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WEB3.0与元宇宙:描述未来人与信息之间的关系

以积极之心,与新概念同行

读完朱嘉明老师近500页的《元宇宙与数字经济》,除了对“元宇宙”有了更系统的认知外,作为朱老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小师弟”,更多地是读到了朱老师对新事物的开放与包容,以及对终身学习的践行。正如书中提到的,世界的不确定性和非稳定性正走向常态化,我们必须接纳这个事实,并通过对新事物的研究,进而在面对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时能保有心中的那一份科学与从容。我想,这是除客观知识的学习之外,作为晚辈从这本书中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朱老师在面对新概念时选择沉下心来,用科学的方法论来进行研究,从而对未来世界做出更加准确的预判;27岁的我们有什么理由在面对新概念时只是一笑置之呢?

可能因为我是做风险投资出身的,对于世界的变化以及不确定性有着职业习惯性的兴奋与好奇,至今很感激红杉教给我的箴言:“面对有亮点的早期项目,要更积极一些”。其实很多伟大的投资都来自于非共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许许多多很成功的公司其实在他们处于天使轮、A轮的时候往往都是被大多数人不看好的项目。我想,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元宇宙”、“WEB3.0”也一样,因为概念很新、行业发展阶段很早,容易因为很多尚不成熟的缺点被放大,导致这些概念被大多数人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作为学者,能做的是基于科学的方法对新概念进行客观的描述和分析,并呈现给大家,帮助大家更加客观、理性、开放地去接纳新事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撰写《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的初衷。

何为WEB3.0?在《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这本书中我们用了同一个词来定义了WEB1.0、WEB2.0、WEB3.0三个时代——所JIAN即所得。

(1)所见即所得:WEB1.0时代最主流的商业应用是门户网站和搜索引擎,例如当年的Google和搜狐。相信大家印象很深刻,那个PC互联网时代,我们上网冲浪更多的是单项地接收信息,所以是“看见”的“见”。

(2)所荐即所得:WEB2.0 时代推荐算法的应用让人们获取信息的过程变得更便捷与智能。相信大家刷抖音时都很有感触,其实是系统在根据我们的行为偏好去做智能推荐。因此我们用“推荐”的“荐”来总结WEB2.0时代互联网技术的特点。但遗憾的是,WEB2.0时代由于中心化互联网平台的存在,使得用户在上网过程中产生的很多数据资产被平台公司所拥有,用户并不拥有其所有权和衍生商业价值的分配权。

(3)所建即所得:WEB3.0时代我们用了“建设”的“建”来描述其特点,为什么呢?因为在WEB3.0时代,在区块链、DeFi、NFT、DAO等基于去中心化思想而实现的技术应用场景下,互联网技术从连接信息拓展到了连接价值。在WEB3.0体系下,用户参与了互联网生态的建设,进而也享有数字资产的所有权、控制权和分配权。

有人说因为元宇宙和WEB3.0的概念是海外提出的,故适宜元宇宙和WEB3.0生长的土壤应该在海外。我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例,虽然技术起源于美国,但中国在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的创新在很多方面都做得更出色。只有当技术遇到合适的落地场景时才会开出最美的花。我还记得在红杉工作期间,美国同事来中国学习时惊讶于我们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商业模式和产品玩法上的创新,甚至希望可以把类似的创新copy to US。因此,我不认为“后发”代表“落后”,元宇宙和WEB3.0自然有适合中国国情的落地实践,开花结果。不要忘了,Vitalik Buterin在论文《去中心化社会:寻找Web3的灵魂》中赫然引用了《道德经》第62章的内容“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元宇宙和WEB3.0的底层思想本身就来源于中国哲学思想,这是根。

WEB3与元宇宙的关系

朱老师的书更侧重“元宇宙”概念,而《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则更侧重“WEB3.0” 概念。这两者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呢?

从产业实践来看,“元宇宙”和“WEB3.0”都是在描述未来人与信息之间的关系。“元宇宙”侧重描述人与信息交互方式的升级,在“元宇宙”语境下,人与信息的交互会更加沉浸式,相应的落地产业支撑是VR、AR、AI等科技应用在视觉、触觉、嗅觉等感官链接方面的创新。而 “WEB3.0” 侧重描述人与信息所有权关系的变化,在WEB2.0时代,用户的数字资产更多被掌握在中心化的平台公司手中,而在“WEB3.0”语境下,用户自身则掌握了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及其相关衍生权力。

从理论上来看,WEB3.0也可以被理解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正如《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书中所梳理的,几个核心概念实际上构成了WEB3.0的整个基础设施体系:(1)底层技术是区块链(2)金融系统是DeFi(3)数字商品是NFT(4)组织范式是DAO。这一切为元宇宙的建构提供了一整套基础设施系统。元宇宙的最终愿景是构建一个打通“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数字时空,而这一整套基础设施系统通过具体的技术形态,解决了很多从数字化时代开启时就难以解决的问题:如何在虚拟的空间创造真实可靠的“信用”和“共识”?如何确立数字物权的归属和转移?如何以有序且民主的形式进行数字化组织的决策与管理。元宇宙赋予了Web3.0的向上生长的动力,而Web3.0为元宇宙提供了持续发展的根基。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将由元宇宙和Web3.0共同塑造。

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

翻开这本书第一页,是物理学家斯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的一句话:“我们通过自己的观察来创造历史,而不是历史创造我们。”(We create history by our observation, rather than history creating us.) 新事物在发展初期固然有很多瑕疵,一方面我们要加强学习进而提高辨别能力,另一方面也要积极乐观地参与新事物的建构中。

第一,在各界对于新概念尚未形成共识期,我们在保持好奇心的同时要警惕打着“元宇宙”“WEB3.0”旗号的骗局,保持清晰的思路、审慎和理性。

第二,“元宇宙”和“WEB3.0”概念的视角宏大,因此具有生态属性,那么对于期望参与其中的人提出了更高的理论要求,需要跨学科思维。

第三,科技新概念的背后是人类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期待我们在科技向善的理念下共同探索更美好世界的到来。

最后,感谢朱老师这本《元宇宙与数字经济》给予我的诸多思考,也希望这本书能给予更多人新的认知与感悟。

撰文 | 杜雨

红杉中国前风险投资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