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插图

我们知道,在币圈或者股市,非幸运性地提高投资成功率的唯一路径就是在不确定性中寻找较高概率的确定性所有的投资技巧、策略和经验,某种意义上都是对提高投资确定性的辅助手段。大概可以有这么一个公式:

投资收益 = 投资本金 X 顺周期杠杆(牛市效应)
X 确定性概率

显然,在这个公式中,本金和牛市杠杆都是硬核的,而确定性概率可以说是一种软件——取决于个人的投资能力。所谓投资修行,对前两者个人能作用的程度都是很有限的,能够投资成功,最主要看最后的对确定性概率的把握。

 

确定性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投资就是处在一个不确定性的环境里,我们熟悉的投资几乎都是金融性的市场,而金融市场的特质就是不确定性,所谓零和博弈嘛。我们可以显而易见地观察到,金融市场的主导者例如庄家,本能本质地就喜欢市场的不确定性,因为其资本实力,他们具备最大最强地引导不确定性向其希望的方向发展的能力,而在不确定性的漩涡中,他们也才能便利地在博弈中取胜。币圈和股市都是最典型的,长期囤币持股者,都是试图规避这种项目途中的不确定性旋涡,以时间换空间,从而最终致胜。而超短线者,则试图看破不确定性中的短期确定性,从而顺势致胜。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插图1

 

将上述逻辑的外延扩展,我们可以发现,这个逻辑就是金融立国的国家喜欢战争的原因——中国这样的国家是实业种田的生产国家,自然不喜欢战争,因为实业发展需要确定性的环境。而以前的英国、现在的美国,则是通过金融操控而获利,自然喜欢战争,因为战争是物质世界创造不确定性的最强武器,而之所以可以成为金融国家,就是其货币体系最强大可以成为全球交易中介,而之所以货币体系可以最强,就是因为军事实力最强能保障其货币的全球应用。这是一个商业闭环,所以金融和军事本身是极其密切的,没有军事,就没有顶层的金融。不打战,世界和平,全球金融的操作空间不就缩小了很多吗?

 

所以美国的军工复合体和华尔街其实是一体两面的共生体。在一般媒体的讨论中,往往将高昂的军费归咎于美国军工复合体的贪婪和影响力,其实何止如此,这种存在本身得到了华尔街的高度支持,双方都需要不断的战争或者高昂的军工投入,在这种状况下双方才能各取所需,各赚各钱。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插图2

 

来看看美国的战争史,简单的概括就是金融国家一旦尝到了战争的甜头,就再也停不下来了。一战的时候金融国家是英国,美国的收益有限,结果战后反战孤立情绪高昂,罗斯福为了投入二战煞费苦心,珍珠港事件据说事先得到了情报也不动作,就是为了让日本人激怒美国民众,用美国士兵的鲜血来打破反战孤立的美国公众情绪。

 

然而从二战开始美国自己替代英国成为金融国家,尝到战争甜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首先是就业,二战期间全美约有54.1%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在从事与战争关联的工作,其失业率从战争发生之前的14.2%减少到1.2%。历史上美国从没有这么接近于“充分就业”,而这场战争也让美国彻底走出了折磨了美国11年的“大萧条”经济危机。真正的长期收益还不是就业而是金融,二战后美国掌控了全球绝大多数的黄金,更重要的是美元彻底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奠定了其其后数十年收割全球财富的基础,美国的“黄金二十年”由此而奠定。

 

韩战之后,我们熟悉的就是冷战,冷战虽然不是真正的战争,但冷战仍然具备金融和就业收益,美苏紧张之下创造出无数的金融可操控事件,例如古巴**危机、原油攻防、粮食危机等等。而那个年代每产出10亿美元的军售都能给美国增加8.2万个就业机会。在冷战末期,全美约有83%的主要资产集中在军工企业,所谓制造业就业,长期40%~50%都是在军工领域。即使到今天,制造业中20%~25%的就业岗位仍属于军工业。

 

冷战期间,美国仍然发动了两场大的热战,韩战和越战。而冷战结束之后,就是我们今天比较熟悉的一场场区域战争,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等等。伴随着战争的同时,通过油价、大宗物资等领域的金融操纵构成了全球金融的起伏主线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插图3

 

伴随着阿富汗战争的结束,今天的我们又看到第二场“冷战”的开启,中美之争中美国为什么那么积极?只是因为中国的崛起威胁了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吗?至少也是因为美国不能没有战争,即使不敢与中国真正展开一场热战,但冷战则必不可少,没有紧张的国际关系,如何创造金融运作的空间呢?

 

这就是张文木先生所说的:“(军工资本)杀人——(高利贷资本)喝血——再杀人——再喝血”的金融循环。即“对正常的生产国家而言,只有在扩大分工和扩大再生产的条件下才需要更多的货币,而高利贷资本正好相反,它需要的是实体生产的普遍破产。只有破产、战争和病危等灾害,才能造成社会或家庭对货币的绝对需求”。我们一次次观察到,只要战争威胁或者经济危机,对流动性最强的美元现金的需求就大幅上升,这就是所谓的“避险”嘛。美元的需求终究要靠战争来保障,没有战争人们对美元的需求就会处于低落的水平。而无论热战和冷战,都是在推动全球金融不断处于一种不确定性之中,唯有不确定性,才有金融操纵的可行性。


金融与战争:为什么需要不确定性?插图4

 

从上述逻辑映射币圈,我们能看到自身处于市场“永恒”的不确定性中,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上涨,而在熊市中只要是“价值币”,也不会一路顺畅的跌落,总会有种种反弹,创造出不断的不确定性。只有垃圾币,才会长期无反弹不断地归零——就像委内瑞拉这个小国,反美算得厉害,但美国绝对不会有意识地去发动对其战争,因为只会造成数百万难民涌入美国,问题超过了收益。从战争角度看,对美国而言委内瑞拉就是“垃圾币”,没有价值。

 

以上就是蓝调从金融和战争双边逻辑的角度来思考币圈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站在未来看现在,蓝调与你一起感受时代之风!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