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元宇宙+NFT+戛纳 这个线上电影节是噱头还是新趋势

因受新冠疫情影响,从 2020 年开始,世界各大知名电影节及其电影市场纷纷转至线上举办。

无论是第 73 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还是第 51 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亦或第 45 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将曾经吸引众多影迷及产业人士的节展活动引入互联网似乎正在成为最近两三年的一种新趋势。

而与此同时,就在最近几年,” 元宇宙 “(Metaverse)这一新概念也在国内外爆火,互联网巨头们争相为之布局。尤其是 2020 年人类社会到达虚拟化的临界点,疫情不仅加速了新技术的发展,更加速了非接触式文化的形成。

就在上个月底,第 75 届戛纳电影节全面恢复线下展映及市场交易,风靡一时的线上活动尽数取消,除了部分工作人员仍戴着口罩为人们服务,其他线下节目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且于 5 月 28 日顺利落幕。

不过,虽然欧美世界已然与新冠病毒达成暂时的和解,选择用群体免疫代替严格防控,但中国这边依然在防疫方面比较谨慎,电影市场也一直处于门可罗雀的状态。然而,在此期间,一些电影从业者也并不是选择坐而待毙。

这不,就在第 75 届戛纳电影节举办期间,一个号称为 ” 首届 NFT 电影节 ” 的线上节展活动就以内嵌戛纳主体的方式,于 2022 年 5 月 20 日当天悄然举办。

何为悄然?因为相比起仅对专业电影人士开放的戛纳电影节,本届 NFT 电影节的受众并没有身份限制,是面向所有人。但根据笔者采访得知,登陆此次活动服务器的总人数仅为 5000 多人,这明显与大众对戛纳电影节的高关注度与讨论热度不太匹配。

不过能将世界头号电影节展与元宇宙、NFT 这些最前沿概念相结合,还是给人制造了很大的遐想空间,在未来,这些流行议题的互相碰撞将对电影文化和产业的发展起到哪些积极作用,也让人无限期待。

NFT 电影节是什么?

想要弄明白 NFT 电影节是什么,首先就要知道什么是 ” 元宇宙 ” 和 “NFT”。

事实上,元宇宙这个概念早在 1992 年国外科幻作品《雪崩》里就已经被提到。该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 “metaverse”,在那里,人们可以拥有自己的虚拟替身,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这个虚拟世界就叫做 ” 元宇宙 “。

简单来说,元宇宙就是通过数字化形态承载的平行宇宙。

本届 NFT 线上电影节虚拟空间入口

至于 NFT,其英文全称为 Non-Fungible Token,在国内也被翻译成 ” 非同质化代币 “,每个代币都包含独一无二的数据信息,其作为虚拟商品所有权的电子凭证而存在。

由于它无法从数字文件中删除,所以可以用来表征若干数字物品,比如电影片段,音乐原声,视频,游戏当中的皮肤、护盾等创意作品或产品。国内目前更多地是称其为 ” 数字藏品 “。

虚拟艺术展厅第一层圆桌会议直播

需观众控制虚拟人靠近大屏幕线上观看线下艺人与专家对谈的转播投屏

因此,正是基于以上两个概念,在本届 NFT 电影节中,主办方 “DAO 元宇宙 ” 和 “WEGAS 区块链公司 ” 使用以太坊 Decentraland 平台,构建了一个虚拟世界,尝试将 ” 元宇宙 ” 这一概念初步落地。

而 NFT 则被添加至该电影节展览、展映、出售的数字藏品中,使这些本可无限复制的虚拟商品拥有了唯一性、稀缺性。

实际参与感如何?

如果只听上述官方介绍可能确实挺 ” 唬人 ” 的,但本着言必有据、身临其境的原则,在 5 月 20 日当天,笔者也购买了本次 NFT 电影节国内协办平台 ” 新文艺宇宙 ” 的双场联票前往体验。

需要明确的是,此次 NFT 电影节并非免费为大众开放,根据官方定价需支付 100 欧购买 “DAO 元宇宙 ” 会员,方可进入 Decentraland 虚拟空间。

国内 ” 新文艺宇宙 ” 平台获得了该活动的协办机会,被准许在其定制化虚拟场景 APP” 云活动 ” 中进行转播,单场票售价 19.9 元,双场联票售价 29.9 元。

笔者参加 NFT 电影节国内转播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国内外虚拟空间的场景构建均比较完整,道具布置也比较有氛围,整体运行比较流畅,全程空间本身并未出现穿墙、遁地、卡建筑等过往虚拟空间常见的 Bug。甚至在声音制作方面,麦克也风可以选择全场聆听和小范围聆听,较为人性化。

不过,在当天下午场投屏转播时整体卡顿感较强,会出现多次画面无切换、画面卡停、听不见声音甚至需退出重连服务器等情况。好在经过中场休息的调试后,晚上该问题被解决。

虚拟艺术展厅第三层影片放映点,此处影片为纯展映,无竞赛性质,由观众自主进行选择观看,非自动循环播放,共计展映 18 部影片,其中包含 9 部中国优秀影片

另外,在下午场开端近一小时、晚上与 ” 音乐 ” 相关的对谈中,国外嘉宾们均使用了法语。国内转播会场虽配有同传翻译,但其仅会英语,无法对此进行翻译,导致有较长一段时间的停滞。

即使在开场时,国内配备较专业的主持与嘉宾畅谈从其视角对元宇宙、NFT 等概念的理解,以此进行救场,但从笔者角度感受,参加本次活动还是更想知道国外电影节展动向及其未来发展趋势,因此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略感遗憾。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尽管国内外对元宇宙和 NFT 的理解还处在一个争论期,目前似乎也并未达成相关的共识。但在学术界,其实也有一些专家和学者对其做出了一定的研究。经过笔者查询获悉,在 2022 年 1 月发布的《清华元宇宙 2.0 报告》中(以下均称为《报告》),就明确指出了标准的元宇宙构建步骤:

很明显,本次 NFT 电影节并没有构建出一个够得上学术标准的元宇宙世界。而究其原因,其核心漏洞就在于无法达到 ” 镜像 ” 与 ” 虚拟 “。

第一,虽然本次 NFT 电影节已构建出一个较为完整的虚拟空间,但与戛纳电影节竞赛会场并没有很大的镜像关联;

第二,虽然可以将影像视作 ” 虚拟物 “,但具体到线下圆桌会议的人物形象却仍是实拍,如此 ” 虚拟 “,与真正的 ” 标准 ” 还有一定距离。

本届 NFT 电影节活动排期介绍

同时,针对本次 NFT 电影节在转播时遇到的卡顿问题,笔者也专门对新文艺宇宙平台进行了采访。

通过采访得知,国外主会场是 5 月 19 日深夜才将大部分筹备内容上线至法国元宇宙平台,其留给新文艺宇宙调试的时间本身就过于仓促。再加上国外是用线下直播转线上的形式进入元宇宙,而到了国内则再以元宇宙对接元宇宙。

因此这种 ” 线上套线下再接流 ” 的复杂链条无疑成为一大技术门槛,导致转播会场遭遇一定卡顿问题,直到花费更多时间进行调试后,才得以将该问题解决。

综上,对于构建出标准的元宇宙,以当前的视角来看,确实连迈出坚实的第一步都仍有差距,想到达最终的 ” 虚实联动 “,仍然任重而道远。

NFT 收藏品成为新的风口吗?

据《光明日报》5 月 24 日发布的一则报道显示:” 近年来,数字藏品在 90 后、00 后群体中颇为流行。和过往的炒鞋一样,一开始,有人赚了不少钱。比如 NFT 平台 iBox 上一款名为《NFT 大闹天宫》系列的数字图片,起始价为 99 元,但经过一轮又一轮价格哄抬,已涨至 11900 余元,限量 2000 份。”

而在本届 NFT 电影节虚拟空间二层的数字展品《Entre Nous》,本为一部电影的它,现在其海报被 NFT 化,标价即为 3500 欧,同时也标明,若用户购买了该 NFT,将可获得影片相关的特价票、VIP 商品和 DAO 藏品接收股息,同时该笔支付也将被用以资助该片制片工作。

《Entre Nous》NFT 海报

为何同样是 NFT,国内外价格与玩法差别这么大?

笔者经过调查发现,在国内,以数字藏品平台 iBox 为例。在交易环节,其设有 ” 首发 ” 与 ” 寄售 ” 两个渠道。首发市场中的数字藏品多由 iBox 官方联合各种 IP 版权所有方发行,通常价格较低,数量有限,需要抢购。

而 ” 寄售 ” 市场则是该平台开设的一个可供用户公开交易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联盟链,像《光明日报》所提及的 ” 价格哄抬 “,发生的场地便为此处。但由于国内每个联盟链之间不流通,NFT 只能在该平台内小范围交易,故金融属性较弱。

iBox 平台正在售卖的《大闹天宫》NFT 藏品

但是在国外,由于 NFT 供大于求、普通用户铸造藏品自由度高、平台建立在以太坊等公链上流通性高等特点,金融属性较高且鲜有炒价行为出现,更多为收藏与支持用。

不过,就在此次采访中,本届 NFT 电影节转播场总负责人幕茗义老师也以电影《长津湖》于今年 3 月 31 日已发布 5000 份艺术藏品为例,表示在当下的中国,已有运用 NFT 技术进行招商引资、制作影像的衍生品进行资金回流的变现趋势。

《长津湖》NFT 作品

他也呼吁,受众购买 NFT 时的行为观念应该是 ” 拥有自己所喜欢的作品的衍生品 “,而不是 ” 赌 ” 它能否流入二级市场,像 IP” 无聊猴子 ” 那样进行炒作、赚钱。这样,对影像与其创作者才能真正做到资金回流的良性循环。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相比起平面作品,影像作品制作成 NFT 所消耗的成本更高,在制作完成后,也需要较大 IP 支持才有可能售卖出去获取资金,所以目前不建议动态影像使用 NFT 冒险,可以尝试出版海报、平面等衍生品来将该技术的现有价值发挥出来。

首届 NFT 电影节是噱头还是新趋势?

就本届 NFT 电影节国内场而言,每场在线人数仅有 50-60 人,可见国内受众对其敏感性与参与度都较低。

笔者认为这样的情况是源于 ” 元宇宙 ” 这一概念仍未较好地落地,国内受众除了炒价的玩家外,大多仍抱着观望的心态。

毕竟面对一个目前没有官方、权威、统一、流通的完全成型平台,更别提拥有公平规则判定的新概念,玩家光凭自身判断,确实难以正确把握。

但作为首届 NFT 电影节,其开创性又不容小觑:

对于国外而言,虽然与 ” 标准 ” 仍有一定差距,但它也让人们知道了现在的元宇宙发展到了哪一步,NFT 与电影作品结合之后的风向如何。

对于国内而言,除了上述开创性之外,即使其传播范围较小,但确实有在向国内传播国际上流通较广、较利好于 NFT 乃至电影行业发展玩法的意向。

无论是《NFT 大闹天宫》这一平面作品还是未来的影像作品,它们本身便是虚拟的。而如今,有了 NFT 技术,其实是在给虚拟物上打了个版权链。NFT 的存在能很好地保护独立创作者的版权,甚至可以唤起国内原本薄弱的版权贸易意识,给影像创作提供一条新的资金来源渠道。

而通过 NFT 电影节的举办,买方也可以支持自己认可的作品及其周边福利,卖方则可以使用这笔资金投入后续的创作与发行中,形成一个双赢的局面。

因此,本届 NFT 电影节是噱头还是标杆其实是二者参半、并不能给出唯一定论的。如何将概念落地、如何树立正确统一的玩法、如何让更多人认可它……如何突破这些瓶颈,或许才是本届 NFT 电影节过后最值得探讨的问题。

作者:导演帮

来源:Zaker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