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微笑曲线”假说

“微笑曲线”假说插图

不知不觉间,比特币已经回到57k的位置,这里已经是年初3-4月份上半场高位横盘震荡的顶部位置。今天是10月12号,现在再来看看周线,再迟钝的人,无论有多么后知后觉,也该能一眼看出来,大饼9月份的回撤的确只是一次周线级别的回踩测试(而不是转熊到2万),而且回踩测试的是最后支撑位(LPS),正如早在9月21号我们正站在回踩的底部时我在刘教链公众号《大饼打折,中秋快乐》一文中所写的那样:

“自7号日内激烈去杠杆、插针39k之后,我就在星球里说,接下来还要回填下影线。在19号星球会员聚会时,我又重申了目前是周线级别在7月底最后一次看熊陷阱破3万后反弹到8月底破5万确认强势信号之后对39k附近最后支撑位的回踩测试的看法。这个支撑位,是在8月初日线回踩时给出的。”

以太坊现在仍在3500刀附近徘徊。离4月份高点4k+和8月底高点4k都还有一段距离。就是这么一段距离,死活爬不上去。

多少人还记得8月初EIP-1559初上线,伴随着NFT第二波热浪袭来,以太坊疯狂燃烧销毁的时候,哪些个腹黑的大V暗戳戳地叫嚣,以太坊必将在今年超越比特币,1万刀只是开始,3万刀不是梦,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是我仍然相信最基本的常识和逻辑。燃烧并不能解决以太坊的自限性问题。这也就注定无论你是DeFi、NFT还是什么,生态越好车越重,越拉不动。2020年12月20号我在刘教链公众号发表了《三个预言》一文,第3小节就专门谈到了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底层逻辑迄今为止仍然是有效的。

其实所有主打可编程、智能合约的生态型公链都有一模一样的自限性问题。那些以太坊的挑战者们为什么拉盘拉得欢,却似乎没有被卡脖子呢?结论其实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恰恰是因为它们没有生态,或者生态都是假的,所以车轻好拉,拉起来虎虎生风,一日千里。简直是太滑稽了有没有?

有些比特币黑宁可胡吹其他山寨,也看不得别人说一句比特币的好。然后还会给别人动辄贴标签、扣帽子,最大的一顶无非就是比特币最大主义者,或者用贬义的表述法,比特币极端主义者。前两天连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也跳出来,指责所谓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赞誉萨尔瓦多推行比特币法币化法案,称人们对比特币的选择应该是自由的,而立法强制接收比特币是违背了这一自由精神。

我对这种充斥着意识形态偏见的立场表态甚感无语。如果萨尔瓦托推行的是以太坊法币化,他还会这么讲吗?这些扭曲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搞得连顶级布道者Andreas Antonopoulos都表示不认可萨尔瓦多比特币法案的第7条,即强制商家接受比特币付款。但是,第7条不是一个法币最基本的性质吗?法币的内涵之一就是强制性。可以不强制支付它,但一定要强制接收它,否则一个无法随时换取商品和服务的法币还如何称之为法币呢?

而且,不谈这个技术性细节,就从所谓的“自由”来说,比特币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物,是没有所谓的“自由精神”的。比特币就是那样存在。它没有价值观判断,不鼓励或禁止你拿它做什么。萨尔瓦多总统拿它去当法币,这是他的自由,他尽管去做好了。比特币不会禁止他,更不会道德评价他。这就是“抗审查“(censorship-resistence)的基本含义。比特币不会审查它的用户,无论你拿它做什么事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Vitalik至多算个圣人,可以视韭菜为草芥。而比特币是天地化生,众生平等。一个不仁的圣人,指责天地的不仁,似乎确实是有些黑色幽默的了。

我虽然也会谈一谈个人对于比特币这一发明的各种粗浅的理解。但是我其实并不是一个比特币最大主义者。诸君知道,我其实在大饼仓位之外,还有Uniswap的仓位。另外我也玩DeFi、NFT。甚至我还有一点儿Shiba Inu的娱乐性持仓,在6月份低点建仓,现在也有几倍了。当然,我也有一点儿ETH。但是这些都是对冲仓位或直接write-off的仓位。真正的投资仓位只是大饼和Uniswap。

从portfolio结构上看,我的投资重心其实是偏向两端:底层的价值存储,最接近“物”性;以及上层的用户层协议或产品,最接近“人”性。而恰恰跳过了中间的运行平台,也就是以太坊以及各类公链。

形成这种结构的原因,一是因为我是自下而上构建认知,二是因为我一直认为以太坊这样的平台具有自限性问题。

现在我把它们这么串起来一看,不禁让我联想到了一个工业界有名的理论,所谓的“微笑曲线”。

微笑曲线讲的是,在一个产业链中,最上游的核心科技、最下游的产品营销这两端是利润丰厚的,而中间的加工制造环节利润是最微薄的。以苹果公司生产的iPhone为例,最上游,芯片、设计,核心技术,美国人掌握,最下游,品牌、市场,美国人掌握,中间,生产、组装,中国人干活,一部iPhone卖掉,谁拿大头?美国人拿大头。

由此我就觉得,是不是这个微笑曲线也可以用来比喻上文我们谈论的价值捕获的问题呢?

把比特币-以太坊-Uniswap这样连起来,然后凹一下,化成一条微笑曲线。位于两端的比特币(代表价值存储)和Uniswap(代表上层应用),将会捕获到更多的价值。而位于中间的以太坊(代表公链平台),将会捕获到较少的价值。

而且,中间平台的竞争十分激烈。真的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也说不定。竞争越激烈,价值护城河越低。

位于两端的比特币和Uniswap,则或者可以跨链到各个中间平台,或者部署到各个平台去,从而加大了中间平台的无差别竞争力度,使得中间平台无法捕获超额价值。

不过,我仍然对以太坊生态感到乐观。即使它无法一统江山。至少,第一,二层技术的引入有望offload主网的压力,提高自限性的上界,释放上升空间;第二,NFT的崛起,会把价值锁定在以太坊上,不像DeFi,NFT锁定的价值是无法真正跨链转移的,这会让以太坊锁定更多的零级价值,从而增强它的垄断优势。

这就是我提出的“微笑曲线”假说。因为还需要行业进一步发展才能最终验证,所以还是加上“假说”两个字吧。与君商榷。

(公众号:刘教链。知识星球:公众号回复“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加密货币为极高风险品种,有随时归零的风险,请谨慎参与,自我负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