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2022收割之年:历史轨迹与金融风暴

2022收割之年:历史轨迹与金融风暴插图

币市进入了整理,最近的行情除了元宇宙NFT链游板块外,都比较沉闷。这也是本轮牛市下半场一个明显的特点——结构性,不是全局的牛市,而是局部的牛市,没有发展到鸡犬升天的火热程度,上半场很多火热的山寨币,在下半场似乎完全是随波逐流。行情无聊的时候,让我们来探讨一些比较“远期”和深度的趋势——今天的文章就是想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探讨下一年度可能的全球金融趋势。

 

大家知道,从历史的角度看,美国得以立国,是两种力量合作的结果第一种力量是犹太资本家,例如摩根、洛克菲勒这样的家族。为什么会是他们?蓝调的理解是在欧洲旧日,其实犹太民族被压制,欧洲的封建导致绝大多数的利益被旧贵族出身家族所把控,虽然欧洲也有很多犹太富人,但大多数的空间已经被占据,旧欧洲的财富格局基本是固化的,没有给新生力量太多空间,于是犹太的力量被迫外溢到新大陆,这就导致犹太资本家在新大陆的资本格局中先行发展并牢牢占据了统治地位,当时非犹太的欧洲富人,政治上没有压力的话,谁吃饱了撑的移民美国呢?从富裕文明之地跑到蛮荒之野?第二种力量则是欧洲移民,他们在美国立地生根,逐步形成了独立于英国之外并与英国本土利益有矛盾的自己的利益格局和力量。在英国试图从美洲殖民地攫取更多的时候,犹太资本家和欧洲移民两股主要力量形成了联合,这种资本+人力的力量结合最终驱逐了英国力量,使得美国得以独立并发展。

 

于是在独立之后的发展中,美国历史上政经格局就被这两种力量所包括,美国的发展,就是两者竞合的结果,即使到当下,这两股力量对于有心人来说,也是非常清晰的。时至今日,犹太资本家基本控制着美国金融和媒体的力量,而以德国裔白人为主的清教徒则基本控制着军工和宗教力量,两者时而合作,时而斗争,但总体来看,从二战开始,合作性减少得比较多,而斗争性则加强,最近十年,则是这两股力量斗争的高峰。熟悉美国政治格局的读者应该可以一眼看得出,犹太资本影响力主要体现在民主党上,而德国裔清教徒影响力则主要体现在共和党上。当然,边界都是模糊的,不能绝对化,也有支持共和党的犹太资本,也有支持民主党的清教徒团体。


2022收割之年:历史轨迹与金融风暴插图1

 

两股力量斗争性的加强,最主要的诱因是二战,在大萧条前的胡佛政府,是典型的清教徒力量政府,当时占主导的德国裔全力帮助德国从一战中走出来,向德国提供了大量的援助和贷款。这种行为当然激怒了犹太资本,尤其在希特勒上台后大量屠戮迫害犹太人的背景下。大萧条危机发生后胡佛政府被迫下台(至今美国有不少阴谋论猜测大萧条就是犹太资本打击清教徒力量的计划),取而代之的则是代表犹太资本力量的罗斯福政府,上台后全面扭转了以前美国的亲德倾向。不仅如此,随着德国情势的发展,犹太资本可不仅是仇视德国,对国内德国裔同样仇视,各种各样地清洗德国裔力量。

 

在犹太资本的主导下,罗斯福政府毫不犹豫地投入了打击德国的二战,并坚定支持了苏联和中国,给予大量援助,罗斯福的金融国师摩根索(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缔造者)规划的是肢解英国殖民体系,扶持苏联和中国构成一个美国领导下的新全球体系——犹太资本当时对英国毫无好感,基本抱着一种憎恶的态度。当然,这样的计划被罗斯福的去世所打断,而接下来的就是冷战和韩战的爆发,军工力量上升的结果是清教徒力量随着艾森豪威尔政府上台而复兴,随之形成的就是我们熟悉的冷战和冷战后的历史格局——由清教徒马歇尔计划所塑造的西方现代格局。

 

观察两种力量竞合的历史轨迹,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犹太资本力量主导美国政局时,明显倾向于用金融和阴谋的力量来颠覆对手。就像是清教徒力量主导时,会倾向于大力加强军事力量以压倒对手一样。二战后犹太人摩根索建立了以黄金为锚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而1970年代,犹太人基辛格则建立了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石油美元金融体系。而最新的/数据金融体系的建构中隐隐约约也可以看到巍峨的犹太资本暗影,例如最著名的犹太人扎克伯格,他刚把脸书改名成了Meta,力图主导元宇宙的发展。至于有多少金融风暴是出于犹太资本这个团体的酝酿、策划和执行,在历史的传言中我们只能窥见一斑。


2022收割之年:历史轨迹与金融风暴插图2

 

有趣的是,当下的拜登政府就是一个典型的犹太资本力量政府。国务卿布林肯,财长耶伦,中国事务高级主任罗森伯格,常务副国务卿舍曼,以及沙利文、坎贝尔等,都是犹太力量的名人。呵呵,这个犹太力量超级集聚的格局,完全可以预判,他们绝对会倾向于依靠金融颠覆来解决美国问题,至少是缓解美国问题2021拜登政府初上任,自然是掌控力量布局。而到2022年,到年底11月会面临不利的中期选举。不在2022年中放手一搏,更待何时呢?大概率一个超级金融台风,已经在逐渐旋转形成台风之眼。放手一搏博什么?自然是收割全球补强美国自身。

 

大格局的形成需要时间,往往是酝酿周期总是比人们以为的要晚,但发动的时候又非常迅猛,往往要超过人们以为的程度。超发货币通膨美元贬值资产上涨这是常规规律,而要制造金融风暴,需要在长周期中制造出一个出人意料的“逆周期”。逆周期中,恐怕反而是美元暴涨—通缩—资产暴跌这样的短期过程

 

现在这样的征兆并不少。美元指数连续上涨,除了人民币外其它主要货币都在相对美元贬值——危机预期下只有美元和人民币强势,前者代表金融,后者代表生产力。大宗物资开始连续下跌,铜期货、铁期货5月见顶,持续下跌,很多其它大宗物资也开始跌得面目全非。能源价格强势,但冬天一过必然歇火。在强攻一波某岛问题不见效后,拜登政府开启了与我国的缓和之路,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需要我国对其后美国策略的配合和默许。


2022收割之年:历史轨迹与金融风暴插图3

 

只是阴谋论吗?没发生之前都是猜测。但如果发动,按照历史经验,对于美国来说往往可以得到双重效应,一是各国资本买入美债和美元避险(美元在不断上涨嘛),从而导致各国资产大幅下跌;二是美国资本以暴涨后的美元收购各国下跌的资产,或者借出美元给外汇在风暴中缺乏的各国。一来一去,完成收割。全部完成后逆周期结束,美元贬值继续,通膨继续,但可观的利益已经收获。

 

对于币圈来说,最应该注意的就是可能的这个逆周期金融风暴对牛熊周期的影响,根据最近的行情发展看来,牛市的整体进程可能不一定在明年2月(比特币在12月底)就结束,也许会延长到5月,因为现在按周期规律推算比特币到年底高峰的时间不够了。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为什么币市多半会有短期熊市呢?自然是金融风暴之下,焉有完卵。

 

以上就是蓝调从美国的历史轨迹分析犹太资本力量主导的拜登政府可能带来的2022金融风暴。一家之言,仅供参考。据此操作,亏损莫怨。

     站在未来看现在,蓝调与你一起感受时代之风!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