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重磅发布 意义何在?

周杰伦把他的第一张唱片做成了数字藏品。你也可以把人家周杰伦的唱片做成数字藏品吗?

草间弥生生日当天, 7000 个画作以“数字艺术品”形式拍卖。你也可以在生日时把你们聚众酗酒群魔乱舞的画面做成数字艺术品上链售卖吗?

坂本龙一把名曲《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中的 595 个音符,各自铸造成独立的艺术品,每个音符作价 1
万日元,为什么是1 万日元的定价?定成10万日元、1亿日元可以吗?

这三个问题,分别对应着版权、发行、定价等几个问题。此前,这三类行为都具有极大的随意性,即侵权乱象不止,发行主体不明,定价随意性大。——就在几天前,国内某大平台发售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还引起了巨大社会争议,徐悲鸿美术馆回复称,并未授权该平台发售徐悲鸿先生的数字藏品。

针对这种层出不穷的数字藏品侵权问题,发行资质问题,定价问题,“国家队“终于出手了。6月3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中心指导,杭州国际数字交易中心、新华文轩四川数字出版传媒等国有企业牵头,中国网安提供国家级区块链信息安全技术为底层支撑,共同建立的国内首个“数字藏品”合规化发行体系—–“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在成都正式发布启动。

明明是国内首个“数字藏品”合规化发行体系,为什么会叫“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呢”。其实,数字藏品就是一种区块链数字出版物,区别就在于在普通普通数字出版物前面加上“区块链”三个字。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看看定义,数字出版物是指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内容编辑加工,并通过网络传播数字内容产品的一种新型出版方式,其主要特征为内容生产数字化、管理过程数字化、产品形态数字化和传播渠道网络化。

数字藏品的定义(百科释义)为:指使用区块链技术,锚定作品生成数字凭证,实现作品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从定义上看,数字藏品的特征完全符合数字出版物的核心形态,同时也体现出数字版权资产的核心要素。

再来看实际应用场景,以数字藏书为例。数字藏书是一种典型的区块链数字出版物,其核心数字藏书票同时也是标准的数字藏品。藏书票以艺术的方式,标明藏书是属于谁的财产,与藏书章有异曲同工之处,被人们誉为“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数字藏书”则通过精心设计的区块链限量数字藏书票,遵循国际藏书票的设计原则,与限量上链图书一一对应锚定,并由作者手写签名,极具收藏价值,重新激活了传统图书出版市场。

所以,
“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的出现,首先解决了数字藏品的“区块链数字出版物”身份问题,“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由四大产品体系,四大审核体系组成。四大产品体系包括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备份链、数字出版内容开放平台、数字版权资产交易平台、数字资产元宇宙;四大审核体系包括:版权确权认证审核体系、数字出版服务体系、资产价值审核体系、交易审核体系。

那么,“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仅仅是解决了数字藏品的“区块链数字出版物”身份问题吗?其意义远不止于此,它还有助于解决整个数藏行业的平台乱象问题。

众所周知,我国的数字藏品平台采用区块链不同于国际上的NFT,NFT产品都是基于公链发行(如太坊、Poylgon,Solana等),由于公链完全去中心化的特点,让NFT产品交易更加自由,但也需要用户承担更大的风险,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一般是企业基于联盟链发行(如蚂蚁链)等。这样的数字藏品平台会有什么问题呢?

从已经发生行业乱象来看,我国的数字藏品平台至少有三大问题:

问题一:上网不上链。现在的数字藏品现状,包括一些大厂的数字藏品都没有区块链浏览器的查询服务。甚至很多的数字藏品平台,其实是没有区块链支撑,而是在传统数据库里面做了一些哈希值。在区块链浏览器,查询所发行的NFR/NFT/其它数字藏品,是正本清源的第一步。所有区块链发行的NFR/NFT/数藏,以及数字空间或钱包地址,在区块链浏览器上必须是查的到的。

问题二:二级交易。当前针对数字藏品市场的监管细则还未出台,不少第三方支付公司为支持二级市场交易的数字藏品平台提供支付结算系统。例如唯一艺术、HOTDOG、iBOX等数字藏品平台,纷纷在平台内开通了二级市场交易功能。在数字藏品这一领域,其实际上承担了交易所的身份,并收取二次交易手续费。

问题三:
安全问题,包括信息安全和资金安全。数字藏品平台的资金安全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自5月起,HOTDOG、iBOX等数藏平台频频开展停服更新,引发用户对其跑路担忧,问题的焦点在于其本身可能涉及的资金池风险。

万物皆可数藏,但是万物都做了数藏,其实大多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真正好的数藏还是需要回归到其本身的价值,这种价值要么映射的是一种实物资产的权益,要么映射的是一种虚拟资产(精神文明)的权益,而且必须辅以一套完整的护航体系。

乱象的背后是蓬勃生长的市场需求。相较于传统的数字出版物,区块链数字出版物(数字藏品)在经过 “ 上链 ”环节 后,每个都是“ 独有 ”且“ 确权
”的,每一个都独一无二,而且掌握了它的私钥以后,用户拥有它的事实,谁都改变不了。这样的特殊性既增加了用户的参与感和获得感,也会赋予“数字艺术品”有另一层价值:来自创作者的品牌效应的价值。

“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的出现,将有助实现这一数实融合的目标,并顺手解决其它平台的乱象问题。首先,“区块链数字出版发行交易平台矩阵”下的虛猕数藏平台优选精品数字藏品基于“新版链”确权认证,生成唯一“数字版权凭证”,转让标的直指数字作品版权,上网即上链,权益价值丰富。同时,该平台为数字权益的确权和流转提供安全的数字资产备份服务,由中国网安搭建,新华文轩审核,杭数交运营,杭州市民卡协助的“备份链”,保护用户的数字资产和信息安全。此外,在应用场景方面,该平台结合“区块乐园”数字应用新空间,将数字藏品的展示和应用打通,打造全新用户体验,通过赋能现实世界的应用来达到实现流通增值的目标。

总之,万物皆数藏,盛极需治理。中国科学网发布的《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NFT)市场分析总结》,我国的数字藏品在2021年已是一个市值约1.5万亿的新兴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的发行平台多达38家,各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发售物品数量约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

从史前时期到人工智能,那是一场跨越千年的数学之旅。

而从信息化时代到元宇宙,又将掀开一场绵延千年的数藏之旅。

一个更好的元宇宙时代即将来临!

(本文由the rightsVERSE lab供稿,the rightsVERSE lab持续关注数字藏品、数字资产、数字权益在全球的发展)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