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stETH脱锚和UST脱锚的关系

stETH的脱锚是这两天圈内热议的话题,有不少人看到stETH的脱锚立刻就想到了UST的脱锚。

实际上这两者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UST的脱锚根本原因是UST的价格失去了内在的根本支撑。UST此前之所以能维持和美元的挂钩是因为它的抵押物(最早是LUNA,后来还包括比特币)价格在牛市中一直能保持稳定甚至逐步上升。

但熊市到来后,由于LUNA和比特币的价格都大幅下跌,使得UST的价格支撑发生了动摇,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交易者看到了这个漏洞,开始大举做空UST和LUNA,最终导致UST彻底脱锚,进而拖累了整个大市。

而stETH的脱锚本质上是由于时间差外加市场因素导致的。

我们暂且认为Lido不会出现任何问题,stETH未来能和ETH2.0一比一刚性兑付。只是由于时间差,这种兑付无法现在兑现,只能在几个月后以太坊主网正式合并后才能发生,所以在这几个月,人们如果需要ETH便只能在市场上用stETH兑换ETH。

而一旦有交易,就一定会有价格,这种价格就会受市场情绪影响而发生波动。当人们大量地抛售stETH时,stETH的价格就会暴跌。但即便暴跌,按照Lido的说法,stETH未来还是能刚性兑付,这并没有影响stETH的内在价值支撑。在这种情况下stETH的价格相对其内在价值便发生了扭曲。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个逻辑,和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国家80年代暴富名人的故事:“杨百万”的发家史。

熟悉中国股市发展史的人一定知道“杨百万”这个人,而了解杨百万发家史的人一定知道他最早发家的手段就是靠买卖国库券。

在80年代,我们国家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搞建设时,由于非常缺钱,大量发行了国库券。所谓的国库券本质上就是国家发行的债券。比如一张面值10元的国库券,一年到期,到期后的利息是10%,国家卖出时按面值10元卖,所以持有这张国库券的人以10元买入,一年后找国家能够换到11元。

在那个年代,由于国家太缺钱,所以在某些大城市(比如上海、武汉)的国企,国家是用国库券当作一部分工资发给国企员工的。比如一个工人月工资是45元,其中35元是人民币,10元则是国库券。

然而由于国库券不是人民币,因此不能在市面流通,所以实际上工人真正能花的钱就变成了35元。

而那时不仅国家缺钱,人民的生活也并不宽裕,不少家庭在实际拿到的人民币变少后,生活都出现了困难,因此,都会想方设法折价变卖手中的国库券以维持生活。一张面值10元的国库券有人可能8元、7元甚至更低的价格就愿意转让。

而杨百万就看到了这个机会,大量折价收购人们手中的国库券。那个时候他几乎跑遍全国各地,到处收集国库券,积累了大量筹码。在国库券到期后,每张国库券他不仅挣到了利息还挣到了折价收购时的差价,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正是凭借这个机遇他挣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使他后来在我国刚刚建立股票市场时,凭自己的资金优势成为当年股市中的“大鳄”,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杨百万”。

在杨百万这个发家史中,他之所以能挣到钱有一个关键:那就是国家一定会刚性兑付国库券。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保证,他是不可能有后来的一切的。

我们回到stETH这个事件,到底这是个机遇还是个风险呢?这完全取决于Lido会不会刚性兑付stETH以及以太坊主网会不会成功合并。如果会,那它就是机遇,如果不会,那它就是风险。

这个结论我就不下了,留给大家自己判断。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