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下一篇写写风车小镇,名字就叫《徽记杂货铺》,现在写

比特历11年,柚历3年,秋
[ 西域—洱海 ]
山,是荒山。
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如龙脊延伸,俯卧在这苍茫大地之上。
“叮叮当当……”一处山峰脚下传出的叮当声不绝于耳。
从远处看去,一群群矿工正拿着锄头击打着眼前的石头,随着叮当声响起,一圈圈绿色光晕时隐时现。
一个衣着褴褛,上半身赤裸的少年,正吃力的挥舞着矿锄。
骨瘦如柴,锈迹斑斑
少年和铁锄头 。
每一次挥舞就像是耗尽力气的最后一击,而少年却在最后一击之后又一击。
远处一位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蹑手蹑脚的慢慢来到了少年身后。
少女乌黑闪亮的双眸中倒映着少年挥击铁锄的身影。当矿锄与巨石相击的一刹那,微弱的绿光一闪即逝。
比起周围那些闪亮的光芒实在是微不可查,可少女知道,对于眼前的少年来说,这是多么的不容易。
她轻声开口叫了一声:“宇哥哥!”
萧宇听到声音,便停下动作,回头望着这个有着两个小酒窝的少女,诧异的问道:“若菲,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难不成宇哥哥偷偷赚大钱,怕我惦记!”古若菲促狭的笑着。
“你就拿我开心吧,不过,刚还真挖到宝石了。”
“真的呀,快给我看看。”古若菲高兴的催促着。
萧宇举起左手手腕处的终端显示器,打开账户详情递给她看。
古若菲微微踮起脚尖,身子前倾,歪头看着上面模糊的记录着:
临时账*:萧*总*产: ***资产明细:*碎宝石≈0.2eos质押1eos:租赁铁锈矿锄一把(耐久度88.**)
“哇,0.2eos的宝石,这还不到一天呢,我就知道宇哥很厉害!”古若菲抬起好看的脸庞,开心的说道:“不过,你这显示屏比之前好多了,勉强还能看到一些了。“
萧宇轻轻擦拭着塑料终端,又重新把松动的地方固定好,“一会就去找王叔,也该给终端升级了。”
“尝尝我的新手艺,”古若菲把特意准备的冰糖雪梨递给萧宇,“对了,一会儿下了矿场记得去我家一趟,我阿爸找你有事儿。”
“行,一会儿就去,矿场太乱了,不安全,你快回……”
萧宇话还没说完,突然一脚跨出,迅速举起矿锄横挡身前,一股巨力袭来,萧宇连退数步才止住踉跄的身形。
古若菲急忙跑过去扶住萧宇,喝道:“刘子鑫,你干什么?”
眼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傲慢的看着狼狈的萧宇,”哎呀,刚挖到了钻石,没想到反震这么大,这不,一不小心矿锄就被震飞了。“
只见刘子鑫伸开左手手掌,一张半透明,扑克牌大小的显示屏浮现而出。
专属账户:刘子鑫总资产:1853.96eos资产明细:零碎钻石=10.22eos 零碎宝石=6.63eos ……质押100eos:租赁白银矿锄一把(耐久度98.66)

”收“,随着刘子鑫念出,被萧宇奋力挡下的白银锄头,化为一束流光急速飞回刘子鑫的终端消失不见。
萧宇看着耐久度骤降的铁锈矿锄(耐久度46.01),压下怒气,拦住还要继续开口的古若菲。
“若菲,古叔叔不是找我吗,我们先回去!“
当萧宇走过刘子鑫身旁时,刘子鑫突然说道:”矿场乱石飞舞,小心哪天别被飞来的矿石砸死哦!“
古若菲冷眼看着刘子鑫平淡的说道:“你最好管好自己,我父亲不是不能出手!”
好似想到什么的刘子鑫,微笑的说:“刚才都是误会,若菲你放心好了,在矿场里,我会照顾这小子的。”
望着走远的两人,刘子鑫脸上慢慢收敛笑意,唯有身旁卡片般的终端mykey,滴溜溜的旋转着。
[ 钻石矿场 ]
矿场入口有一石屋,凡是进入矿场挖矿的都需要在此登记。萧宇让古若菲先回去,自己则是迈步走进石屋。
屋内陈设简易,货架上摆放着明码标价的各种型号的终端以及其他物品。
tp系列/mykey系列入门终端(塑料材质)售价:10eos进阶终端(宝石材质)售价:100eos高等终端(钻石材质)售价:1000eos维修费:面议
loot-NFT系列铁矿锄 质押1eos 租赁费:挖矿收入的5%铜矿锄 质押10eos 租赁费:挖矿收入的5%白银矿锄 质押100eos 租赁费:挖矿收入的5%黄金矿锄 质押1000eos 租赁费:挖矿收入的5%矿锄耐久度恢复:质押eos数的1%/10点备注:不满10点按10点收费
闪兑服务:1%
当萧宇走进石屋,一个年近50的中年男子正在柜台前修理着破损的宝石终端,男子看着这位刚满16岁的少年。
想起了一个月前,这位执着的少年连个入门终端都没有,却依然每天都要来矿场看别人挖矿,看自己修终端。
自称王松芝的男子,来到这里当差已经3个月了,他一直觉得这个少年挺有意思的,自从第一次在石屋中问他要不要买一个终端,少年回答说没钱,之后王松芝就再也没问过他。
少年却依然每天都来石屋,王松芝也就没管他。
直到有一天,王松芝准备把一个无法继续修复的塑料终端销毁时,萧宇终于开口了,“王叔,这个终端卖给我吧?“
“你要买这个?这个已经无法正常使用了。”
“我刚在边上已经看到了,这个虽然无法正常显示数据,但其实是不影响操作的,各个操作键的位置我都记住了!“
“看来这段日子你也不是白呆的,你说的不错,但是这个塑料终端内部的结构件多处松动,挖矿时的震动极易使其崩散,又因为这是临时账户,崩散了,里面的代币你是拿不回来的。“
王松芝看着这个穷孩子,还是觉得把实际情况给说清楚了。
萧宇腼腆的笑了笑,“王叔,没事的,我没钱可丢,最多就是白挖了。但是您看能不能先借给我,我用挖来的矿还您!“
“好小子,看来想白嫖啊。”王松芝笑道。
“王叔,我这也不能算白嫖吧,反正这个你也是要销毁的,不妨让我再发挥一下它的余热?”
“行,看看你能嫖几天。”
“谢谢王叔!”萧宇满心欢喜的接过终端,小心翼翼的研究起来。突然,萧宇一脸尴尬的望着王松芝。
“怎么,矿锄也要赊账?算了算了,这样,你帮我跑一趟海豚湾,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海豚湾?“
“不错,依你的脚力,一天勉强能跑一个来回,去那里领一下终端和矿锄。“王松芝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萧宇那瘦猴子般的身子,一脸嫌弃的说道:“先领一批终端,矿锄,瞧你这样,也是没戏!”
萧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成,我明早就出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