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藏品交易平台诈骗千万 公安跨省抓捕35人

编者按:

该团伙搭建的收藏平台上所谓的“买家”,实是软件系统的自动回复,后续跟进与上钩卖家聊天的“买家”,则是公司的业务员。

公司哄骗卖家充值成为平台的高级会员,以便能和高级会员“买家”进行交易,同事自己伪装成高级会员的“买家”,千方百计吊着卖家就是不交易,直到卖家自己放弃。形成了规模化、专业化的运行模式。

本文作者:陈凯玲 张健

“您的藏品有买家感兴趣”

“必须充值才能升级会员”

“只有同一档次的会员才能看到相互间的信息和开展交易”

这是一段客服与卖家的对话,听起来挺在理,但当卖家真正交钱升级后,所谓的买家就会以出差、疫情、瑕疵、价格过高等各种理由搪塞拖延或者干脆就消失不见,直至卖家主动放弃,这种模式就是一种以收藏品买卖为幌子,骗取高额会员费的新型诈骗套路

2022年5月31日,江苏盐城大丰执法单位组织60余名警力,奔波2000公里赶到四川成都,联合当地警方捣毁一个搭建虚假收藏品交易平台,专门诈骗“藏友”充值的涉“养老诈骗”犯罪团伙,抓获涉案嫌疑人员35人,扣押、收缴手机卡、银行卡120余张,以及作案电脑、手机200余部,冻结银行资金20余万元,初步查明受害人员3000余人,多数都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受害人访谈

今年78岁的仇大爷是老北京人,受深厚古韵熏陶就爱盘一些串串、玉石和古钱之类的小藏品,也常在网上研究和学习。今年年初,他在网上下载了一个叫“某某收藏”的手机APP,上面有许多收藏技巧,看着挺长见识,就是有一点“不好”——要交费充值才能互相交易。

本来仇大爷也就是看看玩玩,对充值成为会员没有什么想法。直到有一天,他兴之所至将自己收藏的一枚独特的银币发在平台上和藏友们交流学习,没想到引出一位高级“藏友”要收购,挺让仇大爷心动的。但在和客服聊天后,仇大爷就犯了难,因为这个软件规定会员之间要交易,必须是同档次会员,仇大爷连个一级会员都不是,根本无法看到对方信息,无法和这个高级会员搭上线。

千思万想之后,仇大爷还是没有抵住诱惑,向平台充值1288元,这样仇大爷就达到了那个所谓的四级买家一样高的权限,能够和他交流了。仇大爷在和客服聊天时说这钱是他咬牙拿出的养老金!所以客服在向公司老板转账时,特地点出这笔汇款:“这是人家的养老金”,还配上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而老板则回了业务员一个裂开的笑脸,没有多余的话,一切都在不言中!

平台内幕

是的,一切都不可明说!让我们继续就着仇大爷的经历,来看看所谓的收藏交易平台真实内幕。

充值后的仇大爷和买家联系上之后,原本以为能很快将手上的银币转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结果这个买家三天两头的和仇大爷玩失联,就算是好不容易联系上也没有当初急不可耐要收藏的态度了。仇大爷一开始还以为是买家在故意给他“压价”,就耐着性子磨,可十回八回下来大爷都主动开低价了,结果买家还是无动于衷,气的大爷干脆不和买家联系了。

殊不知,就在仇大爷气的大骂买家不识货,妄想从自己身上“捡漏”,怒删对方联系方式时,却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就是骗子做的一个局!

2022年5月,江苏盐城大丰一名藏友身上也发生了和仇大爷类似的经历,不过这名藏友很快意识到其中有问题,向警方反映了这一情况。大丰执法单位迅速开展研判发现,这个平台背后运营公司的实际位置在四川成都,调取流水发现在公司成立的近十个月内,有大量的468元-1688元不等的现金流汇聚到公司老板雷老虎(化名)、杨白劳(化名)等人的账户上。

同时,民警从侧面也询问调查了一些诸如仇大爷这样的藏友,他们的受害经历也证明这充值升会员的模式极有可能是诈骗公司的套路。

买家其实就是机器人

5月下旬,大丰执法单位组织了一队精干力量先期赶往四川成都开展实地调查,悄悄在当地一商业综合体的高楼里找到了这个所谓的某某文化交流公司的办公地点。侦查员发现在不足80平方米的格子间里,有着30多个工位,一群年轻人埋头其间拨打电话联系业务,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个商贸公司的办公点,和营业执照上文化交流这种“高大上”的经营内容半点不搭边。

随着大丰执法单位前后方调查工作的逐步深入,该公司内部层级、人员构成、使用话术、交易信息等内容被查清,警方确定这就是一个骗取会员充值的诈骗公司。5月31日下午,大丰执法单位陆续赶来增援的60余名警力连同四川当地警力,分成三个小组,同时对该公司位于四川成都的主要窝点,以及两处分窝点实施集中抓捕,一举抓获正在作案的犯罪嫌疑人雷老虎、杨白劳等35人。

大丰公安通过现场突审查明,该团伙搭建的某某收藏平台上所谓的“买家”,其实就是软件系统的自动回复,后续跟进与上钩卖家聊天的“买家”,则是公司的这些业务员。他们一方面哄骗卖家充值成为平台的高级会员,以便能和高级会员“买家”进行交易。一方面自己伪装成高级会员“买家”,千方百计吊着卖家就是不交易,直到卖家自己放弃。

警方同时在现场缴获大量的话术本子、培训手册以及交易信息、聊天记录等,上面对如何哄骗受害人充值成为会员,以及如何应对会员后期质询等言语套路,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可谓证据确凿。

专门瞄准老年人收藏爱好设计的骗局

大丰执法单位在侦查工作中发现,该团伙自2021年下半年成立以来,针对老年人有收藏投资的爱好,通过搭建软件平台营造交流氛围,由团伙成员扮演抬价的“藏友”、懂行的“专家”、急切的“买家”等不同角色,诱骗老年人充值升级为会员,与不存在的买家开展不可能成功的收藏品买卖活动,涉案金额一千余万元,平台缴纳会员费用的受害群众达3000多人,截止案发该团伙被端,不少群众都未意识到上当受骗。

警方还发现,该团伙虽成立时间不长,却已经通过招募筛选过多轮次的诈骗成员,形成了规模化、专业化的运行模式,不少留下的成员非常“敬业认真”,在自己的话术本子上写满了如何哄骗受害人的心得体会。他们甚至针对一些“孜孜不倦”的卖家,琢磨出一个百试百灵的“终极套路”,通过将业务员伪装的“买家”升级到更高一级的会员,以高额的会员升级费用来阻止上钩的卖家继续充值,使其知难而退,从而完成一次成功的诈骗犯罪活动。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