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我说几个观察到的现象【 法辩证书翻鉴】

我说几个观察到的现象,再说说我的想法,他可能是错的,可能是路径,可能是结果,可能都错,只代表个人观点,大家可以自由讨论。
今年年初到现在,由于疫情加速,头几个月我几乎没有记忆,在隔离过程唯一记住的就是自己的吃喝解决问题,有记忆的这两个月,网络热词非常具有典型现象,一个是“局里局气”,一个是“雪糕刺客”。
“局里局气”说的是到了一定年龄才能理解公务员穿着是多么有魅力,多么沉着稳重,适婚钻石男。
“雪糕刺客”是今年的雪糕价格开始疯涨,钟薛糕和那个清酒冰淇淋刷新了人们对冰淇淋的印象(冰淇淋雪糕我不是专业人士,他们的成分区别我记不清了,大家能理解意思就行)。

这两件事集中反映的现象是什么?今年开始大家的集体审美开始转向经济适用型,“经济稳定”和“平平稳稳”取代了过去对996的批判和对互联网行业高薪的向往,大家开始意识到工作能保住就已经很难了,有一个稳定的铁饭碗比什么都好。
同时通胀带来的消费品价格飙升中的突出项开始被大家意识到了,雪糕刺客是通货膨胀的集中表现,两三年前2元一只的伊利牧场现在4到5元一只,KFC的土豆泥已经8元一份,奥堡20+,而我对他们的记忆还是在3元一份的土豆泥和13一个的汉堡。
我们甚至可以换一个角度观察,大家看看自己现在平均去一次超市要花多少钱,回忆一下两年前,五年前要花多少钱,一个直观的数据就能反应通胀到底有多严重,我们周围的消费品到底涨了多少。

到此为止,我得出的结论就是jingji不行了,已经严重到了开始被普通人意识到了。通常来说数据是jingji表现的风向标,去年月风还有对CPI数据的解读,有兴趣的可以查一下,今年CPI数据也可以去统计局查一下,我怕被封号,也不敢对数据有任何看法。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在认真解读经济了,经济学家也不开口说现在的问题了,可现在的现象已经严重到了普通人开始感受到并且在互联网上以另外一种方式反应出来。

说到这里,我贴一个今天的热搜,往年都是在夸赞某某大学通知书好看,今年的这个热搜在这个时间点显的特别意义悠长。

小企鹅今天和我说他观察到的,头部券商有很多实习了一年以上的孩子需要转正,但券商没有坑位了,只能推给关系好的二线券商,去找工作,他看了下简历,都是什么交大复旦,清北以下的顶级高校,或者海外名牌大学毕业生,这些往年不愁留用的佼佼者,在低位替代。
这会造成一个现象,就是降维打击。原本一个大厂拿40w年薪的人去小厂,只要30w年薪,小厂为了接受这个有更先进和更工业化管理经验的人就会裁掉或者用掉一个30w年薪的空位来容纳他,那失去潜在工作机会的人就会去找一个年薪20w的工作,以此递推,最后加速主义的结果就是今年的毕业生可以少走40年弯路,直接去当保安。

很可笑的结果,我希望这些只是我的错误判断,希望我的路径或者结果哪里出了问题,因为这不是一件好事,这也不是一件值得幸灾乐祸的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降维打击的对象,我们都面临可替代的风险。

前几天看到一个打工人工资的计算方式,不应该按照你给公司创造的价值,而应该按照市场上替代你工作的另一个人的最低成本来计算,这个完全不中听的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用语在此时此刻让我后背发凉。

还有一个现象,是我记录了一下和我同届的毕业生的去向,我在上海读了四年的书,学校专业性很强,在上海本身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今年我同届的毕业生,除了出国读书的,还留在上海的外地人除了我,没人了。一个学院200个人,还在上海的外地人,只有几个了。
他们去哪了?他们回自己的居住地去和本地的普通一本毕业的人抢工作,和大专二本的人进行直接竞争降维打击。
一线城市现在都不讲五院四系了,我也不怎么看这个,但在那些非一线城市,五院四系出身和学历歧视,在没有家庭背景影响之前,还是具有很强的竞争力的。

我的拙见和不成熟的想法就是这些,大家可以在自己生活中找找例子看看,想想是对还是错,我可能是错的,重要的是思考的过程,思考的能力才是人和人之间的根本不同。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