用。但是由于虚拟世界中的用户很少,你在那里拥有的土地几乎没有价值,这些土地的投机性过高,其中一些价格被严重高估“。

发挥你的想象力

3D元宇宙世界中的教育?千里之外的工厂参观?如模拟人生般的贵宾聚会?

我总是回想起Caprica的世界,科幻迷们被SyFy网络上由Edward James Olmos主演的重塑版《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迷住。

在那个虚构的星球上,青少年们戴上像铅笔一样大小VR眼镜,而不是像现有的Oculus设备那般笨拙,并与朋友一起传送进入夜总会。

今天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的化身角色看起来就像我的世界中的某个角色。但在未来它看起来会更像 Caprica,是对现实世界自己的深度模仿。

现在的元宇宙就像1980年代的Atari足球,将其与今天的EA Sports Madden进行比较,场上的三名球员看起来更像是太空入侵者而不是人类。从视觉上讲这也将发生在元宇宙中,元宇宙中虚拟化身不会很长时间看起来像我的世界,未来将更像电影世界中所描绘的那样,这或许需要一代人的发展,但这就是元宇宙吸引力的长期赌注。

Affyn游戏预告片是一个很好的Caprica风格元宇宙的例子。咖啡店里的一个女孩正在浏览她的手机,在她坐的桌子上找到一枚戒指,戴上戒指她就进入了一个有树木、湖泊和可爱飞行生物的虚拟世界。

Affyn的玩赚元宇宙游戏预告片截图

它仍然看起来像游戏。

但其中一些游戏是精美的艺术品。如果我有8小时的时间去消磨,我会在Bullieverse岛转上一圈。

“消费者越来越多地从平面的社交商务环境转向完全沉浸式的3D空间。品牌和投资者正在购买虚拟世界中的土地,以促进这些体验以满足客户需求,”Realm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Larby说,该公司是一家通过销售玩赚游戏NFT的公司。

“在元宇宙中,位置对房地产的影响和现实中一样重要,” Larby说。“这些空间的纯数字性质使其有可能提供卓越的客户服务。”

投资者在该领域的表现如何?

每日交易量超过100万股的Roundhill Bull Metaverse (METV) 交易所交易基金今年处于熊市。迄今已下跌超过21%,纳斯达克指数下跌约7%。

Decentraland (MANA)也好不到哪里去,它下跌了19%,接近熊市区域。

“最近炒作的原因是因为人们猜测他们投资的特定元宇宙平台具有很高的潜力,他们将来会拥有大量用户,”Affyn的Lee说。“但由于这一切的投机性质,虚拟世界中的房产价格不断上涨。如果你投资的特定元宇宙成功并获得大量用户,那么早期购买的投资者将被视为聪明人,具有良好的远见。”

但Lee认为现在元宇宙尚处在早期探索阶段,元宇宙虚拟房地产仍然是非常投机的。

(编者注:本文为海外译文,仅为观点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来源/Forbes

编译/章鱼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