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腾讯幻核「猝死」 下一个轮到谁

数字藏品,风雨飘摇。

中国最知名的数字藏品平台,最终还是没能熬过这个酷热的夏天。

8 月 16 日上午,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正式发布公告:即日起,所有通过本平台(包括腾讯新闻数字藏品馆)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作为一个以发售数字藏品为核心业务的平台,「停售」意味着离真正的「关门」已经不再遥远,同时也意味着:即便是中国互联网最头部的企业,也没能让「数字藏品」这个「舶来品」在国内真正的发扬光大。

一、转身离开,「幻核」选择了一种最「仁义」的方式

于 2021 年 8 月 2 日正式上线的「幻核」,实际上才刚刚运营了一年时间。

2021 年,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火爆全球,作为其延伸概念之一的 NFT(非同质化代币)凭借着区块链技术的成熟迅速在海外市场兴起,并逐步蔓延到国内,「幻核」也应时而生。

记者注意到,截止到 2022 年 7 月,「幻核」目前共发售了 43 款数字藏品,总销售额超过 8000 万元人民币——特别是今年 4 月的销售额,达到了近 2000 万元人民币的历史峰值。

图 |「幻核」最早发行的数字藏品

而作为市场上为数不多未开放转赠功能并禁止二级交易炒作的数字藏品平台,作为腾讯内部孵化的发行平台「幻核」之所以能够得到众多数字藏品投资者的青睐,除了对其引入的 IP 作品本身的认可,也看中的是腾讯这块金字招牌。

虽然「幻核」的停售让众多用户猝不及防,但也并非全无预兆——记者注意到,实际上,今年 7 月 2 日,腾讯新闻 App 就暂停了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而自 7 月 8 日「幻核」售卖「郎世宁的中国印迹:《枝从鸟栖》数字特展」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再没有数字藏品更新的信息。

而据媒体《区块链日报》的报道显示,有腾讯「幻核」市场部的一位离职员工透露,「幻核」现在的产品、运营、市场以及设计员工都已经离职。但该消息目前尚未得到幻核官方的确认。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项目风雨飘摇,但「幻核」仍然选择了一种最体面的方式离开。

据其公告: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如用户选择继续持有,包括此前通过活动免费领取的数字藏品,将仍可正常访问和使用。

这意味着,尽管「幻核」上的投资者没能迎来预期中的增值收益,但通过全额退款所购买的数字藏品,至少做到了不亏钱。同时,「幻核」的执行力惊人,记者发现,在微博平台上,已经有不少投资者晒出了「幻核」退款成功的截图。

图 | 微博上投资者晒出的退款成功的截图

而在这种强执行力下,甚至有投资者开始动摇,怀疑手中的藏品是否还存在未来升值的可能性,从而对是否退款产生了摇摆。

图 | 纠结中的投资心态

不管怎么说,腾讯这次的确是「赔本赚吆喝」。据《IT 时报》的报道显示,有消息人士透露,「幻核」同发行方合作方式走的是「纯提成」模式,「幻核」收取总数字藏品销售额的 70% 作为费用。那么全额退款就意味着腾讯将退回这部分营收——相当于这个项目白干了一年。而剩余的 30% 究竟是发行方承担,还是腾讯全额承担,目前尚无明确的说法。如果是后者,腾讯自然赔的更多。

二、中国「数字藏品」市场,仍难走出迷雾

在「幻核」渐渐退出江湖之际,一个疑问也逐渐弥漫在投资者和发行方心中:究竟为什么要砍掉这个项目?

从市场环境来看,对「数字藏品」这一新兴数字产业大力追捧的并不仅仅是腾讯一家。像阿里巴巴、百度、京东和网易等互联网头部企业,都从去年开始纷纷推出了「鲸探」、「百度超级链」、「灵稀」和「网易星球」等数字藏品平台。甚至也不乏「斑马中国」、「Hi 元宇宙」和「唯一艺术」等不少拥有国资背景的数字藏品平台频繁涌现。

据 01 区块链、Forechain 等机构的不完全统计,从 2019 年至 2022 年 7 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经达到 998 家——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巨头投资的平台之外,数量繁多、鱼龙混杂的小平台真正构成了中国「数字藏品」市场的主体。而今年则是数字藏品爆发的一年:上半年新增 640 家「数字藏品」平台,占总数量的 64.1%;上半年累计发行数字藏品达 1536.92 万件,环比增长 551.67%,发行总额达 6.53 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 1735.16%,整体发展势头如火如荼。

但在近千家数字藏品平台中,「幻核」无疑是个异类。即便在阿里「鲸探」等平台已经逐渐放开了转赠功能后,「幻核」仍然谨守底线,不允许用户之间进行转赠行为,更不要说开放二级交易市场了。

记者注意到,或许是为了避嫌,今年 3 月 22 日,幻核将平台内所有 NFT 相关字样调整为「数字藏品」,继续保持着禁止二级市场交易的规则。

「数字藏品」,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 NFT 的「中国化」。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否存在着货币属性。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国内对「数字藏品」限制在收藏、社交等功能上,并不允许进行投资者之间的直接交易即二级市场。

但综合国内「数字藏品」的整体市场环境来看,一些小平台仍然在「顶风作案」,而不少投资大平台的投资者,也寄希望于国内能有一天开放二级市场——毕竟相对于与发行方的合作赚取提成,二级市场频繁交易所带来的手续费营收才是更大的诱惑。

但从腾讯「幻核」的退出来看,这一天可能还非常非常遥远。反过来,也或许正是「幻核」意识到了这点,才在发展如此猛烈之时决定彻底「割肉」。

不管怎样,「幻核」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但伴随着现实中逐渐收紧的政策压力,中国「数字藏品」平台们接下来迎接的是更有想象力的市场空间,或是更严厉的政策调控,依然有待继续观察。

撰文:王饱饱

来源:镁客网、ForesightNews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