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NFT 时装:粉丝、文化和新消费

    

近几年,时装产业紧随时代的潮流,踏入了数字时代。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主力消费人群也正慢慢过渡到Z世代。在涉猎 NFT 的时装品牌中,有风靡全球的老牌时尚公司,也有只经营虚拟时装的新兴项目。时装产业和 NFT 有多种结合方式和打法,从NFT IP在时装上的基础结合,到虚拟品牌向现实的转化,NFT在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着现行的经济模式。

    

目前,NFT 赋能时装产业主要分为四大方式:

  • 一是基于NFT发行的数字品牌,创造虚拟产品和体验,例如RTFKT, BAYC等;

  • 二是面向元宇宙的时装设计,主攻元宇宙内的虚拟服装方向,例如The Fabricant;

  • 三是现实时装之上的虚拟体验,通过与 PFP IP 二次设计寻找新的消费群,例如李宁;

  • 四是奢侈品牌下NFT的消费拓展,慢慢利用自身影响力进入NFT领域,例如Gucci等。

    

NFT 和 时装产业结合,有四个衡量指标值得关注,身份认同(Identity),所有权(Properties),交互性(Interactivity)以及可拓展价值(Scalability)。综合上述指标,我们区别了 Web3 和 Web2 时装行业公司看待NFT的价值和方式。

数据来源NFTGo.io

     

在 Web3 的时装产业中,不管是发售,展示,合作还是应用,NFT 都在产业中扮演着核心角色。项目通过数字IP的力量聚合一众粉丝,以 DAO 的形式汇聚共同参与者,通过空投数字时装,赋能其在 GameFi 玩法以及元宇宙中的应用。稀有度、二级市场交易增加了服装本身的流动性。后期的实体和线下业务仅仅作为锦上添花,而远非必须。

    

而多数 Web2 公司的打法则是将NFT作为一个工具。本质上,从制作,发售到回馈整个产业链条下,都是基于本身的实体售卖。NFT 被作为一个营销热点,带动了新的消费流量和品牌升级。在这个层面下,元宇宙里的品牌展示是一种新的营销渠道。通过NFT这个热点,维持品牌能见度,并开创新的收入来源。

数据来源NFTGo.io

    

Web3 PFP 与原生时尚品牌的文化对抗

    

相比于传统时装和奢侈品牌,Web3与其存在着文化传播上的差异。

传统时尚品牌依靠每年的时装盛典和媒体新闻,将自己的价值观“自上而下”对大众进行传输,而Web3的新型传播偏向“去中心化”和“社区文化”,于是我们看到了BAYC和Azuki的流行文化的诞生路径是“自下而上”,并且充斥叛逆和符号,更加切合Crypto的原生文化。

    

从NFT本质属性中挖掘出的流行时尚更加符合人们对于Web3潮流的共识,而相比之下“传统时尚+NFT”更像是来自旧时代的舶来品。

    

所谓不破不立,新型时尚从来不是从古典美学上嫁接过来,诞生初期往往存在“非主流”和“叛逆感”,正如贝多芬之于古典乐、梵高之于19世纪画派。

    

同样以BAYC和Azuki为代表的潮牌文化正在从Web3扩散至Web2,比如:组织线下活动、潮牌联名,得益于原生社区文化的加成,他们这些粉丝比以往的顾客更具有“忠诚度”和文化根基,这是传统时尚品牌不具备的,也是传统时尚品牌始终与这些原生文化存在距离感的原因。

    

基于NFT发行的独立品牌

    

目前,有很多专攻数字时尚领域的品牌,通过发行NFT的模式预热,与其他行业合作,为公司带来新的商业机会。

    

RTFKT

RTFKT成立于2019年,其名字取自“artifact”——人造物的谐音,在去年12月份被耐克收购。2月,任何持有Clone-X的人都可以获得MNLTH这个神秘的盒子。上周五,RTFKT的MNLTH持有者可以燃烧NFT后换取Nike Cryptokicks 数字运动鞋。此外,运动鞋还可以定制化“皮肤”,目前,最高成交价为73.3ETH,地板价稳定在2.54ETH左右,较前几日有所下跌。

    

数据来源NFTGo.io

面向元宇宙的时装设计

    

元宇宙和NFT的崛起带动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生态,虚拟体验和互动性经济成为主流。一个完全的虚拟身份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体现,比如头像、虚拟地产、服装。

    

随着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完善,以及在线会议中的虚拟化身发展。个人可以在元宇宙和虚拟会议时展示自身的穿着,通过数字角色和服装来表达自己。包括Decentraland在内的元宇宙平台内部也有自己的系列Wearable或是和其他品牌合作的时装发行和售卖。

    

Genies

Genies在4月份融资后估值10亿美金。在平台上,用户可以创造数字化身,也可以创建一个数字可穿戴时尚系列,并且拥有 IP,可按照合适的方式将其货币化。

    

Republiqe

Republiqe会创造独特的数字3d服装和产品,同时与品牌合作打造定制的数字化身和模特。通过与游戏和虚拟平台的合作,Republiqe可按比例为虚拟人物和真人穿衣服。

     

The Fabricant

很多人还记得2019年的Iridescence,这是首个在区块链世界中出售的纯数字连衣裙,售价9,500美元。The Fabricant近日刚刚融资了1400 万美元,专注打造虚拟化身。从“ALWAYS DIGITAL, NEVER PHYSICAL”这句话可以看出The Fabricant的定位。

    

此外,还有一些知名服装工作室开设了旗下的数字成衣品牌。比如,AuroBoros原本是一家位于伦敦的服装工作室,首次在伦敦时装周上推出纯数字化的成衣系列的品牌,其名下的“仿生”数字系列产品作为NFT时装在Decentraland平台上出售。

    

    

基于现实服装的虚拟体验

    

现实和虚拟的结合主要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买入知名PFP NFT,通过二次设计进行售卖。比如李宁,发布了基于BAYC#4102的时装设计和即将到来的快闪店售卖。

    

一种是顾客在购买实体服装之后,可以扫描其附带条码,获得虚拟同款。比如Overpriced,其帽衫在NFT平台BlockParty上的价格是26,000美元。 

    

奢侈品牌下NFT的消费拓展

    

Gucci

Gucci是早期进军NFT领域的奢侈品牌之一,首个NFT collection不是根据其时尚产品设计的,而是一部受他们与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合作的Aria系列启发的电影,这部4分钟的电影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2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路易威登

LV推出了一款名为“Louis the Game”的手机游戏,用以纪念公司创始人的200周年诞辰、讲述品牌历史与文化。该游戏的彩蛋奖品是一套与著名NFT艺术家Beeple合作的、总量30的Louis 200 NFT。

    

杜嘉班纳

杜嘉班纳曾在威尼斯时装周上推出了9款collection,拍卖价共计556万美元。除了NFT之外,买家还可以获得实物产品,以及D&G活动的VIP通道。此外,杜嘉班纳还计划启动一项1,000万美元的“文化基金”,旨在促进NFT在时尚行业的发展。

    

数字时装也会有很多的展示机会。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当前很多时装周采取了线上形式,NFT摇身成为了时装周上的新宠。“法国时装”和“高级时装联合会”与Arianee平台合作,创造了可在2022年巴黎男装秋夏季时装周中供参展人使用的NFT,允许用户浏览专属时装。

    

目前来看,奢侈品牌在NFT领域基本保持着在现实世界的定位,无论是艺术性、价格、人群定位等多个方面:高定位、高消费人群、高艺术性。

    

可持续性和时装未来

    

The Fabricant的创意总监曾谈到,“数字世界即将到来,我们不再受物理空间的束缚,正在慢慢地进入一个全新的系统,它有着更接近人类本能的内在模式,它诞生于缓慢演化而非由中央力量控制。当一个人从肉体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后,他会变成什么?当有无穷无尽的比特和字节来表达身份时,我们的身份又意味着什么?我们渴望探出头去,寻找新的世界,而通向新世界的窗口,也在逐渐建立,人类的无限潜能,就是这一切的驱动力。”

    

时装其实代表的是一种态度,传达的是一种思想。人们在现实中的消费行为和消费心理也会横向迁移到Web3领域,对于稀有度和个性化的追求从未停止,也不会停止。态度表达、身份认同等诸多驱动因子,让虚拟时装越来越重要。而与NFT的结合,是时装和Web3世界的切入点之一。

    

Web3的一切建立在共识的基础上。无论是数字资产还是NFT,都拥有着强大的共识基础,这一切才可能发生。目前,整个消费行业处在一个Web2.5的过渡和混沌阶段,过去的经济上行增长动力已逐渐淡去,市场需要新的消费内容和热点。

    

好的品牌和故事也起源于共识。无论是传统的时装领域企业的进入还是数字产业原生的虚拟时装品牌的出现,都需要清楚自身在行业中的定位。从虚拟到现实,从现实到虚拟,又或者是纯粹的数字虚拟,都需要思考“虚拟”本身的价值。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