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IP+数字收藏品,打造未来数字化粉丝经济

IP+数字收藏品,打造未来数字化粉丝经济
10月中旬,NFT公链项目Flow,在Bilibili直播平台举办了Flow生态二次元虚拟形象福洛娘的首场见面会以及带来了5场精彩的圆桌环节。5个圆桌就当下最火热的话题,邀请了行业内精英领袖、Flow生态深度参与者、知名投资机构代表等参与。

以下为《粉丝经济的未来》圆桌的文字回顾:
-主持:Jack,Mynft生态负责人
-嘉宾:Joey, OVO COO
J.G,Mugen ARt品牌顾问
Yalu,Melos创始人
Andrew, xtingles首席前瞻长

视频回顾:10月14日圆桌论坛:粉丝经济的未来_哔哩哔哩_bilibili

Jack:今天非常高兴邀请到了 4 个优秀项目,一起来做粉丝经济这样的一个活动。
在座的 4 个项目方其实都在粉丝经济领域有所涉猎,其中包括一些非常知名的 IP,以及一些原创性的优秀内容,整个活动我们会围绕粉丝经济细分探讨非常多有意思的东西。在开始前,我们有请项目方们分别介绍一下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项目。

Joey:大家好,我是 Joey,OVO 中国市场的 DAO 组织成员, OVO 是 Flow 链上首个 3D 全立体 AR 可视化的 NFT 交易平台。目前我们上线了一个日本非常著名的 IP ,叫做芝士猫(Nyathees) 。这个 IP 在日本 line 商店有 400 万下载量,后面我们会推出一些原画师等的 IP 作品。
目前平台主要包括盲盒、拍卖、合成、挖矿,以及与 IP 创作者互动这些功能。同时我们原创了一种双重版权验证方案机制,DCIM,这个还是比较独树一帜的,目前是把创作者与 IP 协议放到智能合约,同时再生成 NFT,实现所有权的转移和版权的合法交易,谢谢大家。

Andrew: xtingles 是世界上第一个 ASMR 的商场,我们跟 ASMR 的艺术家,还有 NFT 收藏者进行了充分的搭配,创造了一个平台,让大家可以收集 ASMR 收藏品,ASMR 全名叫做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
可以想象成每一天洗澡的声音、每一天喝水的声音,或者每一天频繁的日常的声音,让你有舒缓疗愈性质的一个声音,我们出发点是希望能给收藏者去收集这种充分疗愈、放松,以及帮助入睡的这种 NFT。
我们目前跟很多 ASMR 的艺术家,像是 Miss Manganese,ASMRJAPAN,还有一个比较大牌叫 Lev Cameron,即将合作发行作品,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我们认为 ASMR 市场在慢慢开启当中,相信日后大家多多少少会开始注意 ASMR 这种数位艺术品,谢谢。

Yalu:大家好,我叫 Yalu,Melos 是一个音乐创作者与粉丝在 Web3 里创作、发掘以及收藏原创音乐的乌托邦。我们通过创作或者共同创作的证明,在 Melos 上的动态音乐 NFT 上面去发现创造以及获益。Melos 的目标是创作一个充满创意灵感的音乐生态体系,通过我们自己独有的 DNA Tree ,平台上的成员可以去收集、互动,在一起再创作。
刚刚有提到可以创作或共同创作 NFT Music Block ,它其实可以成为一个可以互动,可以加工的 NFT 收藏品,它会透过这个方式让粉丝与艺术家之间有一个新的互动方式,新的互动媒介,也因如此,我们可以创作一个通过多重关系的创造,一个新的粉丝经济生态体系。

JG:大家好,我是 JG 来自Mugen Art。穿成这样主要是有两点考量,一个是为了仪式感,感觉既然是来参加 Flow Fest,它是一个 Fest,需要有一些仪式感,二来是我带的这个面具跟我们做的一个方向有关系。
Mugen Art 是一个高端 3D 数字收藏品发售与展示平台,我们提供来自全球知名的IP、潮玩,还有其他一些艺术家精美的新两版数字藏品。
我今天简单的一个 Cosplay 是我们其中一个版权方,给我们授权的是一个叫做「魔法使的新娘」,我 Cos 的是当中的一个男主,Mugen Art 所发售的数字藏品都会以 NFT 形式存在区块链上,我们会配最新 AR 展示的技术,让收藏者可以不仅在自己的展柜中静态来看藏品,他更能通过 AR 的形式让这些藏品在现实中跟大家来交互。就像我们说的一样,Mugen Art is your Metaverse closet,是你的元宇宙橱柜。



Jack凯文凯利在 2008 年提出了「1000 个铁杆粉丝」理论,它建立在互联网初始理想之上,直接连接全球的用户和创作者,不受中间方约束,但如今 Web2.0 的中心化平台反而成为了创作者和粉丝联系的主要方式,并且从中牟取了巨额的利润,Web 3.0 和 NFT 的到来改变了这种单一的互动方式,比如最近的 Mirror.xyz 项目,(特别像是 Melos 是要做音乐创作者和粉丝的项目)大家怎么看待 NFT 对粉丝和创作者之间互动的改变,粉丝经济会朝何处发展呢?

Yalu:这个问题在去年的时候,我跟我们这边的伙伴有大概讨论过,粉丝经济来源是建立在粉丝想收藏创作者的作品,为什么想要收藏他的作品?就是因为他很欣赏那个作品,希望自己可以沉浸在作品的意境里面。同时他收藏的作品也可以表示他等于是该创作的一员,这个创作社群的一员。
NFT 到来的确很好,因为现在人们已经习惯使用手机和电脑,所以大家更能够接受在手机或电脑上面看到这些收藏品,NFT 可以让收藏家更方便达到这样的目的。
我是觉得粉丝经济未来也会越来越朝 NFT 方向,直接拥有可以被认证的一个收藏品的方向去继续发展,现在发行 NFT 虽然已经很多了,但主流上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觉得接下来两三年会有更多的主流的创作者往这个方向去发展,然后推广。
当然,未来我们也知道会有很多互动的方式可以做,不再像以前传统的,单纯只是发一个图片,然后大家收藏而已。这个图片未来可能会有很多的互动方式,现在已经有一些项目在做,未来会有更多,比方说,你收藏了一段时间后,它会变化,或是你再收藏了另外一个,它又会有新的变化出来。我觉得慢慢会往这个方向发展,而且这个速度不会太慢了。

Andrew:粉丝经济已经存在蛮久,比方说 YouTube,如果你支持创作者的话,你连续看他影片1000 次,他可以赚两块美金,因为你一直看他广告。某种程度上,粉丝经济,从点击率就可以看出最基本的广告收入是他们的基本收入来源,我们也可以看到在 Twitch 上有打赏这种功能,有些很有意思的广告是,你打赏我,我就会大叫你的名字等这种比较好笑的,或者直接有特殊的这种 Donation 的活动,大家鼓励大家去 Donate,他们可能抽个百分比等等,这样子类似粉丝经济的模型。
我最近碰到的几个难关是,为什么这些粉丝要去买 NFT ,他们就觉得只要看你 YouTube 不就好了。
这是新年代在转折点当中的事情,大家太习惯免费的内容,所以粉丝经济就变成一种免费的内容,获取流量,然后去换取广告费等。 NFT 即将去改变这个事情,关键是,你怎么去说服他们收藏数位艺术品,不仅是支持这个艺术家,而是拥有一部分的重要回忆,或是拥有一个可以开启更多隐身功能的开始。
我觉得当 Web3.0 开启之后,大家会越来越清楚,NFT 将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我也相信 NFT 会即将改变粉丝经济目前这样一个状态。

Joey:关于粉丝经济,其实我觉得不管在国内还是在日本市场,都是非常盛行的,但我觉得粉丝经济首先是没有泡沫的,这个应该大家都可以认同。本身我作为科比的粉丝,我愿意为科比去购买它的周边,粉丝愿意为 idol 去奉献力量,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市场,但现在市场目前缺少这样一个的很好的渠道,恰恰我觉得 NFT 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桥梁,这是粉丝经济的一个解决方案。
Flow 本身也在提倡粉丝文化,这一点我觉得大家其实是不谋而合的,也是说我们在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些更好的方案去服务,后面其实对于我们的愿景,包括我觉得不管任何项目,围绕在 Flow上,围绕在 NFT 上,其实都是想把 idol 跟粉丝相连接,把中间商打通,帮助粉丝直接建立和偶像沟通的渠道,让更多的圈外粉丝拥抱自己的 idol,拥抱自己的 NFT,甚至加入元宇宙。

JG:关于这个问题我先说一下,我觉得 Mirror 是一个很酷的项目,它以一种众筹的方式,让创作者能够以更灵活的方式进行内容创作与发行,绕开了繁琐的发行方出版方,直接面向他的受众和粉丝,粉丝也从曾经的单一收益贡献方,转变为既是收益贡献方,也是收益的获得方。我觉得这是一种生产关系的重大的转变,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自发形成的自下而上的进化。
我们认为未来随着 NFT 被更广泛接受,粉丝经济的各方角色,会深入发生这样的类似变化,粉丝最后既会是狂热的追随者,也会是创作者的一个合伙人,我觉得这是非常酷的一点,也非常令人期待。



Jack:NFT 和粉丝经济联系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例子,就是由 Flow 团队开发的 NBATopShot ,它利用大家对 NAB 球星的喜爱作为杠杆,撬动了非常多圈外的用户进入加密世界,注册用户上百万,交易量近 7 亿美金,(特别是拥有很多版权的 OVO 和 Mugen Art)大家怎么看待这种结合方式?它对 Crypto 圈内和圈外,分别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Joey:谢谢 Jack。NBATopShot 是给我们做了一个标杆,它将粉丝对球星的喜爱作为杠杆,真的是让 NFT 成功出圈,我们真的要非常感谢 NBATopShot,这个其实与我们做 OVO 的愿景也是一致的,我们深耕于日本市场,日本市场的动漫文化跟女郎其实在全世界非常出名,也影响这一代的成长,他们都有大量的粉丝群体,但大家也能发现很多平台上其实是很少有日本IP 的 NFT,其实不是大家不愿意去发行,或者是觉得不好,而是因为这个门槛非常高,因为日本本身有一项垄断机制,它把所有版权都归到一个中心化机构 ,这样的行为就造成版权的垄断以及流通性不好的问题。
我们渗透到日本市场,也是想要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帮助更多的优秀创作者拿到 IP,然后以 NFT 的进行全球布局。我觉得将粉丝经济与文化渗透这样结合之后,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的 NFT 出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对于行业来说,对于动漫圈来说,其实我觉得都还是有里程碑的意义的。

JG:正好借着 Joey 前面所说的,从产品的角度来说, NFT 的出圈我们认为是必然的,为什么?因为它的特性决定了它相对于 FT 来说,它的流动性会相对来说比较规范,通过这样来获得一个价值,这也就奠定了它必须需要很多圈外的附加价值,来支撑它后续的一个大量流动性。
Dapper Labs 和 Flow 对于整个 NFT 的发展,确实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一个作用。Flow 和 NBA 的合作极大的向市场证明了,就像当年加密猫告诉世界 NFT的存在,NBATopShot 告诉了大家一个有价值的 IP,应该具备怎样的一个属性,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说,它确实是真正的做到了出圈,打通了与圈外的粉丝的渠道,就像问题中说的一样,这是撬动了一个杠杆,Crypto 圈长期来看,是给大家一个比较封闭的印象,这样的举动也形成了一个示范效应。
最近我们也看到 Dapper 跟西甲、NFL 达成了战略合作,我觉得未来的足坛、橄榄球界也会刮起 NFT 的大风,所以说整个 NBATopShot 它所带来模式的变化,也会激励业内其他从业者在同样的道路上进行深耕、探索以及创新,包括我们,也会这样去做。这个我觉得是对行业是形成了一种正循环。

Andrew:NBATopShot 真是非常厉害,交易额超过了 7 亿美金,也是 NFT 里面交易次数最多的,从这一点来看,有关运动系列这种品牌的交易,在 NFT 市场是比较容易推广的。
我这里倒是想讲到,比较小规模一点的粉丝经济,像是艺人比如 YouTube 或者是抖音网红这种经济体系,我们目前在 ASMR 领域也在揣摩当中,我们会比较倾向于跟没有经纪人的艺术家去做合作,因为这个会比较少花时间去解释,速度会更快一点。
目前 xtingles 在进攻的市场是三个市场的聚焦点,第一个市场是 ASMR 的社区,第二个是 NFT 收藏者的社区,第三个是 Flow 区块链,为了得到最高的转化率,我们要花一定时间去做教育。Flow 生态有很多很厉害的人一直不停和大家说为什么 Flow 是最广泛、最好使用,参与门槛最低的区块链,我们也很高兴作为 Flow 生态里的一个新项目参与进来,我们相信日后在 Flow 这边会有更多的用户欣赏这一块,特别是很多粉丝非常在乎生态保护,目前 Flow 产出 carbon 是最低的,这是非常环保的,对环境友好。

Yalu:的确如大家说,我也觉得 NBATopShot 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他是把大家已经很熟悉的一个线下产品转到线上,转到 Web3.0,传统世界里就已经有 NBA 球星卡这类的收藏卡片,然后转到 Web 3.0,我觉得这个非常好,大大降低了大家对此的门槛。
除此以外,它同时又创造了很多其他设计,包括产品周边有很多使用的体验, UIUX 这一块,所以大家在使用这个的时候,就像传统电商那样方便,这也减少了很多圈外人踏入 NBA 收藏的门槛,也有许多的项目用类似或相同的方式进入这块领域,这个过程也是一样,有给到我们 Melos 一些设计上的灵感。
我们也是希望把音乐创作或音乐共同创作这件事情,把它搬到线上来,传统是几个人在线下,一起去创作音乐,同时我们在 UI 的设计上也下了很大功夫,要让大家方便使用,希望能给大家降低玩音乐创作音乐的门槛,从这个角度说, NBATopShot 给了我们在行业里很好的一个示范,不只是 IP 本身,包括周边产品设计都有很好很完整的一套方案。



Jack:过去几个月我们看到了很多音乐制作人在 NFT 领域做了一些尝试,其中代表当属 3LAU 推出的类 NFT 音**资平台 Royal ,用户通过投资歌曲的所有权,从而实现音乐所有权的民主化,而且用户还能共享版税收入,(Xtingles 和 Melos 做的都是和声音紧密相关的项目)大家觉得这种结合方式,会对传统音乐人和粉丝之间的互动方式产生什么变化吗?什么是更持续更健康的粉丝经济呢?

Yalu:Royal 这种方式让所有粉丝都可能直接参与到版权的拥有或者是版权管理中来,尤其是音乐版权,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方式,因为传统可能只有版权经纪人可以参与到这一部分,我很期待这样一个方式的发展,但这个,也有可能在版权的法规上会有很多挑战,因为毕竟传统的版权法规当时在设计的时候,并没有办法想象到版权可以让这么多人直接参与。
我个人看法是,这类的项目和活动越来越多以后,法规也能理解,会慢慢做一些调整,但同时另外一个挑战是,现有法规保护下的版权会有怎样的改变,这也是很期待看到的变化。
这个对粉丝经济肯定是会更好,粉丝希望直接能够参与到作品,甚至成为创作者,粉丝经济也会因此更健康,能突破过往传统所能够带来的,做法上会有很大改变。

Andrew :我们最初的出发点就是要做一个声音的商城,之后再更聚焦做疗愈性质的商城,之后有个朋友说你去听听 ASMR,然后我搜寻之后,有很多韩国妹妹吃东西的声音,或者是在麦克风前面小声讲话,很放松的声音,我就觉得 ASMR 是一个蛮值得去推广的产业。
另外,我们当初没有单纯只做声音,是因为我们觉得在行销推广上会有点困难,所以我们才决定搭配视觉,我们也很聚焦的定义什么叫 ASMR NFT,大家接触 ASMR 可能会知道 ,有这种一两个小时的影片,某一个人在麦克风前面在玩耍水的声音或者吃东西的声音等等,我们把它做的更聚焦一点,在 xtingles 它上就是一个 60 秒的影片,一个动态视觉。
从这个出发,我们觉得它比较能符合现在市场 NFT 收藏家的胃口,因为我们目前要针对的人,还是倾向于使用 Flow,有 Flow 或是有 FUSD 的用户,进入这个市场需要了解他们比较习惯的收藏种类,我们看 NiftyGateway,Superrare 和 Foundation,这种比较广泛收藏的 NFT 平台来说,已经很多有 ASMR 成分,只是他们可能不太清楚这个是 ASMR ,也没有把它归类进去。
从这个角度说,ASMR 可能不是很普遍,可是当大家了解之后,我们日常生活里面其实围绕着很多的 ASMR 的声音,然后再回到 xtingles 这边,我们为了符合市场需求,就选择了做 60 秒一篇的视觉,随着以后我们有更多的粉丝,更多用户的时候,我们会慢慢做转换,在目前来讲,我们还是比较保守。

Joey:我们之前有跟很多创作者沟通,尤其是一些原画师跟设计师,他们给我们表达了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认为按照之前传统的,想要发布一个作品,是传统方式去众筹。这种众筹的方式就是,我现在市场先去发一个 Drop,其实这个 Drop 是真正的预售,这个作品可能完全没有发行出来,作者会根据众筹到的钱去做更多的作品。
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问题,第一是很多的利润流失,第二是作者其实根本没有真切地感受到来自于粉丝群体奉献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其实 NFT 是提供了这样一个更直接的接触方式,它最直接的作用就是可以让作者有更直接更猛烈的激励,我觉得这个激励对整个行业来说很重要,因为这样会让作者去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创作更优秀的作品,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point。
所以在我看来,我觉得这种民主化的互动方式,真正的是让粉丝跟 idol 共荣共生,也同时让传统的众筹分红的方式降低了信任成本。

JG: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认为 NFT 它所带来的开放性,有可能让音乐行业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救赎方式,为什么这么讲?我们认为传统音乐行业最大的一个悖论,音乐尤其是流行音乐作为一种大众艺术,其价值的体现需要大范围的传播,而传统的版权买卖又极大的限制这种传播,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一个悖论。
Royal 让我想到了多年前我看过的一个音乐电影,叫做 Begin Again,片尾是女主一键将自己所有原创音乐作品免费发放到了网络上,发行方当场就非常诧异和震惊,像是 Mirror 也是类似,随着 Cryto 世界的发展,新型生产关系的出现,像之前这种电影里发行方震惊和诧异的事件,我觉得会越来越多。
粉丝们在这样一个模式下,他们整体的参与感会大大提升,从而侧面的提升了自我认同感与被认同感,这种可能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只要模式符合法律范畴,不涉及到商业侵权等问题,我觉得粉丝们会更乐意去参与这样一种模式,去进行互动。
我觉得对于传统音乐来说,发行方可能更需要来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他们需要基于现状来做出一些优化和升级,来更好的去适应现在的 NFT 大趋势。



Jack:不同的地区面向用户不一样,也有不同的法律法规,大家觉得,在结合 NFT 做粉丝经济的拓展和全球化的过程中,怎么做到因地适应,产生更大的效应?

Joey:好,谢谢 Jack,刚才前面也提到了日本有这样一个中心化的机制,很多有版权的创作者,他在发行之前需要把版权托管给机构,这个机构要从中抽取非常多的利润,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了很多年,大家也急需有这样一个方式和渠道去解决。
日本在这个方面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严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后面推出了 DCIM 机制 ,即双重版权验证,这个我们首先要在合法的基础上,然后再进行 NFT 发行。那如何保证合法呢,我们是优先与版权方签订协议,把这个协议上链,写到智能合约里,然后在智能合约上再去做 NFT 的发行。
所以这个过程保证了双重验证,这样能保证版权方和用户得到更多的利益之后,产生一系列的连锁效应。OVO 的初衷也是这样,希望能为行业或者某些地域真正做一些有贡献的事情。

JG:上个问题里,我们也正好聊到了法律,任何模式的创新离不开法律,我们需要符合法律的规定。
在项目全球化的过程当中,我觉得必然会遇到各国法律不同,所带来商业化的挑战,在开拓市场之前,肯定需要基于当地法务框架进行可行性的验证,因地制宜去看各个不同地区的法律,然后进行定制化的品牌策略,让拓展的效果最大化。
同时我们也关注到在 NFT 最火热的这样一个时期,出现了很多滥竽充数的作品,他们利用人们的 fomo 情绪来赚快钱,这样一种形式也是我们比较反对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会挑战法律的底线,所以我们还是走精品的路线,我觉得行业内大家如果都走精品路线,就不会发生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
包括前面 Joey 分享了在日本的版权经历,我们之前也遇到了类似这种情况,和比较封闭的体系去沟通,整个流程可能就会比较长,这一块我也希望整个行业能自下而上去推进它机制方面的优化。

Yalu:我觉得从执行层面来说,粉丝经济本身就很注重地区文化性,所以在执行的时候,一定是以文化为主导去挑选地区,然后去符合地区本身特点。所以我觉得要符合当地法规一步一步来做的话,其实能比较清楚整个步骤,
对 Melos 来说,我们现在还在一个刚开始在推广的阶段,所以我们找的代言,即音乐大使,比较国际化,但我们下一步就会找一些地区性,我不是在透露,只是举例,去找韩国、西班牙,这样的地区,然后一步一步来去推广音乐大使,让 Melos 在那个地区和语言环境下去发展。

Andrew:我们理想是当然是国际化,只要谁能购买 FUSD,大家都欢迎,可关键就是,谁能购买 FUSD,因为目前来讲,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验证通过直接购买 FUSD。
目前我们每一个 Drop 都是依照美国纽约时间礼拜四早上 11:00 来做,这其实背后透漏的是,我们的市场在美国,原因很简单,YouTube 最大用户量,至少是 ASMR 这个分类,最大用户量还是来自于美国,其次是韩国,然后是日本。
我们想先把美国 ASMR 市场的用户转换成我们的铁粉,之后我们再去跨别的不同的语言市场。因为我们一次想要做太多事情,我们前几个月前还跟日本艺术家、西班牙艺术家,不同语言的艺术家在联络,后来觉得市场打太散不太好,所以我们就聚焦在英文沟通的市场。
我们目前还是聚焦在美国,可我们也没有完整的限制,像我们最近签的 ASMRJAPAN,他是美国人,但人在日本,还有 Scottish Murmurs 人在爱尔兰, Miss Manganese 在英国,最新的 Lev Cameron 在美国,我们没有限制,只是我们更倾向于美国市场。



Jack:能不能请大家分享一下,你们期望中的,NFT 和粉丝经济的结合应该是什么形态?这种形态又会对粉丝经济本身造成什么影响?

JG:我们是期望未来大众能全面的去拥抱 NFT 或者说拥抱虚拟资产,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们相信人类最终会实现数字永生。马斯克以前也说过一点,随着技术发展,你可能最终分不清现实和虚拟,因为虚拟的技术实在是太逼真了,你不知道就是你所处的到底是现实还是虚拟,它甚至有可能是 2 合 1 的这样一个状态,这也比较符合现在元宇宙这样的一个概念。
所以在这样一种期许之下,我们希望粉丝会基于自己喜欢的偶像、品牌,影视动漫人物等,产生兴趣,然后产生购买,去拥有 NFT,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他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点,随着技术的发展,他跟这些 NFT 产生交互。最后一步就是他跟着这些 NFT 的资产,进入未来的一个元宇宙时代。
我们也可以看到目前 NFT 的改变,从一两个月之前,火爆的纯头像类 NFT 的状态,到最近几周发生了一些改变,我们看到了 Loot 的出现,我觉得未来这些单一头像、静态的、非交互类的 NFT,可能会渐渐的被一些交互式的 NFT 替代,未来 NFT 我觉得可能更趋向于协同经济,粉丝们会自己参与 NFT 创作,他甚至可能自己就是一个创作者,一幅作品它可能是由成千上万的人创作出来的,不管是画作也好,音乐作品也好。
我们之前有提到生产关系的改变,而内容创作形式的这种改变,我觉得未来我们也会看到。
我们 Mugen Art 也会在这方面进行不停的探索,第一个路径是先让大家拥有虚拟的收藏品,然后在未来你可能跟这些收藏品有互动,在未来在类元宇宙的环境里,跟这些收藏品互动,他们可能甚至就是你的朋友,你喜欢的那些 super heroes ,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些场景出现。
在未来元宇宙世界里,我们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艺术家,这就是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谢谢。

Joey:刚才听到 JG 的分享,有一点非常认同,现在做交互式的 NFT 其实已经是一个趋势。这里我可以透露一下 OVO 未来的一个规划,首先在线上,其实我们未来有规划去做线上美术馆,其实也希望把刚才提到的 super hero,像这种优秀的作品,来搬到线上美术馆,其实是一种与用户,还有创作者之间的一个新的交互方式。线下我们会在东京,有可能是在秋叶原,我们现在在选址,会做一个 1:1 的线下体验馆,有点像 O2O,把线上跟线下真正结合起来,其实才能够真正发挥 NFT 在这里边桥梁的作用。

Andrew:我们在 Web2.0,像我们看 Spotify, 都比较单一,创作者没有跟听众有任何的互动,我认为 Web3.0 接入之后,我们能设想的有点像 Clubhouse 或是像 Discord,依照每一个人持有的 NFT 有不同的权益,这样子的互动。
以后粉丝经济体最大的改变可能就是会有 NFT 权益的区别,持有最特殊的那个或者最多数 NFT 的人,可以跟这个创作者有专属的空间聊天,或者创作者会特别花时间去跟这个用户相处,我觉得这是我们将走向的方向,即从 NFT 里面划分出不同的权益,在粉丝和创作者之间形成这样的格局,我觉得这是个好事情。因为从艺术家和创作者的角度来讲,就可以知道谁是忠诚粉丝,在区块链上可以认证这个忠实粉丝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粉丝经济会因 NFT 做最大的改变,走向我们能看到的 Web3.0 的元宇宙的未来。

Yalu:刚刚听大家的这些分享,真的觉得大家的内容好棒,回去可能再想想,会有更多新的想法和灵感碰撞出来。也顺便说一下 Andrew,因为我之前有认识 Andrew,所以 xtingles 的东西我都有买,真的很棒,帮你推一下。
然后来回答这个问题,Melos 这边,我们当时觉得有一些想法,像刚刚提到,NFT 作品应该是有更高互动性的,这个在音乐创作者这边也是一样,作品创作出来以后,甚至在创作的过程中,它可能慢慢会和创作者越来越分离,这个是有可能发生的一件事情。
创作的过程其实是有价值的,把创作过程记录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为什么我们会把 Melos 形容成音乐创作者的 Github,就是我们通过 NFT,把音乐的一些灵感,原始的灵感,创作建立在 NFT 上面,然后开放出来,因为在链上,大家可以追溯,可以鼓励创作者把它开放出来,给更多的人去 remix 或者共同创作、二次创作等等。这样子会造成几个有趣的现象,在内容方面,Melos 就会变成一个新的原创音乐的创作平台,对用户来说,粉丝也有可能同时是你的共同创作者,这样会形成一个高质量互动的 UGC 平台,大家可以在这个内容上不断的创作更新再次创作。表现在技术上的话,一样充分发挥了 Web 3 等技术,所以在 Melos上面,我们也期望看到这样的发展,这也是我们对 NFT 以及粉丝经济的看法。



Jack:其实 NFT 本身的交互性就决定了其实 Melos 这种平台的出现是有其必然性的,NFT 能够在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创作者和使用者可以有非常强的互动性,让整个生态繁荣起来。
到现在为止,咱们的问题都已经问完了,如果对各个项目方感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查看对应的项目,如果大家有任何问题,也可以在社区里面 @ 各个项目方的小伙伴们。
这次我们就到这里结束了,谢谢大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