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华尔街走向DeFi还要多久?Pledge Finance能颠覆传统金融市场吗?

在当下DeFi协议总锁仓量超过1300亿美元,虽然尚未在主流世界普及,但也讲出了不少“小而美”的DeFi协议故事。

DeFi的想象空间,不应当仅着眼于币圈的存量用户。与传统金融市场这艘老旧的船相比,DeFi只是初露锋芒,增长潜力无限。

这一年来,DeFi行业飞速发展,财富效应越发明显,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盯上了DeFi这块肥美的蛋糕。

过去,各种以「可变利率」为主要单一交易模式的DeFi协议将传统金融市场中的风险偏好较低的参与者们挡在了门外,即便他们举着巨额资金,也往往很难参与到DeFi中来。

「固定利率」概念诞生后,DeFi接触传统金融的故事正在照向现实。

9月24号,一场在斯坦福大学举办的峰会上,一个具备创新属性的、链上版的华尔街雏形初步展现。

此前Odaily星球日报曾报道过的Pledge Finance就是这场峰会的主角,在峰会中,他们创新性地提到了利用NFT的方式构建一个固定收益的去中心化金融市场,并将传统金融与去中心化金融嫁接。

具体来说,他们为用户提供了一套在固定期限以固定利率进行借贷的产品,在这套产品中,他们还将 NFT元素加入到了借贷业务中,每一笔订单都将生成一个包含了借贷利率以及到期日等关键要素的NFT,这些NFT以“凭证”的身份为来自传统金融市场的参与者降低了入场门槛。

作为固定利率市场的黑马选手,Pledge Finance 的目标不仅仅是做一个小而美的协议生意。

相反地,他们希望构建一个全新的DeFi协议产品,成为未来华尔街选手们进入DeFi市场的切入点,分羹接近500万亿美金体量的DeFi的固定利率市场。

Pledge Finance 希望先去服务B端大客户和矿工的借贷需求服务。当然,要想成为传统金融世界和去中心化金融世界中的桥梁,除了领先的技术,还离不开强大的资源加持。

团队上,Pledge Finance 背后不仅有来自斯坦福的极客基因,还有传统实业的资源加持。

其创始人兼CEO Tony Y. Chan来自斯坦福校友会,刚毕业就进入微软公司,承担Windows 95操作系统的核心代码编写,后在硅谷房地产圈扎根20年,在房地产和金融方面有领先的资源优势。

目前,Pledge Finance 正在将去中心化引擎,固定利率贷款、固定收益率、再融资、金融NFT、结构性债务产品、利率掉期、单一债务保险和 TradFi 等等多样化功能都汇聚在Pledge Finance 单个协议上。

近日,Odaily星球日报与Pledge Finance 创始人Tony Y. Chan进行了一场深度采访。

在我们与Tony Y. Chan交流中,试图去回答以下几个对全DeFi行业都有价值的话题:

1、华尔街真的需要DeFi吗?期待传统金融自我革命究竟是不是一个悖论?

2、如何构建一个传统金融用户友好的DeFi产品?

3、固定利率市场会是为DeFi打开传统金融大门的钥匙吗?

4、NFT和DeFi的结合能够带来怎样的想象空间?

以下为经odaily星球日报编辑整理的对话实录,enjoy:

一、重构DeFi:打造一个传统金融客户友好的DeFi平台

Odaily星球日报:纵观整个Pledge 团队,即有来自实业的背景又有极客的底色,是怎样的契机让你们集结起来创办Pledge?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Tony Y. Chan :Pledge 团队卧虎藏龙

成员中Professor David Tse教授 我当年在斯坦福学习计算机的老师。他也是Prism Protocol的核心创始人Core contributor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面,谢教授的团队就把比特币的交易速度从每分钟七笔上升到了每分钟上千笔交易,可以说没有谢博士,就没有区块链的今天。在创立Pledge之初,谢博士也给了我非常多的鼓励和支持曾经帮助扩容比特币链上交易另外一位我们Pledge的顾问Nicole Chang,是前华美银行全球VP,也是斯坦福GSB 商学院校友会全球会长Nicole跟我讲了很多关于传统银行的弊病和去中心化金融衍生品的可能性,这也给了我很大的动力还有我很好的老伙计,Gregory Lablanc教授,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为数不多的区块链金融教授,他也认为未来的世界是嫁接在区块链体系之上的,而去中心化金融是很重要一个环节和组成部分

众多天团级别的人一起在做事,其实归根结底都是斯坦福多年的校友经历,以及看到了DeFi行业的一些痛点,想要加深探索。

在创业过程中,我们一共经历了兴奋期、迷茫期和破茧期3个阶段。

2020年1月,几位核心创始人大佬一家硅谷名为Blue Bottle的咖啡厅一块碰撞出来了Pledge 的创意,当时所有人都十分兴奋。但是,到了2021年初时,我们逐渐迷茫,一方面发现借贷行业的DeFi竞品种类繁多,另一方面智能合约的局限性也遏制住了我们当初想要开发的愿景。

后来我们开始不断学习、探索去做一个格局远远高于我们同类竞品的产品。

到了2021年5月中旬,经过数月的艰苦奋战。我们终于想出了一套完整的方案,也就是我们现在呈现给大家的pledge 这个DeFi框架集成产品 framework DeFi solution。这是我们的破茧期

到今天为止,Pledge已经走过了一年的时间,中间经历了无数日夜的探讨才得到了大部分学界、DeFi领域泰斗们的认可,今天的成果是来之不易的。

Odaily星球日报:一年的探索过程中是否感受到了传统金融圈对DeFi的态度的转变?这背后意味着DeFi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迁?

Tony Y. Chan:在DeFi这条道路上的探索过程中,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传统金融现在已经在逐步落伍。

类似J.P Morgan这样的银行现在逐渐成为了以前的邮局——他们变得效率低、不透明、有国界。

所有人都在向DeFi探索,但是大机构有自己的自尊,加上监管部门对他们实时的一些措施,非常有利于我们DeFi土壤现阶段的开发。

我们有理由相信,像Pledge这样的DeFi金融服务商会越来越多。而我们非常欢迎更多的伙伴加入我们的生态,成为未来金融社会的一份子。因此我们也会在我们产品上线的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部分核心代码开源,让每一个人大家都能起来参与到这项伟大的金融革命当中。

Odaily星球日报:您为什么看好DeFi固定利率市场?

Tony Y. Chan:固定利率市场正在达到爆发的临界点,未来固定利率市场每年约有500万亿的交易量。

因为长期扎根地产界,在我的角度看到的是,大多数DeFi借贷协议主要还是在为交易者提供浮动利率的DeFi产品,但如地产等领域的传统客户更需要从固定利率和固定期限为出发点的借贷服务。

现有的DeFi 协议很多都是浮动利率,用户没有获得长期的、可衡量的稳定性。加上crypto 行业本身波动大、流动性不如传统金融行业充裕,所以Pledge希望通过构建一个平台去解决这些问题。

与其他DeFi项目不同的是,Pledge专注于提供结构化的固定利率借贷、抵押固定收益产品、再融资、固定利息互换、以及围绕信贷市场的金融衍生品。当下,我们已经从各种合作伙伴和投资者那里获得了超过100亿美元的承诺流动性,并且正在努力实现300亿TVL。

获客初期,我们将直接面向对风险把控严格的个人主体,以及一直不敢下水区块链的传统金融机构服务。

Odaily星球日报:Pledge尝试对标加密借贷独角兽 blockfi?为什么是blockfi?

Tony Y. Chan:Blockfi 是相对友好的Cefi,大部分使用blockfi的用户还是c端为主,b端用户对blockfi的体验其实并不多。

Pledge希望能够在区块链内生生态复刻blockfi,以去中心化的模式向用户提供服务,在资金层面和利率层面实现公开公正。

未来我们估计1-2年Pledge将会成为BSC上面最大的一个DeFi生态,3-5年会成为跟blockfi所能媲美的一个DeFi平台,甚至是超过blockfi,因为我们不仅仅是服务B端的生态,同时我们也将服务C端的生态

二、华尔街真的需要DeFi吗?

Odaily星球日报:传统金融用户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Tony Y. Chan:传统金融用户迫切的想要一个健全的,能够跟华尔街那些金融服务提供商媲美的去中心化金融市场,并且还需要一个能够承载巨大体量的金融交易中心。

今天过万亿美元的加密资产crypto行业不过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一般不切实际的

我们必须正面去面对这个事实,但是不代表我们不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等一场“东风”。

这场“东风”也许就是类似2008年次贷危机的雷曼机构的土崩瓦解,传统投资人对中心化、不透明的金融机构失去了信心。

我们觉得这一天一定会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现在整个DeFi行业还是在一个婴儿期,在这样的机遇来临之前,DeFi行业必须要有自己成熟的金融工具、衍生品工具、金融保险等等一系列成熟的产品来承接这些传统的体量。

Odaily星球日报:什么在阻碍传统金融用户走向DeFi生态?

Tony Y. Chan:传统金融走向DeFi最大的阻碍就是没有成熟的金融服务工具。

当下,数字货币市场的一切的结算都是通过币实现的,但同时在这个市场中,哪怕最大的稳定币供应商Tether也有着不确定的崩盘风险。

因此,只有降低参与风险,为人们提供现实世界的替代方案,使他们的资产回报最大化,才能推动这一目标的加速实现。

Odaily星球日报:Pledge是怎么应对这些阻力的?

Tony Y. Chan:DeFi倘若真的要破圈,就不得不打破传统资产、传统金融抵押品跟去中心化区块链世界的这层玻璃。

这中间需要监管机构的配合、时间的沉淀以及不断的知识探索。

将传统金融带入区块链是我们的初衷,Pledge正在这条路上努力耕耘。

我们正在积极配合监管、拥抱监管,并且与世界顶尖的区块链技术从业者,金融从业者交流,与美国本土小贷持牌照商进行协调与谈判。

我们不仅仅是希望能够为DeFi行业的从业者们披荆斩棘,同时也希望能够把这个实验贯彻到底,跟随中本聪当年的初衷。

三、固定利率+NFT,Pledge 破圈的两把利刃

Odaily星球日报:Pledge的解决方案的技术优势是什么?

Tony Y. Chan:Pledge想要解决那些阻碍加密货币、衍生品走向大众应用的基本问题,并且希望能在同一个协议内满足所有类型的用户。

这背后对Pledge的要求是,我们不得不去建立一套超级灵活、弹性的资产池机制。这样才能帮助实现固定借贷周期、固定收益率、更早实现流动性撤出并转换为固定借款期限、流动性映射等各种需求。

Odaily星球日报:引入NFT技术是Pledge的杀手锏吗?NFT为什么很重要?

Tony Y. Chan:Pledge Finance 利用ERC1155来创建金融NFT来代表每一笔贷款、债券、保险等其他资产。

Pledge 的金融 NFT 可以有自己的条款、元数据、供应和其他衍生属性。另外,金融 NFT 协议支持游戏和金融开发商的互操作性,如转让、互换和交易,有望消除几乎所有传统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进入障碍。

很多人会问,有没有NFT会有区别吗?

第一个关键区别是这是金融 NFT。 NFT很火,但它有更多可能性尚未被挖掘。

 Pledge 中,我们以 fNFT 的形式建立每一笔贷款、债券、保险,并实现它们之间的互换。这就是说,每个池子里面我们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代币。目前大多数 DeFi 协议如 MakerDAO,AAVE,COMP 在许多池中只有一个交易对。所以 Pledge 中的流动性要来的高得多。

第二个区别是,开发者可以在这里创造(独创)他们的利息收益产品,就像华尔街和投资银行的交易员一样。但在 Pledge 上变得更容易、更便宜、更灵活和更安全。每个人都可以使用 Pledge 协议创造贷款/借款策略。

Odaily星球日报:有人质疑固定利率资金炒作大于实际作用,您怎么回应这种观点?

Tony Y. Chan:利率掉期是传统金融中交易规模最大的场外衍生品。

JP摩根(JP Morgan) 2020年的一份报告估计,场外利率衍生品的日交易量达到了惊人的6.5万亿美元。没错,是万亿美元。

利率衍生品一直占据全球场外金融衍生品市场80%的份额,截至2018年,名义未偿余额为435.2万亿美元。

数据上,外汇衍生品仅占名义余额的17%。

我们认为,随着DeFi市场持续增长,吸引更多资金,利率市场的需求将得不到满足。

通过一个交易利率的场所,我们可以帮助投机者和套利者锁定超额收益。

Pledge 是推动去中心化金融走向主流的最后一章。

Odaily星球日报:固定利率和浮动利率模式未来的关系会是如何的?谁会取代谁?

Tony Y. Chan:金融包容性是每个 DeFi 项目的责任。

未来,我们将尝试 Compound labsCOMPAAVE、Pancake 等合作,成为他们的 LP。通过插入 Pledge 的协议和框架,大多数 DeFi 项目可以立即拥有利率交易能力。现在有几个市值前 20 名的项目正在与我们合作 POC。未来他们的用户、金融流动性将同时赋能于 Pledge。

四、小结

在与传统金融世界不断产生链接之后,未来的金融市场或因DeFi发生巨变——就像亚马逊蚕食传统商业一样,DeFi会逐步蚕食传统金融。

在时代东风到来之前,Pledge正在努力尝试去扮演传统实体资产世界与加密资产世界的桥梁的角色,为用户提供一个更好用的DeFi工具平台。

目前,Pledge已经开放其质押代币PLGR的公开发售。下一步,Pledge考虑接入小微贷市场。另外,Pledge 未来有计划在香港完成借壳上市或在SPEC 纳斯达克回购。

这些与传统世界的连接一旦连通,我们有理由期待,在Pledge构建的DeFi金融乐高中出现更多DeFi与CeFi的融合玩法,而现在的DeFi生态,已经迫切的需要一个类似Pledge这样能够跨行业和生态的架构式生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