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中国可以有加密艺术市场

朋友们一次次告诉我说“中国没有加密艺术市场”。我总是语塞。理解,想说点什么又找不到话头。只好写篇文章。

 

“中国”指什么范围?“中国”如果说是指大陆地区,那的确公链相关领域都没有市场。熊市快来了,现在存量的币民多数人会被洗出场。随着监管的深入,下一轮牛市币民这个圈层在大陆地区不会重新大规模增长。目前的政治经济环境来看,在可见未来监管不会放宽。

 

但如果我们调整下“中国”概念,重新把问题定向于“中文人群”,那么区块链从业者的移民潮实际上在扩大中华文化的辐射半径。这对文化传播是好事。华人圈子支持中国艺术向来有传统。

 

“中国没有加密艺术市场”这整句话如果找一种类比的问法。比如同样是强监管环境,我们问“中国有没有****市场”,答案显然是有。比如同样是小众市场环境,我们问“中国有没有当代艺术市场”,答案显然还是有。于是我们要认真考虑一下“市场”的问题。

 

也不是抬杠。我明白大家在说的是以艺术品为筹码的投资市场。即便有一部分说这话的人自己也还没来得急想想清楚。对艺术品来说,显然还有消费市场这一侧。艺术从业者们往往强调喜欢才买。喜欢即消费属性。我喜欢所以我买了。将来赚钱了我很惊喜,没赚钱我的喜欢不会少一分。这才是健康态。我认为不管是艺术还是游戏想要加区块链,引入消费者群体才是必须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数字化合物一直没着急去以太坊上发行作品。因为要做消费侧。对象受众是艺术爱好者,那应该尽量选择低门槛和合规,甚至要性价比。这也回答了为什么《加密艺术年鉴》售价是68元,人民币支付。

 

哦对了,朋友告诉我以太坊上有六万个收藏NFT的地址。我想交换的信息是中国一线艺博会通常日访问量是几万人。这都是买了门票的消费者。

 

币民,或者说投资者,一开始就不是我们数字化合物想象的第一受众人群。与其说数字化合物在做一个NFT项目,不如说数字化合物是在搞艺术,或者说在做文创项目。我们想干的事是建构中国当代艺术的下一个阶段。

 

发力海外市场会不会更容易把事情做成?老实讲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出海NFT项目都没有大红大紫。海外市场总规模大,但怎么啃下来呢?我们很有兴趣学习徐冰、蔡国强、谷文达、黄永平在西方当代艺术环境下的成功经验。我们也很羡慕巫鸿在芝加哥大学收获的成功。但你注意到没有,文化和技术不一样。这些人的学问都是很中国的,受众也都是很中国的。这些观察让我们很难说服自己去跟随英文世界的加密艺术玩法。我们更有兴趣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即使是出海。

 

一条自己的道路意味着短期内只有更少的可组合性。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还好我们从事艺术工作。我们在欣赏伊朗电影的时候从没因为低工业化水平而失望。我们清楚那就是伊朗电影人的土壤。中国加密艺术也应在某些问题上被宽容。就像是去欣赏一株腊梅。茁壮茂盛不是理由。

 

长期来看,如果我们想想华强北制造业的可组合性,想想互联网最终在中国的落地程度,或许也没必要悲观。中国还是很大概率会出现中国特色的Web3和元宇宙,原教旨主义里该有的艺术需求都会复刻一份。我们要做的是活到那天并且被大家认可。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