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

本篇笔记,来自苇草智酷主办的智酷沙龙119期。由吴桐带来的关于元宇宙的思考。笔记分上、下两期输出,之后还会继续整理活动中多位学者带来的点评。

 

希望通过“苇草智酷”的系列笔记,能帮助各位在纷繁的热点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属于自己的宁静和心安。

 

以下,Enjoy

 

北京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 王俊秀

 

我们这期苇草智酷的题目是:现实很没劲,互联网太内卷,我们需要宇宙。

 

今天请来的主讲嘉宾吴桐,是最近几年在中国风生水起的一位青年新锐学者他对区块链、数字货币和宇宙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而且有著作问世当然还是谦虚的不要让我们报道他单位的名字他只是以一个普通的区块链数字经济的学者身份出现

 

宇宙在一周之前又烧了一把火Facebook把整个的公司的名字都改了,向世界宣布要进军元宇宙。在一周之内,微软和英伟达都提出了自己的宇宙设想,在股市上引起了不少的波澜。

 

在中国大陆也有好几拨人同时在讲元宇宙。今天的几位点评嘉宾是特别厉害的都是在宇宙方面可以说是开创者

 

朱嘉明老师在三年前就写了中国最早的元宇宙的文章。还有来自中山大学哲学系的教授,中山大学虚拟世界研究中心主任人机实验室的主任,翟振明。他提出虚拟现实这个概念,我觉得在世界范围内都应该是最早的在国内也是第一个创立虚拟和现实可以实现连接的实验室。还有一位是来自北大的胡泳教授,最近也写了一个万字长文关于元宇宙的反思的。刘峰老师是中科院虚拟经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而且是远望智库数字大脑研究院的院长胡延平是DCCI互联网数据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包括比较活跃的经济财经作家科技财经作家醒客老师。还有苇草的的创始人段朝老师

 

这几位将会在吴桐讲完之后有一个点评和讨论

 

 

吴桐

 

今天主要是跟大家聊一下,我理解的宇宙以及宇宙的商业社会和文化逻辑因为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也参与了几个元宇宙项目的投资,包括世界范围内元宇宙一些项目的进展也有比较密切的跟踪。

 

元宇宙在目前还算一个新生事物,在我看来大概相当于互联网的1990年到1995我在朋友圈里说过一句话1000个巨头1001元宇宙。大家理解的东西都不一样或者说元宇宙是一块砖,哪需要就往哪搬

 

所以当大家想做自己的事情,只要数字化有关系,似乎都可以把放进元宇宙的范围。

 

我分享的内容主要是我的一些想法思考。

 

很多人认为元宇宙和互联网有一个层关系,确实这样。元宇宙不是一个单独的概念,很多概念确实有交集或者是吻合的比如元宇宙和Web 3.0,比如和Defi是有比较强的吻合关系的。

 

我的分享主要分四个部分: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插图


第一部分介绍元宇宙是不是新瓶装旧酒。很核心的概念是怎么去定义元宇宙。如果对元宇宙的定义不一样,我们理解的元宇宙可能就根本不是一个东西或者说完全是很多的东西。

 

第二部分介绍互联网现在卷到一个什么程度

 

第三部分元宇宙的两条基本建设路线第二部分联系在一起的我个人是旗帜鲜明的支持第2条路线的。

 

第四部分,元宇宙虽然愿景非常美好,但现实中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包括商业逻辑还是很重要的,更深层次的是社会逻辑和文化逻辑包括元宇宙对劳动范式协作范式都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

 

一、什么是元宇宙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插图1 


Metaverse的定义我们有很多的讨论。一般来说中文的翻译比较喜欢翻译成三个字的,区块链比特币、以太坊,元宇宙,三个字可能更符合我们的翻译习惯

 

在我理解的元宇宙概念里,前脸书的加入最多算是锦上添花。这种元宇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或者说不是真正意义上我理解的元宇宙。

 

对元宇宙做了一个框定: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运行的数字世界

 

大家去想如果一个世界是完全依托于另一个世界,或者完全没有自己的独立性,它是很难称为一个数字世界的比如很多人会问,元宇宙中的链游和传统游戏会有什么区别?我认为区别还是很大的。

 

对于参与者来说,如果我们能够达成一种相对比较理想意义或者是愿景上的元宇宙,就相当于重启人生了我们的人生出生在什么城市,出生在哪个国家,家庭背景是怎么样的,人生机遇是怎么样的,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完全自己不能定的中间的一些过程,我们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和后天学习去改变一些,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不能改变的。

 

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玩一个游戏是很像的。我们开始游戏的开局难度大家都不知道我们从出生到人生的结束,很多时候就像一个游戏的过程。元宇宙从这个方面来说,相当于重启人生

 

 

这也是为什么元宇宙相关的项目现在估值这么高的原因。因为它给了我们一个终极的定义我们能不能再重新过一次人生

 

它的特点我看来是具有永续性、开放性、自制性和沉浸感。这4个特性里,我觉得最最不重要的是沉浸感。现在很多巨头往往在强调沉浸,但在我看来,沉浸感是最不重要的无非就是通过一些ARVRMR技术提高用户的体验这一点只是“术”层面的改变,并不是方面的改变。

 

二、互联网太卷了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插图2


如果互联网不这么卷,我们对元宇宙也不会集体这么嗨。

 

互联网的卷,卷在很多层面第一我们的数据不属于我们自己这几年我们提的比较多的,是要把数据纳入生产要素中其实没有做到,而且距离做到相距甚远但是元宇宙提供一种至少来说看起来可以走得通的解决方式

 

第二互联网不仅垄断经营场景,而且垄断信息的逻辑信息的逻辑是更为重要的在大多数人看起来得到的信息非常多,但其实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很多时候被困在信息茧房包括最近宇宙一火,大家都在谈。但是很多人并不理解,而且往往被别人的思想所引导

 

第三互联网并不互联,而且有更加不互联的趋势尤其是国际形势结合起来,这种趋势近几年会更加明显

 

第四互联网边际递减的财富效应,承载不了年轻人的梦想。互联网大概1617年移动互联网红利结束之后,已经好几年没有一个能令全行业集体的嗨点了所以也没有产生一个比较强的财富效应任何一种新的技术新的生态,新的技术集群的代际革命它一定是会产生很强的财富效应的。

 

但是这几年互联网的财富效应是持续降低的,当然也有很多的数字巨头不断出现,也实现了小部分人的财富的跃迁但影响范围没有那么大,远不像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包括上一代传统古典互联网那一波影响那么大所以大家苦互联网久矣,最起码苦了几年了。

 

元宇宙的概念和web3.0等是有一定重合度的我们现在本质上还属于Web 2.0阶段,到3.0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比如现在状态是绝大部分的信息都可以读写,但是价值只能实现有限的发送和接收包括数据并不属于我们我们可以创造信息,但是价值不属于我们而且很多我们产生的信息数据安全和数据隐私也并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向元宇宙迈进,Web 3.0其实算是一个齐头并进的关系。

 

 

三、元宇宙的目标

 

在我看来,元宇宙的目标是会形成一个系统化的复合数字世界这个世界可以实现数字的确权定价交易和赋能。元宇宙是客观存在的是存某一个互联网巨头的服务器上,把服务器里的数据删掉就不存在了或者巨头想任意的增加角色任意的去创造一些财富,用户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是不行的

 

元宇宙是客观存在的开源的动态演化的用户需求导向的本质上是一个人造的数字平行世界。

 

大家怎么理解平行世界这个概念平行世界不能说完全依赖于现实世界。虽然平行世界是从现实世界衍生出来的,但是它终归需要有一定的独立的运行价值否则它就完全成为另一个世界的附庸。

 

在元宇宙中,产权治理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一个明确的观点是大互联网的路线我是反对态度的当然不排斥互联网巨头的加入互联网巨头可以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生态的参与者但是如果要完全基于自己原有生态去做元宇宙,或者要去搞垄断道路一定是不行的

 

元宇宙涉及的技术VRAR5G云计算、IOT、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等。在我看来,沉浸感只是术。永续性、开放性和自治性才是道层面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插图3


区块链是实现元宇宙“道”的关键。“道”是元宇宙的灵魂内核。虽然有很多互联网的巨头在参与元宇宙,基本上整个的互联网行业到了FOMO元宇宙的阶段,大家都想去参与,害怕错过这浪潮但其实他们大部分都是关注了“术”的层面,忽略”的层面

 

或者他们短时间内认为层面可能很难做到为了不掉队,不落下他们选择先从的层面去切入但是这样的元宇宙发展到后面会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

 

四、元宇宙的两条基本建设路线

 

行走笔记:互联网太卷了,我们需要元宇宙(上)插图4


第一条路线是大互联网路线互联网巨头依托自己现有的流量数据场景,包括自己的硬件储备技术储备等等基于自己生态的元宇宙。第二种是基于区块链去搞开源的元宇宙,并且通过跨链实现互联互通。第二种方式我认为更加符合元宇宙的本质

 

大互联网路线有比较多的弊端第一是过于中心化如果互联网巨头自己出现了问题,或者想去创造一些角色或者删除一些角色用户是完全没有能力去巨头去抗衡的而且元宇宙作为人类现实世界的数字平行世界,应该代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利益,而不是由个别的巨头去说了算

 

 

大互联网路线再去延伸,很多国家也正在制定或者已经制定了元宇宙的产业政策。把大互联网路线的倾向推向另一个高峰比如美国企业正在敦促美国政府制定元宇宙政策韩国已经出现了巨头的元宇宙联盟韩国在元宇宙行业区块链行业加密货币行业都是非常激进的日本也开始在制定一些政策,也很激进。在整个聚合的概念里,包括加密货币Web3.0Defi、源于走等等,日本都非常激进。

 

第二个弊端是无法解决数据治理问题。说到Facebook它在19年开始做了一个很大的事情当然现在也没有推出了。它想发布一个全球稳定币Libre后来改名Diem,但是现在也没有推出来这个事情我当时说,推不推出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它已经告诉世界我们还可以做这么一件事情而且事实上和Liber 行使相似职能的稳定币已经有很多,在2021年已经实现了数量级的增加,交易量已经到了万亿美元的规模

 

大互联路线的元宇宙没办法解决数据治理问题数据经济的反垄断,以后它们无法避免的问题现在数字经济反垄断也是一种全球趋势了不光美国在搞我们也在搞。

 

第三个弊端难以解决互操作性的问题。互操作性是互联网的一个老问题不同的游戏、社交、动漫会选择不同的IP根据不同的IP构建的元宇宙,也很难实现互联互通。

 

比如动漫,我们可以有海贼王的元宇宙,可以有七龙珠元宇宙。但是如果两个元宇宙都发展,我们很难想象路飞和孙悟空怎样去进行交流

 

以后要么是通过区块链跨链,要么是通过用户重新再捏合一个元宇宙出来。最终实现不同的元宇宙之间的角色在同一个元宇宙里面第二种方式其实成本又很高,还不如我们开始就基于区块链建设,到时候进行

 

基于区块链构建的元宇宙,就可以解决这三个问题,或者说就没有这三个问题。

 

以上是笔记上篇的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