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朱嘉明:从长远来看,元宇宙发展将由人工智能主宰和推动

作者:朱嘉明   

原标题:《朱嘉明:元宇宙带来严酷的科技革命》

来源:零壹财经

8月29日,在“共筑信任,链接未来”趣链科技六周年直播专场上,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发表了题为在《元宇宙和科技革命》的演讲。

他指出,元宇宙带来的并非仅仅是一片浪漫主义、一片主观想象美好,而是严酷的科技革命。我们进入到的科技革命不是古典时代的科技革命,不是工业时代的科技革命,而是信息时代的科技革命。这个革命最大的特点是综合性、指数级增长,会推动人类逼近科技极点。

朱嘉明表示,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整个人类都会被科技革命主导,其自身的生命力会越来越强烈的显现出来,对此,我们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朱嘉明,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共筑信任,链接未来”,趣链科技六周年峰会!

我今天与各位分享的讲课题目是:元宇宙和科技革命。

今天一共想谈四个问题:1.元宇宙是漫长科技革命的结果;2.元宇宙推动科技革命进入新阶段;3.元宇宙发展和超级科技企业;4.元宇宙和严酷数字化转型竞争。

在我开始讲上述四个问题的时候,我主要想谈一谈目前人们对于元宇宙认知存在着哪些缺陷,我把这种缺陷归纳为四大类:

1.把元宇宙发展的历史过于简单化,以为元宇宙不过就是过去几年一个新的科技发展数字化过程的现象。最终把元宇宙的发展追溯到1992年,那本叫做《雪崩》的小说,所以说把元宇宙历史简单化,就是把元宇宙真正的历史想的过短,过于单纯;

2.把元宇宙技术片面化,以为元宇宙技术不过就是VR/AR,等等一些虚拟现实技术,仅仅是一种数字孪生的应用;

3.把元宇宙的意义过于狭窄化,以为元宇宙不过就是给人们创造一个与现实世界对应关系的虚拟存在状态,人们可以在元宇宙中平移和实践在现实物理世界一些工作和生活活动;

4.把元宇宙的未来趋势过于主观化,过于浪漫化,认为元宇宙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有突破性的发展,而不能理解元宇宙其实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而我们不过是处于非常早期的历史阶段。

我今天的讲课实质上是以纠正人们在元宇宙历史的简单化,纠正人们对元宇宙技术理解的片面化,改变人们对元宇宙意义的狭隘化,以及对元宇宙未来趋势的判断过于主观化这样的前提下,来与大家分享我在开始就宣布的,今天讲的四个主题。

1.元宇宙是漫长科技革命的结果

元宇宙的历史不仅不是过去两三年就横空出世的一个历史实践,也很难说元宇宙历史不过是从90年代,以1992年科幻小说《雪崩》提出元宇宙概念作为元宇宙历史的起点。为什么这样的判断都存在问题,这是因为元宇宙本身是一个科技事件,在人类历史上有各种各样事件,比如有政治事件、外交事件,有自然界的灾难事件等等。我们定位的元宇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科技事件,而这个科技事件在过去2-3年的时间内,进入人们的视野,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吸引了资本,推动了企业的参与,但它本质上是一个科技事件,是一个漫长科技革命的结果。所谓的漫长,如果以我这里所谈得计算机技术、半导体技术、编程软件技术、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作为这次科技革命主要成分的话,我们至少说元宇宙是漫长科技革命结果的,这“漫长”二字应该在七八十年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这样认为,元宇宙是过去超过半个世纪,近乎七八十年时间因为计算机技术、半导体技术、编程软件技术、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交互发展的结果。

这张图就给大家一个非常直观的提示,在我看来,元宇宙如果没有这5个基本技术的支持,元宇宙是不可能产生,也是没有办法演变的。我们首先说计算机技术,应该是从1930年代开始,提出计算机基本理论的是图灵。我们同时也看到元宇宙必须和半导体硬件,和芯片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和硅时代的来临相一致。

我们知道半导体科学技术的实质发展可以追溯到1940年末期,一般来讲是以贝尔实验室在1947年关于晶体管的突破作为关键年份,如果我们谈编程软件,应该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上个世纪的90年代,包括计算机的操作系统,包括最重要的C语言,都是有50年左右的历史。那么互联网技术当然也有30-40年,甚至更长的历史,至于人工智能,我们如果从图灵提出人工智能的基本理论,到50年代以来一波一波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也应该有70余年的历史。不能想象没有计算机技术,没有半导体技术,没有编程技术,没有互联网技术,没有人工智能技术,元宇宙今天可以产生。所以我们应该非常明确的认识到,元宇宙并非像人们所说的是一个简单的横空出世,是一个简单的和一两款、三四款游戏结合的一种技术,它其实是一个深厚的,长达七八十年科技革命总和的结果。

我在这里希望大家注意到这6位科学家,因为他们使得科技革命,我前面所描述的科技革命成为可能。首先是艾伦·图灵,他的历史地位远远是被低估的,他做的是原创性的、科创性的、天才性的、不可替代性的贡献,他提出了图灵机。没有图灵机,人们很可能在计算机结构的历史上还要经过漫长岁月。他提出了开创性的人工智能实验,即图灵实验。约翰·冯·诺伊曼建立了“冯·诺伊曼结构”,使得计算机成为可能。而因为有了计算机,我们后面所说的IT革命也好,ITC革命也好,才有坚强的硬技术的支持。杰克·基尔比,他是集成电路的创始人,人们在评价基尔比的时候说,他岂止是改变了科技、改变了电子工程,他其实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戈登·摩尔提出了芯片演变的基本规律,提出了芯片效率的提高和芯片体系的变小是呈反比的。从他在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提出摩尔定律,到今天为止,我们的整个科技演变都在摩尔定律的范畴之内,只是说我们现在开始进入后摩尔定律时代。伦纳德·克兰罗克在60年代初期,他是MIT博士生的时候,他创造和奠基了互联网理论。而后来他又主持了最早的互联网实验。我们今天讲元宇宙,不管同意不同意,元宇宙重要的前提就是互联网。至于丹尼斯·里奇,他是计算机语言历史中不可逾越的高峰性任务。我们讲硬件,也要讲软件。讲软件,就要讲编程,讲编程,丹尼斯·里奇就是不可逾越的。

我们可以这样想象真实的历史,元宇宙在中间,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人说他是元宇宙的发明人,实际上也没有一个人敢,或者有勇气说他是元宇宙的发明人。我们更应该相信他们的组合,这六个人和可能更多在过去七八十年中的重要科学家,是他们成为今天元宇宙的奠基人。不要以为,千万不要以为元宇宙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历史事件,它是极为复杂的科学在不同领域,技术在不同方向相互碰撞,相互融合的结果。没有这6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今天的元宇宙几乎都是不可想象的。再说一遍,以为元宇宙就戴个头盔,玩一玩VR/AR,还是MR,那是一个对元宇宙科技生成体系非常浅薄认识的一种判断,也是我在这里反复强调应该予以纠正的。元宇宙对人类的最大挑战就是说,你要想理解元宇宙必须完成科技扫盲。

2.元宇宙推动科技革命进入新阶段

在这里我强调了四个方面:从CPU、GPU到DPU;从超算到量子计算;从AI、机器学习到深度学习;从互联网1.0到互联网3.0。

这个图是告诉大家元宇宙需要非常强悍,不断改进的芯片支持,只是这个芯片已经包含着从CPU到GPU、DPU,它之间的融合、互动和组合。GPU是解决图像问题,DPU从本质上是要解决异构计算问题,而CPU是解决文字和系统管理问题,CPU、GPU和DPU的高水平组合,才是元宇宙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基础结构。当然这张图告诉大家,在GPU、CPU、DPU这三个方面,在今天世界上都有代表性的公司成为领头羊。

当我们说元宇宙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意识,元宇宙的产生、发展、运行不可能是由我们,或者不仅仅是由我们人类完成,从长远来讲,元宇宙是人工智能的元宇宙,是人工智能主宰的元宇宙,是人工智能推动的元宇宙。这里就强调了人工智能,从计算机模仿人类智能,通过机器学习到深度学习的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就看到人工通用智能的发展途径是什么。我们现在看到正在进入到2020年-2030年代的阶段,人工智能开始从认知的早期阶段向成熟阶段发展。那么在人工智能发挥作用的过程中,我们应该看得非常清楚,元宇宙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元宇宙必须能够接受分析存储和应用巨大的指数增长海量数据,这样的大数据基于海量指数增长的数据,当然也只能靠人工智能来加以处理。

这个图我就是想让大家看到在人工智能下一步发展阶段,面对数据指数性的海量增长,传统的计算机,或者说超级计算及都不足以应付这样的信息和数据能量和数量,必须求助于量子计算技术、量子通信技术,所以量子计算机将是支持元宇宙下一个阶段的核心技术。这个图大家看到信息学和量子力学之间的结合就产生了我们现在面对的一个新学科,量子信息科学。它的左边和右边就是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我们最右边强调的是量子计算机和量子计算机学习,现在此时此刻正在进入到传统和古典计算机,正在迅速开发的量子计算机平行,或者是互动的一个特定历史时期。在这个过程中不是量子计算机立即替代传统的计算机,而是说越来越多的数据处理要转移给量子计算机完成。不仅如此,因为这样的大背景,就导致互联网的演进,也就是说现在开始全方位的进入到互联网3.0,互联网3.0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创造了一个三维的,跨越传统物理时空新的互联网空间,而这个互联网空间是智能化的。

我们就会看到人工智能Web3.0量子计算其实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由此,我们就要进入到第三个问题。

3.元宇宙发展和超级科技企业

刚才我们展现的历史场景,这样一个科技革命的宏观图像,到底是由谁来完成,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主导力量是超级科技企业。

这张图是我罗列了影响元宇宙发展历史的主要超级科技公司,除了左上角FAIRCHILD,它完成历史使命已经消失,其他的公司今天都生机勃勃的活跃在科技革命的舞台上。我们做这样的归纳,这些超级科技公司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六七十年间,他们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演进。比如我们看在60年代最有代表性产生的企业,今天仍在这个领域中发挥举足轻重作用的英特尔,AMD。英特尔是相当了不起的,大家想一想从60年代后期到现在,始终在科技前沿发挥主导作用,那是一个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像70年代,大家知道最具代表性的是Microsoft,比尔盖茨创建的。80年代我们看到的是高通、思科、日月光。到90年代有ARM、英伟达,一浪接着一浪,一波接着一波。我们今天就看到当进入到后摩尔时代,当芯片以纳米衡量的体积和长度逼近3、2,甚至1纳米极端的时候,为什么进入后摩尔时代,也就是我们看到芯片技术将被量子技术所直接控制,彼此传统的物理世界进入到量子生态世界。这样的情况下就需要有一个新的思路来考虑芯片的未来,于是在今年3月英特尔、AMD、ARM、高通、台积电、三星、日月光、Google云、Meta(Facebook),他们决定成立“芯粒联盟”,就是这张图,把趋于1纳米的芯片变成一个立体的组合,来实现和避免芯片完全被量子生态所左右和干.扰。

4.元宇宙和严酷数字化转型

最后一个问题我就想谈一谈,元宇宙带来的并非仅仅是一片浪漫主义,一片主观想象的美好,元宇宙带来的其实是严酷的数字化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元宇宙将改变经济活动的生态,改变生产链、价值链,它会使科技规律显现的更为重要。于是就会出现科技规律正在影响和改变传统的经济规律,会导致科技链成为我们理解未来产业链和价值链更加基础性的方面。同时看到科技发展,我们前面所说的这些公司具有更加强烈的先发优势。与此同时,科技创新的难度越来越大,它所需要的资本投入越来越多,最终因为元宇宙,因为科技革命,它会改变和改造,甚至颠覆在工业时代以来形成的企业形态,强制企业把创新常态化,强制企业从自我封闭变成开放开源,强迫所有的企业必须接受DAO的原则,强迫所有企业的所有管理纳入到软件体系之下,这种情况对于太多的企业来讲,无疑是非常严酷的挑战。不仅对微型企业、中小型企业是严重的挑战,而且对大企业有更大的挑战,它要求从2020年代开始,所有的企业从它诞生第一天起就要遵循以上,或者正视以上的规则。

我们最近与英伟达元宇宙负责人有一个沟通,我们团队的沟通,大概发生在一个月以前。英伟达在元宇宙平台方面是一个领先的企业,他们有很多优势,硬件和软件。但有时的背后,他们有上百万人的开发团队。大家记住,上百万人,分布在世界。于是它会形成不仅是先发优势,而且造成科技领域分工和垄断的一种格局,改变和挑战这样的格局是相当相当不容易的。

我在最后还是请大家来回顾一下,从1936年图灵提出图灵机开始,到今天量子计算机的诞生,我们看到了有一系列的历史事件,而元宇宙将是这一系列事件共同作用的一个历史的里程碑。叫不叫元宇宙并没有那么重要,我们把元宇宙可以理解和解读成自1936年开始,科技革命相互影响的一个产物。

最后希望大家关注这样一个观点,什么观点呢,我们进入到的科技革命不是古典的科技革命,不是工业革命时代的科技革命,是信息时代的科技革命。在这个革命中最大的特点是革命的综合性,就是它不是由单一的革命所完成的,我在开始讲了至少5个方面的突破。第二,这个革命增长的速度是指数增长,是大家天天感到的加速度。正是这种加速度创造了一个科技时代的普遍性一种社会病,叫焦虑症。第三,这个科技革命会推进到人类逼近所谓的科技极点,我们离这样的时刻已经很近了,我们并没有能力判断在未来十年中科技革命最后产生的颠覆和颠覆的颠覆会走到什么样的程度,甚至我们没有办法能够预测和推荐元宇宙在未来三年五载,究竟在哪个方向有根本性的突破。但是只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human beings整个人类都会被科技革命主导,科技革命本身产生的需求,他们自身的生命力会越来越强烈的显现出来。对此,我们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所以我们今天讲“共筑信任”,除了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之外,我们必须知道要和人工智能,和科技本身的生命力都要有这样那样的连接和关系。

谢谢大家!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